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什么?我没听错吧?原来佛经还可以俗讲!

  皆仁法师

  说起讲经,大家的第一印象也许盛大的讲经法会,庄严的寺院场景,和听经时打瞌睡的小沙弥。(喂喂喂,不要乱入场景好不好?)

  其实,自唐代以来讲经的方式除了大家所熟悉的正讲,也就是依一定仪轨而庄严开讲经典的法会模式之外,还有俗讲的方式。

  有居士看到这里就会浮想联翩:俗讲?那是怎么个讲法呢?忍不住各种yy。(那边流口水的居士请收收下巴,花生、瓜子、爆米花这里没有。)

  大家不要想得太遥远了。

  俗讲这个名称,最初见于唐代。顾名思义,俗讲就是以在家居士为说法对象的讲经。而开讲的法师,通常称为俗讲师或化俗法师。在唐代宗密法师的《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略疏》中就曾经说道:“造塔造寺供佛供僧,持咒持经僧讲俗讲。

  既然是讲经,那所说的内容自然是和佛经相关喽。俗讲所说的内容大多是佛经故事为主,是一种相对正讲法会而言较为轻松的法会。它的目的是让大众在简洁易懂的佛经故事中了解佛法的深义,一如慧皎法师所说的“宣唱法理,开导众心”(《高僧传》卷十三唱导)。

  俗讲刚刚开始出现的时候,还是和正讲非常相似的,有集众、念佛、唱赞、唱押座文,开经等等流程,后来大家发现这个流程对在家居士而言实在是太正式了(难道不是看到台下听众打瞌睡的人太多了?),于是慢慢又变成了说唱故事为主的讲经变文。

  不错,那位机智的居士,你猜对了。敦煌出土的变文中有很大一部分就是俗讲的智慧结晶。我们从中可以稍稍得见唐代俗讲的风貌。

  大家知道在唐代俗讲流行到什么程度吗?

  在都城长安,皇帝曾经下旨每年各大寺院开俗讲三次,也就是在正月、五月、九月这三个月份各讲一个月,而在地方的寺院也会进行短期的俗讲。在《续高僧传》中就曾记载常州义兴(现在的江苏宜兴)的善伏法师因为年少时常常听闻俗讲而生起出家之心。

  甚至连过年的时候,俗讲也成为了大唐国中庆祝新年的重要组成部分。

  什么?你不信?

  在日僧圆仁法师的《入唐求法巡礼记》中就记载了这一盛景:在公元842年正月初一日,他在长安,见“家家立竹杆悬幡子,新岁祈长命。诸寺开俗讲。”而当时俗讲的内容大多为《华严经》、《法华经》和《涅槃经》。

  《巡礼记》中还记载了,9世纪上半期长安几位有名的俗讲僧。其中左街以海岸、体虚、齐高、光影四位法师较为有名,而右街则以文溆法师及其他两位法师较为有名。

  其中翘楚则莫过于常住在会昌寺的文溆法师,他被称为长安俗讲第一人。据说文溆法师擅长于咏唱经典,而且音声宛转晓畅,令人感动。在他开讲时“闾巷一空,听者填塞寺舍,信施山积”,“听者填咽寺舍,瞻礼崇奉,呼为和尚教坊,效其声调以为歌曲”。而在宝历二年(公元826年)唐敬宗还亲临寺院,听文溆法师俗讲。可见其间盛况。

  可惜的是,在五代以后,也许因为军阀混战,社会动荡,俗讲慢慢不再流行了。取而代之的是宋元的各种话本和拟话本,不过其中多是文人的游戏之作,离佛法的正义越来越远了。

  到现在,我们也只能在敦煌的变文和历史文献中见到唐代俗讲的吉光片羽了。

  随 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