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与美院的湖景房之争

  历史是湮没在时间里的尘埃,

  但是这些尘埃也是有灵性的,有趣的,

  他不该被我们所随意遗忘。

  罗苑旧影

  罗苑,是一座坐落在孤山路与白堤之交(即现在平湖秋月的位置)的私家园林,园林之中,重楼杰阁,人工巧施,山石嶙峋,佳静殊多,有西湖园林之最的美誉。随着时光的流逝,旧日的罗苑已经不复存在,也在人们的记忆里慢慢的消逝。但在中国美术学院九十周年校庆之际,作为美院旧址之一的罗苑又重新进入了人们的视野。

  美院校友在“罗苑”旧址合影

  以罗苑为纽带,它将杭州城内两所最顶尖的学府——浙江大学与中国美院紧紧联系到了一起。从1928年国立艺术院1银元租赁罗苑开始,到1945年浙江大学收回罗苑结束,蔡元培、蒋梦麟、林风眠、竺可桢、潘天寿,这些历史上灿若星辰的人物围绕着罗苑,开始了他们的故事。

  “一银元租罗苑”

  蔡元培与林风眠商议创建国立艺术院

  美院肇建之时,境况十分困窘,连建造校舍的经费都没有。蔡元培先生在全国各地奔走,金陵、巴蜀、庐山等地都不合其心意,最后认为“莫过于西湖”,而其中的罗苑又为上上之选。但罗苑在杭州光复后遂划规国立第三中山大学(即浙江大学)管理,属于有主之地,要省政府拨发已不可能。

  甚幸,时任浙大校长蒋梦麟是蔡元培先生早年的学生。当蔡元培带着林风眠亲自登门拜访讨要罗苑时,蒋梦麟自然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也不主张收取租金。但耐不住林风眠的薄脸皮,硬是要塞租金给他。最后还是蔡元培一锤定音,商议整个罗苑的租金为“银元一枚”,美院乃有了个美丽的落脚之地,中国近代艺术史上的“文艺复兴”也在这里渐渐展开。

  “孤山择校址”

  《申报》关于国立艺术院的介绍

  罗苑的风景十分优美,堪称西湖周边园林之最。但以一园林之大小,作校园之用则显得有点捉襟见肘了。孤山是杭城文化最盛之地,诂经精舍,文澜阁,西泠印社,左宗棠祠,三贤祠...都沿此山周遭设立。这样的风水宝地,择任何一处为校址都不算委屈。于是国立艺术院便将罗苑北面的照胆台、三贤祠(苏轼、白居易、林和靖)一起囊括进来,组成了第一代美院的校址。

  西湖之美态,孤山之文脉,幸得在其中学习的美院学子,真如陆地神仙一般。“从前慢”的作者木心,曾写过有关此的回忆一篇:“…每当春秋佳日,坐划子游西湖,温风拂面,波光耀目,那清秀恬静的白堤上,艺专学生正在写生,A字形的画架,白的画衣,芋叶般的调色板,安详涂几笔,退身看看,再上前,履及剑及,得心应手——在我的眼里,我的心中,这便是陆地神仙……”

  “罗苑回归浙大”

  国立艺专(中国美院)复员杭州文件

  定杭州为永久校址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数月后,杭州遂沦陷,罗苑也落入日人之手。失去家园的美院,也加入了“文军西征”的道路,历经浙江诸暨、江西贵溪、湖南长沙、云南昆明、重庆等地,直到1945年8月才复员杭州。这一回,就决定永远不离开杭州了。

  十四年抗战,家国颓乱,百废待兴。浙大在复员杭州之后,也面临着校舍与教学地点短缺的情况,师范学院在当时就无处安放。所以,在时任艺专院长潘天寿提出要搬回罗苑教学的时候,时任浙江大学校长的竺可桢对于收回罗苑一事态度十分坚决,谈来谈去就是三个字“不租了”。潘天寿没有办法,只得去找教育委员会与省政府方面斡旋。可竺校长的性子十分坚毅,依旧一步也不肯退,艺专没有办法,只得让出罗苑,退到了罗苑北面的照胆台与三贤祠重新办学。望着临湖而居的浙大师生,只能是徒有临渊羡鱼之情了。

  “两校之间的兄弟情”

  旧日罗苑

  虽然罗苑的校舍回归了浙大,但两校师生亲密的感情却一丝未变。围绕着罗苑,发生过许许多多有趣的,有血有肉的故事。昔日在浙大读工科的吴冠中,在认识了法兰西学院艺术院终身院士——朱德群后,应邀来到罗苑住上一个月。在这一个月内,感受到了罗苑所拥“西湖胜景”,看到了艺专老师陈列出来的油画,水墨、素描,顿感艺术之大,艺术之美,渐渐就有了“弃工学艺”的念头。最终被朱德群“成功策反”,并成为一代艺术大师。

  而在罗苑回归浙大后,两校师生也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相当熟络,有着比老街坊更加深厚的感情。据浙大1962届地理系周黔生回忆:

  罗苑当年有传达室,门厅挂着“国立浙江大学罗苑宿舍”的木牌,居住着三十多户教职员工。虽为花园别墅,环境优雅,然而也有不足之处,例如没有自来水设施。

  那时,罗苑对面的“国立艺专”用水也是到罗苑内湖埠头来挑的,大概罗苑湖岸水质清洁一点吧。有好几个壮汉每天清晨从罗苑边门(铁栅栏)进出,来回挑水,他们个个结实,天热时赤膊上阵,露出强壮的肩膀和发达的肌肉,健步如飞,为儒雅、柔情的罗苑带来一股阳刚之气。

  —罗苑小史—

  现在的罗苑已经不复存在,它的遗址位于“平湖秋月”周边,只剩下了三栋建筑,分别是月波亭、梅鹤轩、湖天一碧楼。

  罗苑是民国时期上海犹太富商哈同(Silas Aaron Hardoon)于1918年所建,以其夫人罗迦陵之姓命名(一说以其养子罗友良之姓命名),称之为罗苑,时人亦称之为“哈同别墅”。当时《申报》亦有记载:“英商哈同于西湖平湖秋月西首建别墅。哈同于本月二十日晚,车由沪来杭,翌日八时偕其夫人及姬觉弥君先行进屋,爆竹鼓乐一时齐奏,次由吴山仑圣学校教员洪吉二君率领学生装二十一人行三跪九叩礼,往贺者均由上海搭车而来,男女约二三十人。”

  1927年,国民革命军进行北伐,在收复杭州的同时,也从哈同手里收回了罗苑。当时《申报》记载道:“今者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六军政治部留守处,即设于罗苑,记者往访政治部之某女士,得因畅览无余,临湖数阁,犹擅佳景。素抱闭关主义之罗苑,今乃以供军队之需,也梦想所不至也。”

  1927年,浙江省政府从军队手里收回罗苑,划归国立第三中山大学。同年,以一银元租给中国美院。

  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各校复员杭州。浙江大学收回罗苑,作为师范学院教工宿舍。

  竺校长在1945年11月26日的日记中有如下记述:“哈同花园前租于艺专,现已收回,并租得艺专仓库数间,……师范学院在哈同花园,文理工在大学路”。

  结语

  湖景房之争已经过去了近80年了,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这段历史了。美院和浙大也都在各自的道路上不忘初心,继续前行。在去年的“双一流”评选中,浙大与美院双双入选,成为杭州市内仅有的两所双一流高校。从高潮到低谷,再从低谷到复兴,两校的脚步基本都保持一致。作为浙人的两大文脉,小徐珂希望两校在未来继续互相砥砺,互相合作,再创浙人教育、文化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