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小时直飞!世界最长787航线首航体验

  3月25日伦敦时间清晨5:03,当我们乘坐的QF9航班完美降落在伦敦希斯罗机场,这架澳航最新波音787-9/VH-ZND客舱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鼓掌的原因90%是见证了历史,另外的10%嘛,大概是总算飞到了:从珀斯到伦敦,一共飞行了17小时3分钟。而航班上像胖一样从墨尔本始发登机的,时至此刻已经过去23小时28分钟。

  执飞首航航班的VH-ZND在墨尔本机场

  MEL-PER-LHR的大圆航线

  QF9首航飞行记录

  载入史册的航班

  2018年3月24日,从MEL-DXB-LHR改为MEL-PER-LHR的第一班QF9成为人类航空史上首个从澳大利亚直飞英国的载客商业航班。正如作为该航班飞行员之一的澳航787机型经理Lisa Norman在航班落地后的广播中所言:『此时此刻,全世界都在注视着我们。』

  珀斯至伦敦的实际航路

  为了实现袋鼠航线一跳即达,从珀斯至伦敦的直航澳航前后准备了三年。开通一条这样的超远程航线绝非易事,航空公司在前期准备中需要考虑众多的因素。其中,航路规划不光要考虑飞行距离、油耗、风向风速以及周边备降机场等因素,地缘政治因素也必须考虑。

  从澳洲直飞英国,离开印度洋以后,穿越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朗,擦过里海南端再穿越黑海进入乌克兰再飞往西欧是最为理论上最贴近大圆航线,也是最短路线,但是出于安全、航权、备降场等考虑因素,实际飞行时的航线更偏南一些,在中东地区特意绕开伊拉克、阿富汗,离开黑海时也飞的更靠南,以避开乌克兰空域,最终从保加利亚离开黑海,再直飞大不列颠。

  这趟首航,除了澳大利亚和英国,途中一共飞越了13个国家的领空:斯里兰卡、印度、阿曼、阿联酋、伊朗、土耳其、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匈牙利、奥地利、德国、荷兰和比利时。

  跨过茫茫大海后,QF9航班经由迪拜借道伊朗和土耳其领空进入欧洲

  从珀斯到伦敦,大圆距离14500公里,飞行时间17小时20分钟。这条航线不但超越此前澳航网络内最长航线:飞行距离13805公里的悉尼-达拉斯,更成功跻身世界第二长直飞航线,仅以35公里之差落败排行第一的卡塔尔航空多哈至奥克兰航线。

  珀斯至伦敦直航开通后,成为世界最长787直航航线

  从珀斯直达伦敦的QF9彻底改写了「袋鼠航线」71年来的历史。

  澳航于1947年开通由澳洲至欧洲的「袋鼠航线」,彼时从悉尼到伦敦需要经停六站、耗时4天才能抵达伦敦。随着波音747、空客380等远程客机的到来,澳航也得以将「袋鼠航线」缩短至一站经停,不过澳洲直航欧洲的梦想,一直都在澳航心里。

  波音787-9的出现终于使澳航实现了满载旅客从澳洲直航伦敦的梦想从,珀斯直飞伦敦仅需17小时,成为历史上耗时最短的澳英航线。

  当然从珀斯直航英国与从悉尼、墨尔本直航英国毕竟不是同一概念。去年8月公布了历史新高净利润后,意气风发的澳航CEO Alan Joyce就向空客和波音发起了#ProjectSunrise#的挑战,让两家航空制造业巨头制造出一款可以满载乘客及行李从悉尼直飞伦敦、纽约、约翰内斯堡等大城市的机型。20小时不停航直飞,指日可待。

  袋鼠航线今昔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这是人类航空史上第一次澳洲至欧洲直航,但是却不是第一次反向欧洲至澳洲直航。1989年,同样是澳洲航空使用其第一架747-400客机实现了首次伦敦至悉尼直航,这一航班上总共搭载了22人。当年的澳航为了创下记录,无所不用其极:除了L1门以外,所有的滑梯和救生筏都卸下;机上所有厨房都是空的,连餐车都没有;执飞这一航班的VH-OJA由拖车推至跑道头,加油车在跑道头再加油加到从溢出阀渗出来为止。这架747加注了183.5吨由壳牌为其专门研制的高密度煤油,飞行了20小时9分钟,落地前只剩下900公斤燃油。

  创造历史的VH-OJA目前保存于一家位于卧龙岗的航空博物馆

  服务 ★★★★★

  澳洲航空QANTAS成立于1920年,多年来虽然发生过数起九霄惊魂的事件,1951年以后却再也未因飞行安全原因而造成旅客死亡,这一让人钦佩的安全记录为QANTAS赢得了全世界最安全航空公司的称号,常年稳居多个航空安全排行榜前列。

  从成立至今将近100年,澳航完整地见证了航空业从身份的象征到寻常百姓出游首选的转变。时至今日,澳航依旧提供传统航空公司的服务标准,并没有像其他传统航空公司一样大刀阔斧的向廉航看齐,实属难得。当然,面对廉航冲击,澳航难免要开源节流,不免俗的多了一些收费项目(比如选座),餐食也有缩水的迹象。不过,胖认为,澳航也依然还是全世界最有格调和品位的航空公司之一,以澳洲待客之道体现澳洲精神的传统依旧流淌在澳航的血液中,这就是一种看不见的传统和积淀。毕竟,要把The Spirit of Australia这种代表全土澳人民的口号喷在每一架飞机上,不做好一点,澳洲民众可不会同意的。

  墨尔本至珀斯航段上一位亲切优雅的小姐姐

  正如很多国际航空公司一样,澳航拥有来自全球多个国家的乘务员队伍。这次的航班,澳航特意安排了12名来自英国的空乘从珀斯上机执行至伦敦飞行任务。这12位绅士和淑女们完美完成了服务一帮政客、高管、媒体记者和热情旅客的首航任务,全程笑容可掬、服务亲切自然。即便是长达17小时的航程,他们的脸上也未见倦容,反而因为亲自创下历史而一路欢欣鼓舞。

  12名来自英国的乘务员担任首航任务

  一如其他长途洲际航班,从珀斯到伦敦的QF9也配备了4名飞行员。驾驶舱里除澳航资深机长Jeff Foote外,澳航的明星女飞、787机队经理Lisa Norman机长也亲自上阵。

  与中国的飞行员们大多沉默寡言不同,澳洲的飞飞们是出了名的「话痨」。每次乘坐澳航的航班,都可以全程听到他们抓着麦克风事无巨细的跟你说一轮。哪怕是再短的航程,起飞前的广播也总是会以『起飞后我会尽量找机会跟你们再说一下,如果没时间就下降前再跟你们汇报情况哦!』来结束。

  这次的航班当然也不例外。从珀斯起飞后不久,飞机受热带风暴气流影响持续较强颠簸将近一小时,机长和副驾驶连番上阵,不断从驾驶舱向乘客们传递天气信息。其实这样来自驾驶舱的广播会让旅客觉得更安心和放心,希望国内的飞行员们也能更多的透过麦克风跟客舱里的乘客交流,让旅客多些知道来自驾驶舱的一手信息。

  航班抵达伦敦后,4名首航机组人员在到达区合影

  虽然QF9的始发地为墨尔本,但这次宣传的重心显然在珀斯。也在同一天,澳航由悉尼始发前往伦敦的航班也重回新加坡经停。从此,珀斯和新加坡将成为澳航未来袋鼠航线的经停地。

  澳航CEO带领一众高层在飞机停靠珀斯机场廊桥后即一起合影

  根据澳航的设想,来自澳洲各地的旅客均可以通过其庞大的国内航线网络在珀斯衔接QF9/10往来伦敦。为了方便国内旅客转乘,澳航与珀斯机场达成协议,QF9航班将从澳航国内航班使用的T3候机楼到发,澳航还专门为QF9/10的中转旅客修建了专门的国际中转休息室。

  在需要执行国际航班时,珀斯T3航站楼将通道门锁上,就成了国际区

  2013年,澳航录得了史无前例的巨额亏损,随之而来的成本控制导致澳航国际线餐食水准确实有所下降。不过,对于QF9这条超长航线的餐食,澳航可谓是下足了功夫。澳航很早就与研究机构合作为类似的超长航线研发专门餐食,争取在用料、口味和营养上取得平衡,同时要尽量减少由于超长飞行带来的涨肚等不适感。

  更重要的是,不能饿着向来能吃的澳洲人民。

  17小时航程的航班上,澳航提供一顿正餐、一顿早餐,中间还会派发轻食和雪糕。还吃不饱的话,后舱厨房随时备有堪称海量的零食选择,从澳洲国宝级的Tim Tam到时下最流行的燕麦棒、从甜品到新鲜苹果等任君选择。

  航班起飞后不久派发的正餐,烤鸡胸肉搭配红米饭

  降落前派发的西式早餐

  途中派发的烟肉三明治

  后舱自助餐吧还有大量零食供应

  澳航787机型经理Lisa Norman与第一副驾驶David Summergreene

  舒适度 ★★★☆

  舒适度无疑是这种超长航线最让人关注的问题。作为成功挑战17.5小时经济舱之旅的旅客,可以说飞行过程中能感受到澳航为这种超长航线做出了种种努力,但是实际的经济舱体验却很难用「舒适」来形容。

  对于澳航CEO Alan Joyce来说,珀斯至伦敦直航是抢夺新闻头条的一件大事。2013年,澳航录得历史上最严重亏损,作风强硬的Alan Joyce在才能、财技和运气的帮助下,带领澳航逐步走出泥沼。如今渐入佳境的澳航,确实需要一些正能量来鼓舞一下士气。

  作为波音787最早的支持者,自身难保的澳航却一直到15年扭亏为盈后才将十年前订下的八架787-9签下,这8架789将于18-19年间全部交付。

  由于这批787-9确定用于超远程航线,客舱密度也就相对较低。澳航787-9采用C42/W28/Y166共236座布局,是现有787-9运营商中总座位数较少的一个。当然,澳航789总座数较少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商务舱和高端经济舱数量较多,两者一共占据了半架787-9的客舱。澳航为787-9选择3-3-3布局的一排9座经济舱难免牺牲了一定的座位宽度,但是,澳航也将经济舱的前后间距拉大至32英寸,算是照顾个头普遍较高的澳洲人也略略的方便靠窗和中间旅客出入。

  部分787-9运营商客舱布局对比

  澳航787-9三舱座椅产品均进行了深度定制与改装,其中高端经济舱更是由座椅厂商Thompson联合澳洲工业设计师David Caon为澳航专门设计,独一无二。

  经济舱座椅以Recaro CL3710为原型,澳航几乎将这款产品改头换面的订制了一番,一开始胖根本没认出来这到底是基于哪款座椅改良而来。举一个中国旅客相对熟悉的例子,南航新引进的33W经济舱就是基本款的CL3710,但澳航和南航的CL3710仿佛是两款截然不同的产品。

  12寸的PTV下方藏有一个暗格,供旅客放置手机和其他小件物品,暗格边缘是手机或者平板电脑等个人电子设备的托架,USB充电口也藏于其中,再往下是两折式小桌板。值得一提的是,坐垫材质非常舒适,虽然这是一款薄型座椅,但是17小时坐下来,却不会像其他座椅那样觉得不适,相信坐垫也经过专门调校。座椅口袋也经过改良,在传统的置物袋上又增加了两个较小的网袋,方便旅客收纳不同的物品的同时也减少口袋对膝部空间的影响。

  同样为Recaro CL3710座椅,澳航为其进行了改装与定制

  此外,这款经济舱座椅沿用了澳航A380经济舱上的「脚网」,与一般的脚踏不同,脚网悬挂在前方座椅底部,使用时将双脚伸入,可以使双脚和小腿都悬空得到充分放松,绝对是长途飞行的一大加分项。不过,根据网上的评价来看,这个「脚网」更适合个子比较高的乘客。

  经过定制改装后,经济舱座椅兼顾了舒适性与实用性

  座椅下方放脚的网兜

  超长航线能够有一个舒适的睡眠也很重要,为此,澳航给每个经济舱座椅都配了一套枕头和毛毯。专门为787-9配备的枕头宽大厚实,毛毯拿在手上也是沉甸甸的。不过,发餐的时候,他们多少就成了个额外的累赘,究竟能把他们放在哪里?澳航的小心思也很让人佩服,这款枕头可以直接卡在座椅的头枕上,枕头再也不会因为低头弯腰就掉下来,实在是聪明。

  澳航为789准备的枕头不仅大、而且厚

  作为最新一代的远程客机,787的主要优势在于碳纤维机身带来的显著提升:更大的窗户、更高的客舱湿度、更接近地面的客舱气压,都让乘客感受有了极大的提升。正如边上一名旅客在即将抵达伦敦是接受澳航旅客调研时所说,相比747,经历如此长的飞行后,人体并未觉得有任何缺水迹象。

  说完了航司和飞机的好,再来说说实际乘坐体验。考虑的再周全,真正飞过这17小时的航班后,仍然觉得这并不算是一个太美好的飞行体验。

  座椅宽度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由于客舱宽度所限,3-3-3布局的787经济舱座椅宽度维持在17.2英寸左右。这个宽度其实臀部空间还行,反而是肩部空间带来的问题更为严重。本胖坐在靠窗的K座,中间座是一位目测200斤左右的健壮男士,一胖一壮一路上真可谓是「接踵摩肩」。加上这款座椅与787舱壁的契合度很高,靠窗的旅客几乎没有任何可以腾挪的空间,所以你可以想象一下,肩顶肩、腿挨腿、左手一路悬空(那一根窄窄的扶手一个人都觉得不够,更别提两人同时使用了)飞了17小时,大概是什么滋味。

  边上有旅客时,经济舱座椅肩部空间较小

  经济舱座椅与舱壁契合度很高,靠窗座位基本没有额外空间

  出于超远程航线考虑,相比其他宽体机型,澳航为789经济舱座椅前后间距额外增加了一寸,达到32英寸,在业界也算是高于平均的前后间距。实际乘坐感受这个间距确实还不错,至少直到吃完饭后,前排旅客吭哧一声把座椅后背放下来之前。

  为了让旅客在17个小时的航程中可以睡的舒服一点,澳航787的经济舱座椅可以后仰达6英寸,算是业界良心,不过一旦前排旅客后仰,靠窗旅客就可以说彻底被困在自己的座位上了,想要站起来都不可能。如果这时候想要去洗手间或是出去放松一下,至少得让另外两位乘客都起身,然后再抬起中间的扶手才能平移着挪出去。

  32英寸前后间距,腿部空间还算宽敞

  前排座椅正好呈不同角度后仰,可见放倒后对后排旅客空间挤占还是相当明显的

  另外一大槽点是,澳航并没有为789安装机上网络,这也意味着,从珀斯起飞到伦敦降落,将是你与世界隔绝的17小时。对于生活已经离不开社交工具的年轻一代来说,这17个小时有多么漫长,不过对于平时已经忙得焦头烂额的商务人士而言,这也许是难得的清静。

  澳洲到伦敦直航的开通,虽然在人类航空史上有着重要意义,不过对于由澳洲东岸城市悉尼/墨尔本出发前往伦敦的旅客而言,经停珀斯在时间上优势并不明显,相比其他主要经停点,经停珀斯还是大圆航线里程最长的一条。

  澳洲东部城市经由第三地前往伦敦大圆航线里程对比

  随着新开航线的热度逐渐减退,澳洲东岸旅客也许会慢慢发现经停珀斯无论在时间还是金钱上都并不是飞往欧洲的最佳选择。单从体验上说,在中间无论如何都要经停一站的情况下,新加坡或迪拜的吸引力相对珀斯要大得多。

  对澳航来说,开通珀斯至伦敦航线应该还只是Sunrise计划中的第一步,Sunrise计划最终瞄准的是开通悉尼和墨尔本至伦敦的20小时直航航线。由于787-9本身的航程限制,从珀斯到伦敦已接近极限,在满载旅客的情况下,只能牺牲载货量。澳航应该很清楚,在对东岸旅客没有太大吸引力、同时又部分牺牲载货能力的情况下,很难对这条航线盈利抱有太高期望。如果Alan Joyce的Sunrise计划不是夸夸其谈的话,那么珀斯至伦敦这条航线其实更具有试验性质,澳航可以搜集这种超长航线的配载数据、旅客对这种航线的反馈等等,以最终为20小时直航打下基础。Alan Joyce几天前在英国表示,2022年开通的悉尼/墨尔本至伦敦直航,飞机上或许还将配备卧铺,同时还可能在货舱中辟出空间安装锻炼设施等,减少长途飞行为旅客带来的不适。

  20小时的直航,你有没有勇气尝试一下?

  首航数据:

  QF9首航数据

  利益申明:本体验全程自费,未接受航空公司任何形式酬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