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正证券:杨仁文-视频产业的进化与思考

  一、社交媒体的生命力源于什么?

  这是很有意思的,记得曾经陌陌在去年时突然大跌,有很多人抄底,包括还有其它类似情况,我们去抄底一个股票的时候其实会有一个基本的价值判断,作为一家社交媒体,虽然可能阶段性遇到了用户和变现的瓶颈,但作为一个平台它会有相对的绝对价值,这个价值是从什么地方来?我们要有一个基本的思考,社交媒体的本质是什么?我们认为互联网生态其实是对现实社会的映射和重构,这里面可能涉及三个层面:

  1、三观,我们认为整个内容产业,包括平台(不管什么样的内容或平台),一定有它的三观承载,这是它的内核。

  2、整个社交媒体的进化,其实我们可以看到它会有一些关键性的东西,理论上讲任何一个社交媒体都有它的关系链,有它的阶层,比如微博、短视频网站和直播平台,只是这个阶层里你有可能是平视,30度角仰视,40度角或65度角,决定了阶层结构有很大的不一样。

  3、社交媒体可能有它独特的语言符号、有它的规则体系,比如B站;有它的仪式感,比如拜年祭,最牛的社交媒体有它的文化输出能力,它像一个文化族群,不光有自己内在的循环能力,还有对外的影响和输出能力,这是我们关于社交媒体进化的第一个思考,也是我们认为的社交媒体的生命力所在。

  二、社交媒体的爆发力源于什么?这是我们要思考的第二个本质。

  一个基本结构,如果把整个虚拟社会映射到现实社会,其实核心是内容资源的生产和配置方式的思考,这里可能涉及几个本质,一个是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内容资源配置到底是计划经济的形态、市场经济的形态,还是计划和市场相结合?

  在这种配置方式里,我们不光要考虑效率,还要考虑效果。这种东西怎么理解?理论上讲,如果过于追求效率,可能会导致媒体的平台失控,甚至引起监管部门对你的监管,所以其实对一个社交平台来说,一直要在效率与效果、中心化与去中心化、计划与市场里寻求均衡,不断把平台的影响力变大。

  三、社交媒体,变现力源于什么?

  如何盈利,如何货币化。我觉得比较简单,其实分为三个层面:

  1、用户获取

  2、用户留存。

  3、用户变现。

  用户变现这块也非常值得思考,理论上讲对一个平台来说肯定是用户规模越大越好,但我们今天讲垂直的视频社群崛起,往往会忽视用户年龄阶段、核心受众人群在整个社会中的地位、他未来的变现潜力,这些其实也非常重要,不光要追求用户的规模,还要追求用户对整个人群的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