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注定是狗年最大的爆款!

  文 |成雪岩,伦敦政治经济学院

  今年二月份的柏林国际电影节上,导演韦斯·安德森在《布达佩斯大饭店》上映四年之后,终于在万众期待中带着新作《犬之岛》重回公众视野。这是柏林电影节68年历史中头一次由动画片开幕。

  韦斯·安德森及剧组在柏林电影节

  早在2010年,韦斯执导的《了不起的狐狸爸爸》就曾获得奥斯卡和金球奖最佳动画长片提名。《犬之岛》是他的第二部动画长片,依旧是定格动画。据媒体记者报道,首映现场盛况空前,有人在开映前几个小时便早早排队等待,有些记者更是直接穿了印有狗狗的T恤前去朝圣。

  在2月25日结束的颁奖典礼中,韦斯·安德森凭借本片荣获最佳导演奖。而场刊3.2(满分4分),IMDB 8.3的评分也印证了这部电影的不负众望。

  本片的配音阵容更是堪称豪华:爱德华·诺顿、布莱恩·科兰斯顿、比尔·莫瑞、蒂尔达·斯文顿、格蕾塔·葛韦格、弗朗西斯·麦克多蒙德、斯嘉丽·约翰逊、小野洋子、杰夫·高布伦……韦斯说,他们的配音为那些动画角色赋予了生命。

  1

  从处女作《瓶装火箭》到《犬之岛》,二十年间韦斯共完成了八部长片。不算高产的他凭借着对每一部作品的精心创作,早已成为了当今影坛最受关注的导演之一。

  《电影手册》《视与听》等权威电影媒体更是视他为“电影作者(auteur)”——一位将精益求精的态度,对于电影深沉的热爱,对于完美的不懈追求,极具个人风格的美学呈现与影像表达融会贯穿在每一部作品中的导演。

  这一次,韦斯没有再次将故事的发生地放在自己熟悉的家乡美国或是对他而言好似精神故乡的欧洲,而是将这部反乌托邦童话的背景设置在了未来的日本一个极具末日气息的虚构城市。

  彼时,犬类数量激增,犬流感肆虐,狗不再是人类亲密的朋友,而成为了威胁人类生存、引起人类恐慌的动物。位高权重的小林市长下令将所有狗都流放到了垃圾成堆的“犬之岛”,致使其面临着灭顶之灾。12岁小男孩Atari为了寻找爱犬Spots,和众多小狗们一同开启了一场冒险之旅。

  从预告片中我们便可看出韦斯对于日本文化令人惊叹的熟悉程度。错落有致的鼓点与极具风格化的影像运动相得益彰,秉承以往作品的精致对称构图在深得浮世绘精髓的基础上呈现出了具有东方神韵的独特美学风格。

  同时,预告片中诸多细节亦能体现出韦斯一如既往的幽默与风趣。例如,影片开头便告知观众“片中所有狗吠都已翻译成英语”。

  让我印象尤其深刻的片段是,当小男孩Atari与小狗们“交换意见”时,一只小狗认真地问他的同伴们:“请问大家有人听懂了吗?”其他小狗纷纷摇头。这样的幽默处理不仅巧妙避免了电影中常有的“动物说人话”的违和感,更能够让观众站在小狗的立场审视和思考。

  2

  韦斯与团队用了四年多的时间筹备这部电影。这一次与韦斯合作创作剧本的依旧是他的老搭档,大导演弗朗西斯·科波拉的儿子罗曼·科波拉(之前曾合作3部长片与2部短片)与外甥詹森·舒瓦兹曼(之前曾合作5部长片与4部短片),日本电影人野村训市则负责对白修正、文化传播等工作,同时为片中小林市长配音。

  当谈及这部电影的创作初衷时,韦斯笑言由于已经过去了太久,他已经记不清具体细节了,只记得他们想拍一部关于一群小狗被抛弃在一座垃圾场的故事,又想分享彼此对于日本文化特别是日本电影的热爱,于是将两者结合后便产生了创作《犬之岛》的想法。

  与普通动画片相比,定格动画最复杂的环节在于木偶的制作。为创作出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犬之岛》的木偶制作者们可谓煞费苦心,甚至还为此创立了“木偶医院”团队,专门负责木偶的维护。

  仅仅小男孩Atari便拥有三十多张不同神态的脸。韦斯说,他坚持不在片中使用CGI技术,因为他发现当今从事木偶制作这种传统工艺的工作者的数量正在骤减,他希望这项美好的工艺可以得到传承和发扬。

  片中使用的小狗木偶

  3

  纵观韦斯·安德森的所有作品,“寻找”似乎总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天才一族》中,他用时而讽刺尖锐,时而温暖细腻的影像描摹着微妙的家庭关系,在生活的细枝末节中努力寻找着的亲情的痕迹。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中,他将越狱般的冒险经历移植在狐狸爸爸等小动物身上,述说着生命的独特,传达着追求自由的不灭热望。

  《月升王国》中,他用天马行空的奇思妙想表达着少年心中的不灭幻想和对于生活的含情脉脉。

  《布达佩斯大饭店》中,他致敬茨威格,通过精致复古的场景和独具匠心、环环相扣的故事结构,在时光的交错下,在神韵俱在的铺陈中探寻失落的欧洲文明。

  传承以往作品的精神内核,《犬之岛》亦是一个关于 “寻找”的故事。这一次,《犬之岛》在延续韦斯·安德森的奇思妙想(如险象环生的冒险故事、含有反乌托邦色彩的政治隐喻等)的基础上,更多了一份韦斯初为人父的温柔。

  在英国《视与听》杂志的专访中,韦斯说《犬之岛》深受日本电影大师黑泽明的影响。他说,黑泽明的《泥醉天使》用诗意的影像展现出了萧瑟城市中人们的生存状态,而他在项目方案的第一页便写下了“保持诗意”几个字。

  “保持诗意”,这是韦斯·安德森对于电影美学的不懈追求,亦是他心中那个色彩斑斓的,欢乐与忧伤并存的丰富世界的真实模样。他的电影总是关于“得到”与“失去”,他作品中的主人公们仿佛始终怀抱着一种堂吉诃德式的浪漫,有些年少轻狂,有些一意孤行,却从未对生活失去信任,一如他自己的“诗意”。

  一条电影课 |为什么我觉得《黑豹》决不能配上“漫威最佳”?

  推荐 |“幕味儿”公号有偿向各位电影达人约稿。详情见:求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