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一市民花2万多元订做木柜,交了预付款店老板就搬走了

  王婆婆的订货单

  “订金交了,商家就不按时上门装橱柜,导致现在房子没法入住,实在没办法。”近日,市民王婆婆致电上游慢新闻说,去年11月她订购了一套木柜,还交了1万多预付款,没多久再到店里,发现店铺居然换人了,直到现在也等不来预订的木柜。她和商家联系数十次,对方一拖再拖,还玩消失不理不睬。难道这钱要打水漂?这让她和老伴儿十分担心。

  朋友介绍花两万预订实木柜

  13日上午10点,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在渝北区花卉园大门口见到王芹和她老伴。“我们都七十多岁了,到处跑,联系商家联系不上,实在没办法,焦麻了!”王婆婆今年70岁,是退休工人,老伴周大爷是交通大学退休教师,今年76岁。

  王芹介绍,去年11月,她在江津双福新区李子湖畔小区的一套三居室开始装修。11月5日,经朋友介绍,在沙坪坝区马家岩建材市场1楼一家名为“木博士橱柜”的店铺订了一套木柜。记者从签订的合同上看,多层实木橱柜9822元、衣柜7070元、还有两个阳台储物柜,总价21341元。

  “担心做柜子耽误时间,特意在装修动工前就预订了木柜。”说起这事老伴周大爷郁闷得不行。他说,去年11月5日到店和杨姓女老板敲定的款型、颜色,并交了500元诚意金。“当时,杨老板叫我们放心,工人很快就会来安装,现在看来都是骗人的。”

  交完预付款店铺就换人了

  事情过了一个多月,去年12月25日,店方催促王婆婆到店交80%的预付款,否则柜子没法做。“我们也没多想,就到店交了16541元的预付款,减去优惠的1788元,还剩下2512元尾款。”王婆婆说,交了预付款后,杨老板承诺最迟在春节前上门安装。

  可是,左等右等,都不见安装工人上门。2月5日,离春节还有10天,眼见装修已接近尾声,就等木柜安装后再通天然气。王婆婆再也按耐不住,给老板打电话,“说是安装工人放假了,年后再来装。”

  王婆婆一听觉得奇怪,还有10天才到春节,怎么就放假了啦?抱着怀疑的态度,王婆婆和老伴再次找到马家岩建材市场的木博士门店,这次可把老人们吓坏了。

  “我到店里一问,才知道门面已经换人了,原先门店在1月份租约到期搬走了。”王婆婆不敢相信眼前一幕,自己明明在12月25日才到店里交了1万多元的预付款,怎么才过几天店铺就换人了呀。

  又气又急的王婆婆找到马家岩建材市场管理负责人才得知,有着相同遭遇的消费者竟然不少,还有人报了警,这让老俩口心都凉了一大截。

  新房不能入住只好租房

  自发现木博士店铺转让后,王婆婆每隔几天都会联系杨老板催促木柜的事。翻开手机看到,一个多月里至少打了七八十个电话。令王婆婆痛心的不仅是迟迟未上门安装木柜,还有店家的故意隐瞒欺骗,“从始至终,杨老板都没告诉过我们她要搬店,她要是告诉我1月份搬走,我估计不会在12月底来交预付款。她这种做法,不明显是欺诈吗?”

  老两口打探得知,在渝北区龙溪建材市场还有一家木博士门店也是杨老板开的。记者和王婆婆老俩口又按照地址,在1楼找到了这家名为雷欧木博士的门店。老板龙先生告诉记者,这家店早前的确是杨老板开的,不过在4年前已经转让过来了。“马家岩那家木博士店和现在的这家没直接关系,更不可能是同一人开的店。”龙先生还说,自从马家岩木博士店关门后,春节至今,有数十人找到这里索赔,自己也很无奈。

  目前家中装修已经完工,木柜却迟迟无法安装到位,通不了天然气,新房也没法入住。“原计划春节后就入住,可现在入住新房变得遥遥无期。”新房住不了,老俩口的住处就成了问题。周大爷说,现在只能每月800元租住在南方花园小区。

  商家称下周上门安装

  今日,渝北区龙溪建材市场雷欧木博士门店老板龙先生说,早前跟杨老板有过生意来往,“她家里出了一些变故,估计是资金周转出了问题,但我相信她人品,并不是耍赖的人,可能是真遇到麻烦了。”

  随后,当着记者的面,王婆婆再次致电杨老板约定见面,对方始终推脱不愿现身。杨老板在电话里说:“装是会装的,只是需要时间,再过几天,下周就上门安装。”对此,王婆婆在电话里表示怀疑,并要求确切时间,可对方表示无法给出确定时间,因为木柜还在外省订做当中,到底需要多长时间,还说不好,随即挂断了电话。

  对于杨老板答复下周上门安装,王婆婆不敢再相信,“一拖再拖,每次打电话都说再等几天,搞得我都心累了。”

  律师说法》

  投诉不成直接走法律程序

  重庆智坤律师事务所陈敏律师表示,如果店家不出面协商解决,王婆婆可以到拨打12315消费投诉,还可报警请求协助。如果还解决不了,直接走法律程序,起诉失信店家,按合同索赔违约金。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苹果商店及部分安卓商店可以下载。

  ——END——

  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郎建荣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