监管支持缓解资本压力,A股银行4200亿再融资在路上

  非标资产回表、不良贷款真实暴露、资本压力加剧的商业银行,在监管的鼓励之下,迎来了再融资的有利时机。

  3月12日晚间,农业银行披露了规模达千亿元之巨的定增融资计划,这或是迄今为止A股上市银行最大的一笔再融资。公开数据显示,如果这笔融资全部在年内完成,包括农行在内,今年仅A股上市的商业银行目前已披露的再融资规模就达到将近4200亿元。

  农行的资本充足率目前处于较高状态,不仅全部满足监管要求,而且优于2015年的水平。和农行一样, A股26家银行中,除了未披露数据、新近上市的3家外,其他23家的资本充足率全部高于监管要求。但即便如此,各家银行仍纷纷推出再融资计划。

  监管近期出台的监管政策,调动了商业银行再融资的热情。但在这背后,是银行业自身面临的资本压力。随着金融去杠杆的推进,非标资产回表、不良率回归真实,商业银行的资本补充压力将会加剧,单靠利润增长,已难以满足资本补充的需求。

  A股银行资本充足率全部达标

  3月12日,农业银行披露的千亿元规模巨额定增计划,可能刷新A股上市银行历史再融资纪录。

  根据农行公布的预案,将向汇金公司、财政部、中国烟草总公司、上海海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中维资本、中国烟草总公司湖北省公司、新华保险在内的七家投资方,共计发行不超过274.7亿股A股,预计募集资金不超过1000亿元。所得资金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在A股上市银行中,农行的资本充足率并不算低。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9月底,其集团口径下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4%、11.23%和10.58%,均超出监管指标2个百分点以上。

  包括农行在内,五大国有银行的资本充足率目前不仅满足监管要求,而且都处于较高水平。截至2017年9月底,工行、建行、中行、交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88%、12.84%、11.15%、10.76%;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4%、12.99%、12.02%、11.84%;资本充足率则分别为14.67%、14.67%、13.87%、13.98%。

  除了新近上市的成都银行,以及没有披露数据的吴江银行、常熟银行之外,A股26家上市银行中,其他23家银行资本充足率不仅全部达标,而且部分股份制银行、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还都处于相对较高状态。

  2017年三季报数据显示,截至当年9月底,招商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一级资本、资本充足率三项指标分别达到12.72%、12.72%、15.01%。而在农商行中,江阴银行同期的核心一级资本、一级资本、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91%、11.93%、13.11%;张家港行则分别为12.25%、12.25%、13.4%,无锡银行这三项指标也分别为10.06%、10.07%、12.26%。

  不过,相对于国有大行、农商行,股份行、城商行的资本充足率虽然也高于监管要求,但总体却面临一定压力。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9月底,8家A股股份行中,除了前述的招行,在剩余的7家中,只有浦发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资本充足率高于9%,为9.24%、 9.97%,其他6家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在8.85%及以下。

  城商行的资本压力更为明显。2017年9月底,北京银行、南京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在8%以下,为7.9%、7.91%,已经逼近监管红线。此外,江苏银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63%,也距离监管要求不远。只有上海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一级资本、资本充足率全部高于11%。

  而按照银监会颁布的《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要求,系统重要性银行,于2018年底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8.50%,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9.50%,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1.50%。非系统重要性银行,2018年底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最低要求分别为7.5%、8.5%和10.5%。

  融资潮再度来袭

  除了农行之外,其他上市银行的融资计划也在路上。虽然资本充足率并不紧张,部分银行的融资计划却是快马加鞭。

  根据公开信息不完全统计,加上农行在内,按照上限计算,部分银行尚待实施的再融资规模,迄今至少已经达到4090亿元,融资方式包括可转债、优先股、二级资本债、定增融资等几乎所有的融资工具。

  在已公布融资金额的银行中,平安银行规模最大。根据此前披露,该行尚待实施的融资规模共计560亿元,其次为民生银行、浦发银行、光大银行,金额均为500亿元,中信银行也披露了400亿元的融资计划。

  此外,江苏银行、宁波银行、南京银行、贵阳银行此前也公布了融资计划,金额分别为200亿元、200亿元、140亿元、50亿元。而吴江银行、张家港行分别还有25亿元可转债、15亿元二级资本债尚待发行。

  可转债是各家银行的主要融资工具。公开信息显示,浦发银行、民生银行、中信银行、江苏银行上述融资均为可转债,平安银行也计划以可转债融资260亿元。加上吴江银行,以上可转债融资规模合计1885亿元;其后则为优先股、二级债,融资金额合计约为650亿元、315亿元。

  相对于可转债,定增在银行再融资中的比重并不大。加上农行此次计划进行的1000亿元定增,A股上市银行定增融资总额也不过1240亿元,占比约略高于30%。其中,南京银行、宁波银行两家银行,定增拟融资规模分别只有140亿元、100亿元。

  上述数据还未计算已经完成的融资。2018年以来,江阴银行 、常熟银行、无锡银行已发行可转债、二级资本债共计90亿元。加上该数据,今年A股上市银行融资规模至少将会达到4180亿元,相当于2017年全年的70%。

  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上市银行已经进行了高达6000亿元以上的融资,方式包括H股、可转债、二级资本债、优先股等各种方式。

  根据公开数据不完全统计,仅工行、建行、中行、农行、交行,2017年就融资2780亿元,其中工行发行二级资本债880亿元,中行、农行分别发行二级资本债600亿元、400亿元,建行则发行优先股600亿元。此外,光大银行也共计融资超过960亿元。

  为了补充资本,不少银行几乎使用了全部融资工具。如光大银行,2017年的融资就使用了H股、可转债、二级资本债等方式。目前,该行仍有500亿元的优先股尚待发行。完成发行后,该行两年融资将达1460亿元以上,而农行两年里亦将融资1400亿元。

  银行资本压力加剧

  监管对资本补充的态度,为银行再融资打开了一扇大门,加之资本压力凸显,促使银行加快了融资步伐。

  2月28日,银监会下发《关于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对不同类别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指标进行了“明码标价”,每一档都有相对应的拨备计提标准,不同资本充足率、拨备覆盖率的银行,可以享受不同的监管要求待遇。

  监管的鼓励态度,恰恰为银行带来了资本补充的便利。3月12日,银监会、人民银行、证监会、保监会和国家外汇局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支持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意见》,支持银行补充资本工具创新,从扩宽资本工具发行渠道、增加资本工具种类、扩大投资者群体、简化资本工具发行的审批程序四方面给出建议。

  估值的变化,也为上市银行再融资提供了机会。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李奇霖认为,A股上市的商业银行市盈率已经处于近两年的高位,超过了2015年6月份,股价已经相当可观,不妨采用发行可转债、定增等方式来补充资本金,利用好现有的高股价,以筹得尽可能多的资本金,为后续进一步的扩张奠定基础,获得更广阔的上升空间。

  更为重要的则来自商业银行自身的资本补充压力。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9月底,8家股份行中,6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在8.85%及以下,4家一级资本充足率低于9.5%。即便资本充足率最高的五大国有行,也有所下降,如工行为例,2015年底,该行一级资本、资本充足率为13.48%、15.22%,均高于2017年三季度;建行2015年底的核心一级、一级资本、资本充足率为13.13%、13.32%、15.39%,也均高于2017年三季度。

  业内人士认为,随着金融去杠杆的推进,银行非标资产回表、不良率回归真实,都将大量消耗银行资本,导致商业银行资本压力进一步凸显。某股份行中高层人士此前向第一财经分析,在金融去杠杆的背景下,非标业务将向表内转移,刺激表内融资需求增加,造成对银行资本的消耗。

  李奇霖也认为,非标回表带来的增量信贷,会使银行资本计提压力显著增大。但2016年四季度以后,金融市场就陷入了缺负债的困境。银行开展存贷业务,耗费的资本金与赚取利润带来的净资本补充不对称。

  同时,现有监管环境下,过去利用同业科目或通道间接放贷,以减少资本计提的做法会被禁止,银行未来将面对更纯粹的考核压力。此外,302号文等监管文件让过去“代持”、抽屉协议等灰色的出表方式失效,银行不得不以正常真实的资产规模来面对银监或央行的考核,而这种不良贷款的真实回归,给银行表内带来的资本压力,也是压缩资产无法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