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撞人逃逸 被撞者是其妻儿,儿子身亡 男子需要承担赔偿责任吗?

  “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开车过程中出现交通事故屡见不鲜,轻则刮擦追尾,重则人员伤亡,驾驶员因疲劳驾驶、酒后驾驶、违章驾驶等撞死自己亲属的事件也时有发生,曾经一度引起了社会热议,最大的争议在于法律责任及赔偿。

  无独有偶,就在今年3月22日,山东淄博,一面包车司机酒后独自驾车回家撞上一辆电动车后逃逸,事故造成一男孩死亡一女子受伤,而伤者和死者恰恰是肇事司机的妻儿。这不禁让人唏嘘:想逃逸,但命运冥冥之中却偏偏让你无法逃避。

  那么,问题来了,肇事司机撞死了自己的妻儿,他本身作为受害人的家属,是否还要承担责任,是否可以不予追究?

  首先,我们看看,本事故中,肇事司机的逃逸行为如何定性。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条第2款“交通肇事致1人以上重伤,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以交通肇事罪定罪处罚:

  (1)酒后、吸食毒品后驾驶机动车辆的;……(6)为逃避法律追究逃离事故现场的。”很显然,肇事司机酒后驾驶,并在撞人后逃离现场,没有履行《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的“在道路上发生交通事故,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停车,保护现场;造成人员伤亡的,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抢救受伤人员,并迅速报告执勤的交通警察或者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下车查看、救助伤者等义务,已构成刑事犯罪,而交通肇事罪并不是法律规定的自诉案件,应当予以追诉,因此肇事司机应当承担刑事责任和民事赔偿责任。

  在一般的交通肇事案件中,积极的民事赔偿可以影响刑事责任的量刑,因此一般情况下,肇事司机都会尽最大的努力积极赔偿受害人及其家属,在民事赔偿方面,最主要的是涉及两个问题,一个是理赔,一个是赔偿财产来源和分配。

  保险理赔中,保险公司往往以“第三者责任险不包括家庭成员”来抗辩,如何界定第三者?

  在保险合同中,保险人是第一方,也叫第一者;被保险人或使用保险车辆的致害人是第二方,也叫第二者;除保险人与被保险人之外的,因保险车辆的意外事故致使保险车辆下的人员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在车下的受害人是第三方,也叫第三者。

  因此“家属”在保险关系中实质上与一般的“第三者”无异,我国有关的法律法规也由此对第三者的范围进行了扩大化的修改,取消了“不包括家庭成员”的规定,而保险公司又出新招,仍然以保险条款的特殊约定来抗辩,这实质上是无效的,保险公司就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约定的免责内容将受害人小涛作为投保人的家庭成员而剔除“第三者”范畴,无形中免除了保险公司的责任,加重了被保险人的责任,并排除了被保险人的主要权利,显然违背了保险法及保险行业有关补偿的基本精神及公平公正的法律原则,也违背了合同法关于格式条款的规定,属无效条款,即使保险公司已履行了告知义务,也不能免除其理赔责任。

  对于赔偿财产的来源和分配,在本事故中,肇事司机的妻子重伤,夫妻关系存续,对于妻子和儿子这部分赔偿(如有超出保险赔偿范围的赔偿),是可以用夫妻共同财产来支付的,但是在分配上却有分别。妻子的赔偿金是不能作为共同财产来分配的,赔偿款是对受害人的赔偿,是具有人身属性的财产,不应认定为共同财产,我国《婚姻法》第18条也对此进行了确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为夫妻一方的财产:(二)一方因身体受到伤害获得的医疗费、残疾人生活补助费等费用;”。

  而对于儿子的死亡赔偿,在性质上不属于遗产,因为遗产死者死亡时的财产,而死亡赔偿金获得的时间在死亡之后,且具有抚恤金性质,由死者的近亲属领取,因此肇事司机本人及其妻子作为死者的近亲属,可以领取死亡赔偿金。

  法律是严肃的,不是说你撞死的是自己的家人,就可以不予追究、免去责任,但愿人们都可以从中吸取教训,遵守法规,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

  文 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 曹辉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