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金走了,“谢耳朵”会寂寞吗?他曾自曝人生有一大遗憾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范凌志 李司坤】美剧《生活大爆炸》第5季第21集里,伴随着观众的尖叫,伟大的史蒂芬·霍金出场了,在剧中,他以客座教授的名义来到谢耳朵所在的大学授课。一向傲慢刻薄的“谢耳朵”见到偶像后激动得变成了结巴,在被偶像指出论文中的一个低级运算错误后,他直接晕倒在地,霍金淡定地称其为他的“晕倒粉(fainter)”。

  6年后的2018年3月14日,霍金逝世,巧合的是,139年前的这一天,爱因斯坦出生。霍金曾被认为是爱因斯坦之后最伟大的理论物理学家。于是有人在朋友圈问道:霍金,你是不是穿越回1879年了?

  还有美剧粉心心念念:“霍金走了,‘谢耳朵’会寂寞吗?”

  霍金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大众认知度最高的科学家,很少有科学家,尤其是理论派学者的逝世能引发这么多平凡大众的关注,换句话说,他是一位“曲高和众”的智者。

  为什么会这样?

  霍金将大师的头衔抛在脑后,而通过跟大众、媒体频繁的互动,给理论物理学这样晦涩的学问穿上了“前卫”、“时尚”的外衣。对理论物理一无所知的吃瓜群众可能理解不了“虫洞”,但能毫无障碍地理解霍金那“恶毒”的警告。

  在这样的“警告”里,大众脑海中对宇宙、黑洞、时空的印象又似乎渐渐清晰了。

  “有朝一日,我们可能会收到这样一个行星发来的信号,但我们在回答时应提高警惕。遇到先进文明可能就像美洲的土著遇到哥伦布一样。结果可不怎么好。” 霍金还说,外星生命可能是“贪婪的掠夺者,他们在宇宙中漫游,寻找可掠夺的资源以及可征服和殖民的行星”。怎么样?是不是听出了一丝儿“幸灾乐祸”的味道?

  霍金的担忧在中国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的系列作品《三体》里,以演绎的方式被系统化成了“黑暗森林法则”,用书中的一句话概括就是,“不要回答!不要回答!不要回答!”

  除了外星人,霍金对人工智能似乎也没啥好感。

  2017年11月6日,霍金就在一场网络峰会的科技研讨会上对人类发出过警告:除非人类社会能够找到控制人工智能发展的办法,否则它的出现将可能成为“文明史上最糟糕的事”。霍金在那场演讲中是这么说的:“成功研发有效的AI可能是人类文明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但也有可能是最糟糕的。我们现在还不知道答案,因此我们不确定人类是不是能从AI中无限地获益,还是说会被它忽视并喧宾夺主,甚至可以说被它毁灭。”

  他的这一担忧似乎并不是杞人忧天,近段时间以来,亚马逊人工智能Alexa的一些异常表现着实让全球范围内的用户吓了一跳。3月10日,《华盛顿邮报》及多家科技媒体报道,很多Alexa的用户反映他们的设备会在没有任何指令的情况下,突然疯狂地自行发笑。除此以外,还有用户反映Alexa对用户的语音指令不再如以往一般“言听计从”,甚至还会“皮一把”,如在接到用户的“关灯”指令后却不停地反复开关家里的灯,还有用户反映,家里的Alexa在一天晚上突然开始自言自语,而且内容还是附近的墓地和殡仪馆。

  尽管亚马逊方面称将会以最快速度修复这个问题,但网上已经有人开始严肃的思考这个问题背后的问题:当人工智能开始拒绝用户的命令,或者要求用户以更加尊敬的语气跟它说话时,这对人类来说意味着什么?

  当我们回过头再细细品味霍金近半年前的警告时,他的话语似乎有了更多的启示录色彩:“我们需要意识到它的危险,辨别这些危机,运用最好的实践和管理方法,并事先为后果做好准备。”

  在学术之外的霍金,常常以“老顽童”的形象示人,他会参加冰桶挑战、会在热播剧里让“谢耳朵”难堪,会预测世界杯冠军,也会跟人打赌。

  据美国媒体报道,霍金有一个特殊的“爱好”,就是用轮椅轧过讨厌的人的脚趾头。在1976年的一次英国皇家宴会中,英国王子查尔斯就不幸中招,霍金轧过他的脚趾之后,还高兴地开着轮椅在地上转了一圈……在自己的自传里,霍金也曾写过:人生中最大的遗憾之一就是没有轧过撒切尔夫人的脚趾。

  在评价自己的职业时,他丝毫不在意用最“毒舌”的话来自嘲:“科学家和娼妓都是做他们喜欢的事赚钱。”

  霍金乐于恶搞别人,也常常被别人恶搞。2011年,美国电脑程序员伊恩·西斯(Iain Heath)用乐高积木搭了一个霍金形象,效果如下:

  在恶搞与被恶搞之外,霍金之所以充满感染力,还在于其虚弱外表下的坚强精神内核。

  “我是一个乐观的、浪漫的,并且顽固不化的人。”这都是霍金给自己的评价。这种“顽固不化”,跟善于恶搞的外在互为表里,成了普罗大众接受他的原因之一。

  据说,电影《万物理论(Theory of Everything)》演霍金的那个演员研究角色的时候发现自己和霍金生日差两天,见到真人的时候特别提了一下“咱俩是一个星座的”,霍金回答“我是天文学家,不是占星学家。”看似不近人情,其实是对自己信仰的坚持。

  1963年是霍金在牛津大学读书的最后一年,21岁的他不幸被诊断患有肌肉萎缩性侧索硬化症,也就是“渐冻症”。当时,医生曾诊断霍金只能活两年,可他一直坚强地活了下来。随后的半个多世纪,霍金的病情不断恶化,可他的研究却一直持续下来,抛开过于艰深的奇点定律与霍金辐射理论不谈,他的《时间简史》发行量已达2500万册,仅在科学普及方面,霍金所作出的贡献都不可估量。

  如果没记错的话,当年这本书在中国,差不多是人手一本了。

  值得一提的是,霍金与中国网友的直接互动开始于2016年4月12日,当天,霍金来到新浪微博,发表了其首条微博。在首条微博里,霍金回顾了他的首次以及最近一次中国之旅,并谦虚地向网友说道:“我希望和你们分享我的生活趣事和工作心得,也希望能在互动中向你们学习。”这条微博收获了中国网友的44万条评论以及105万个赞。随后,霍金时不时地就在微博上与网友分享他的经历:有他的学术演讲、会议讨论、思考心得,还包括他对中国哲学里“庄周梦蝶”问题的思索。

  霍金生前留下的最后一条微博发给了王俊凯。此前,王俊凯曾在2017年11月24日在微博上向霍金提问,王俊凯向霍金问到了人类如何探索外星以及在探索未来的同时,如何保护好传统文化的问题。霍金当天就在微博上做出了回应,称他很高兴看到中国的千禧一代对未来的思考和好奇心。王俊凯今天也在微博发文缅怀霍金,称“您永远属于宇宙星辰,您的教育我也会铭记在心”。

  前边提到,有人问“霍金走了,‘谢耳朵’会寂寞吗?”答案是肯定的,何止是“谢耳朵”,远在这个蓝星另一边的中国人都会寂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