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师大杀人案:校方反诉受害人家属 要求返还6万余元 合法但不合情

  3月27日,“川师大杀人案”受害者家属起诉川师大一案开庭。受害者家属要求川师大赔偿570074.65元。川师大提出反诉。受害者家属代理律师称,川师大的反诉符合法律规定,但不合乎情理。受害者养父母总共才判决分得4万多元,而川师大提出返还6万多,即受害者养父母还要倒支付约2万元。

  首先,这个案子不是“杀人案”的刑案,同样也不是那个刑案的附带民事诉讼,而是另外的一个民事纠纷。

  我们先来回顾一下,“杀人案”凶手为什么会被判死缓?

  他作案如此狠辣,社会影响如此巨大的情况下,仍保住性命,不外乎以下两点:

  第一,他具有自首情节,案后叫同学报警,在警察到达前,本有机会逃跑,但自己并没有逃离犯罪现场,且滕某到案后如实交代了自己的作案事实。《刑法》第67条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第二,作案时系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人,案件发生后,成都市公安局龙泉驿区分局邀请四川华西法医学鉴定中心对嫌疑人滕某进行了法医精神病学鉴定,鉴定意见是“滕某患有抑郁症”,根据《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的规定,抑郁症属于精神障碍,也称为精神病,也就是说该鉴定意见对滕某3月27日的违法行为评定为部分刑事责任能力。

  《刑法》第18条第3款规定,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在此,我们就不针对抑郁症是否属于精神障碍进行争论了,毕竟我不是学医的,但是从主观上来说,我是不认同这种观点的,好了,我们回到这个延伸出来的新案子来看:

  川师在受害人提起诉讼后提起反诉,合理合法吗?

  先上法条:

  《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八条: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的,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应当承担责任,但能够证明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不承担责任。

  第三十九条: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在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责任。

  川师的想法想来就是,我作为一个大学,该事件主体都是成年人,你并不能提出足够的证据证明我未尽到教育、管理、保护义务,之前出于人道主义帮忙垫付各种费用,你现在还要来起诉我,那我必须也要和你较真,之前垫付的钱你该还我的还我。

  川师提起反诉,是合法的,他有这个权利。而且从法条上来看,似乎也确实不存在什么太大的问题。

  但我不得不说这个公关团队是失败的。

  一个大学并不缺这几万块,而且一个在读学生在学校死亡了,学校出于人道主义进行一些补贴和慰问也是好的,更别提,如果非要较真,那请问,学校是否真正尽到了教育、管理、保护义务?学生的心理状况不应该也在范畴内吗?你说你成立了心理辅导中心,但是这个稍微一调查就可以知道,实质上并没能对真正有心理问题的学生起到任何实质性的作用;其次,一个学生堂而皇之的将菜刀带入了寝室,你寝室并不配备有厨房,难道不是学校的失职?

  最傻的是,你明明老老实实应诉就是了,从舆论上可能还会落下个好名声,非要卖弄学识提个反诉,好死不死还提6万元,一般没有法律常识的朋友们根本不会去管你这个6万元和另外那个4万多是否为一个案子的事实,只需要无良小编像开头那样偷换一下概念,“受害者养父母总共才判决分得4万多元,而川师大提出返还6万多,即受害者养父母还要倒支付约2万元。 ”

  在强弱关系上,学校明显处于强势方,如果言论过于强势,或者公关较为死板,则会遭受大众的指责。虽无法律问题,但却难逃大众批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