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城已经没有几个发型师叫 Tony 了

  从春节后,我每天都在偷窥这个世界。

  没有其他原因:头发帘太长了,但舅舅不让剪

  千盼万等,终于等到了龙抬头这天,可以剪去三千烦恼丝,新的一年从头开始!

  但,等一下,如果你今天要去剪头,小A有一个诚恳的忠告:不要再问“有Tony老师吗?”,那效果就像骂人。

  Tony老师一统理发厅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现在流行什么?小A本着认真严肃的态度,调查了某点评网上北京美发最热排行榜,选取30家人气最高的理发店,300多个@#¥%&*牛逼哄哄,但不可描述的理发师,总结出这份《2018年发型师取名宝典之叫什么名字能火》的报告。

  发型师叫什么名字能月入百万?

  事实证明,Tony真的过时了。在300多个理发师中,只有一位老师还坚定的叫自己Tony,作为一个具有10年艺龄,德艺双馨的造型师,这位可以说是对这个名字爱得非常深厚了。

  这可能是全北京为数不多的Tony之一了

  如今,Tony在ohbabynames(一家美国的起名网站)上的排名是第435名,全美国现在有316964个Tony,普遍程度类似于中国的翠花,已然无法为洗剪吹这样的时尚行业从业者所使用了。

  经过调查我们发现,现在的理发老师,最喜欢使用的名字是LeoOwen

  请跟我们一起念:

  Leo!!!

  Owen!!!

  北京理发师姓名图谱

  Leo在ohbabynames的隐含解释是“Lion”(雄狮),这与大多数理发老师“娘直男”、“小奶狗”的画风很不一致,但想想狮子的形象,飘逸的棕发,跑起来自带抛物线,静止的时候,有一股不怒自威的王者霸气,拿着剪子的Leo仿佛在说:

  “我的地盘,听我的!”

  “办卡吗?染发吗?护理吗?听我的!”

  童话故事绘本中,狮子靠发型多变取胜

  有一个热心网友在Quora上回答了为什么自己喜欢叫Leo的原因——比较特殊又不会显得太生僻,但也要时刻准备好被问是不是Leonard的简称的尴尬

  Owen的词源已经不可考究了,但毋庸置疑的是,Owen是一个地道的威尔士名字,今天仍然是威尔士人起名的首选,在加拿大最受欢迎,在美国和爱尔兰也拥有极高的美誉。Owen在20世纪初很流行,但随着几十年的发展,已经逐渐失宠,到了21世纪,它好像又迎来了一次“文艺复兴”的机会。如今,Owen在ohbabynames上的受欢迎程度排名是第38名。

  除此之外,我们还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烫染事业的老师就都非常中意Dyson,可能吹风机用起来顺手,且在此类产品中属于高级货,那干脆把名字也改成Dyson了,好歹和国际大牌接轨;

  女性造型师非常喜欢用YoYo、NiNi、ViVi、SaSa这样的带叠词发音的名字,叫起来方便又嗲。

  虽然Owen和Leo老师的命中率极其高,但在数量上,还是中文的名字居多,除了我们常见的小XX老师,大XX老师,现在流行一种文艺怀旧,带点日韩小清新风味的名字。

  所以名字里没有一个类似于“哲”、“辰”、“文”、“子”这样的字眼,就不像个有文化的理发师了。这些理发师的介绍里面一般都会这样写——师从日本或韩国某某大师班,精通日式烫发、染发工艺。

  所以,你大可以从理发师的名字里面看出,你到底是需要一个艾薇儿式欧美,还是石原里美式日韩。

  但是,我司有两位女士不是很服。她们认为市面上的理发老师都太普通了,她们偏爱那种,一条金链子,两条大花臂,满头脏辫儿,一撮山羊胡的带着酷劲儿的“伪艺术家”气质的理发老师。

  毕竟,能够把一件事情当做艺术来经营的,才能体现非凡的匠心。于是,这两位女士一位剪成了水母,另一位剪成了不可描述,鉴于当事人过度伤心,我们就不提供图片了。

  Tony老师,时代的眼泪

  Tony是Anthony的昵称。安东尼这个名字是意大利古代伊特鲁里亚文明(近现代托斯卡纳)的古罗马家族“安东尼乌斯”的英文版本,这个名字的不同变体在后古典时期开始在整个欧洲大量使用, 随着哥伦布麦哲伦的航海发现,这个名字又被带到美国和其他的殖民国家。

  美国人对于这种简短形式的昵称有种迷之热爱,他们经常把一些昵称当做独立的名字来使用,并且乐此不疲。比如说: Sam, Jack, Ben, Alex……Tony是这些名字中,持续时间最长,受欢迎程度最高的名字之一,从美国对名字有记录开始(大约1880年左右),Tony就一直存在于美国男性姓名高频榜单中。这个名字在1955年,成为了前100名最爱,直到21世纪才开始式微。

  而中国早期的美发行业是从清朝的剃头,到现代的理发、理容、发型设计演变到现在的美发。上个世纪30年代,国外妇女的烫发风潮经过几个通商口岸传入国内,一少部分的达官贵人为了追求时髦而选择了烫发,但并没有大规模风靡起来。

  直到上世纪80年代,人们开始对发型有了新的追求,很多人专门去国外学习美发,国外的美发师也纷纷到中国来开店,那时候,10个理发师里面有8个都叫Tony。Tony老师也因此成为理发师的代名词。

  Tony老师过时不怪他们,怪我们太年轻

  在Tony老师的年代,头发长短是发生争执的主要矛盾点。他们永远听不懂“短一点”的潜台词,是“请在保持我的美貌和让我能看清楚眼前的路之间,选择一个平衡点”。所以,那会Tony老师手一抖,镜子前身穿白袍正襟危坐的我,内心也跟着一抖。

  如果碰巧你是一个近视眼,那只能自认倒霉。整个过程中,你什么都看不清,眼镜腿又会阻碍Tony老师的发挥,一切都只能蒙着来。半个小时后,剪好了!战战兢兢地戴上眼镜,那一瞬间,你震惊于镜子里的自己好像一只被剃了毛的狗。

  把发型的失败归结于长度,其实是来源于童年阴影。

  小时候父母为了省钱,剪头都是亲身上阵。手艺不好的父母,直接把吃面的海碗扣在孩子脑袋上,沿着碗的边缘剪得整整齐齐。发型好坏取决于这个碗扣得正不正。

  每次剪完,我感觉自己的一生就结束了。出门,就被小伙伴笑,往事不堪回首,童年阴影。

  上学之后,发型也不属于自己,它取决于教导主任的心情。

  学校每个月有一次发型抽查,教导主任威风凛凛地站在校门口,尺子一样的眼神扫过每个学生的刘海、鬓角和后脑勺。他能敏锐的感知到你是不是把长鬓角掖到耳朵后面,头发里面是不是掏空。总之,被抓住的同学站在墙角,如丧考妣。

  扫查一遍,教导处主任会把“余孽”叫到办公室,从桌子深处掏出一把锃亮的剪刀,按照“眉毛以上、耳朵以上、后脖子发际线以上”三点原则,把你的叛逆剪得一丝儿不见。

  所以从小到大,我们觉得“短”就是丑

  这时候Tony老师横空出世。他们有一双干净、修长的双手,手指可以在剪刀柄里自由旋转,不会卡肉。Tony老师在剪头时腰间戴着小挎包,里面装满型号齐全的剪刀梳子,偶尔会遇到在剪子上贴粉色钻石的老师。在你抬眼的瞬间,他们转个剪刀,玩个特技,酷炫又专业。

  随着发丝飘落,镜子中露出了自己那犹如马路扩建搬的宽广额头,在理发厅的白色灯光下闪闪发亮。那个瞬间,我回到了教导主任的办公室,回到了被“剪短”所支配的恐惧中。

  虽然内心已经MMP,但我还是会礼貌地说一句:还行,然后卷包逃走。

  一直以为只有女性在剪完头会有如此剧烈的心理活动。问到男性,他们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坎是迈不过去的,对着镜子骂句傻B就好。

  理发师的世界,我们不懂

  真的,一个手艺不行的理发师所带来的毁灭,是世界级的:

  烫完头后枕头上多出现几根头发就疑心自己是不是要脱发。

  剪头后百分之九十的概率是“下次再也不找这个人剪了”,但在发型师巧舌如簧下还办了张卡。

  剪完一个不合适的发型,从衣服到配饰到鞋子,搭配起来哪哪都不合适。

  走进理发厅时芳龄二十,走出理发厅后人到中年,顶着一头被剪坏的头发被路边小孩称呼为“阿姨叔叔”。

  丧失社交兴趣,不想谈恋爱,只想静静的、静静的,一个人呆着。

  谁也不要看到我,谁也不要说话。在头发恢复原状前,我希望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

  想弄成石原里美,结果...

  未来理发师的名字将如何演变我们还不太清楚。但唯一有一点我们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

  剪得好看是不存在的,丑着丑着就习惯了才是常态。

  现实比虚构更精彩

  微博:@Aha视频 | 微信公众号:ahavide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