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万人搞研发,任正非还有哪些管理绝招?

  文|市界 邹志庸 张洋 刘能

  编|六大龄童

  图@视觉中国

  3月30日,华为交出2017年成绩单:全年实现销售收入6036.21亿元,同比增长15.7%;实现净利润474.55亿元,同比增长28.1%。

  除业务本身,华为在研发投入上继续加码,达到896.9亿元。研发人员约8万名,占公司总人数的45%。

  在历年华为年报中,员工人均薪酬令人羡艳。2017年,华为员工平均薪酬69万元,比2016年上涨约10万元。

  市界(ID:newsseeker)发现,在华为高速发展的这几年,员工总人数持续上涨,但持股员工却比2014年减少了1653人,降幅达2%。

  运营商业务增长乏力 消费者业务成中流砥柱

  2017年,华为的运营商业务销售收入为2978.38亿元,占全部业务的49.3%。运营商业务在各项业务销售收入中依然位居首位,但增速与前一年相比大幅放缓,由2016年的23.6%回落至2.5%。

  从数据上看,增速似乎已经见顶,但作为进入5G时代的钥匙,华为依然给予了运营商业务足够的重视。2017年,华为已在全球十余个城市进行了5G预商用测试。华为在年报中称,将持续与全行业共同努力,引领5G发展。

  ▲ 华为2017年各项业务统计

  华为的其他业务依然保持了较快增长。其中,企业业务销售收入增长35.1%,消费者业务增长31.9%,其他业务增长28.9%。消费者业务占总收入的比重达到39.3%,成为运营商业务之外的主要收入来源。

  经历了“P10闪存门”危机后,华为手机表现依然强劲。2017年,华为智能手机发货量超过1.53亿台,智能手机全球市场份额突破10%,位列全球前三。截至2017年12月,华为已在全球建立四万五千个零售点。3月27日,华为在巴黎发布了新机型P20系列。

  中国地区贡献最多 美洲市场缩水

  从地区上看,中国成为华为业绩的主要增长点。2017年,华为在中国市场实现了3050.92亿元,同比增长29%。华为解释称,中国市场受益于运营商4G网络建设、智能手机持续增长以及企业行业解决方案能力的增强。亚太地区销售收入增长10.3%,欧洲中东非洲地区也实现了4.7%的增长。

  然而,美洲地区则出现了10.9%的下滑,结合近期美国对华为屡次加以限制,这种状况或许会进一步影响到2018年。3月22日,美国知名电子零售商百思买迫于政府压力,放弃了与华为的合作,将停售华为手机。华为官方对此回应称,“非常重视与所有合作伙伴的关系,充分理解并尊重其选择。”1月也有消息称,美国运营商AT&T终止了与华为在手机销售方面的合作。

  ▲ 华为各地区销售数据

  华为部分高管对美国市场的表态延续了之前的谨慎。2月,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表示,美国政府和一些竞争对手利用政治手段,让华为不能进入美国市场。但华为官方随后出面澄清,并未授权余承东代表公司就美国市场发表评论,且公司不同意其观点。

  在2017年年报中,华为只字未提美国政府政策因素对市场开拓的影响,仅将美洲地区业绩不佳归结为“拉丁美洲运营商业务市场投资周期波动”。

  现金流暴增 运营效率提升

  业绩增长同时,华为的现金流也十分充沛。2017年,华为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为963.36亿元,同比增长95.73%。截至2017年底,华为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753.47亿元,增加了547.43亿元。华为的资产负债率也从68.4%下降至65.2%。

  2016年,华为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为492.18亿元,与2015年相比还略有下降。彼时,华为解释,由于经营规模的快速增长,运营资产变动对经营性现金流产生了占用。一年过后,这一数据几乎翻倍。华为表示,主要受益于消费者业务快速增长持续贡献的现金流,以及管理改进带来的运营效率提升。

  ▲ 2017年华为经营活动现金流情况

  华为库存周转效率过低曾被人诟病。苹果的存货周转天数在一周以内,华为在2014年的存货周转天数甚至还在100天以上。尽管这其中包括了电信设备等周期较长的产品,但国内手机厂商普遍在供应链端乏力。

  最近几年,华为的运营效率在不断提升。市界(ID:newsseeker)注意到,2017年,华为存货周转天数下降至71天,较2016年减少了15天。应收账款、应付账款周转天数也都减少了10天以上。

  企业的销售管理、费用率也从16.6%下降至15.4%。2017年6月,任正非曾在讲话中说,管理变革的目的是“多打粮食,增加土地肥力”。

  十年研发投入4000亿 研发人员占近一半

  高研发投入是华为的特色。华为在年报中表示,每年将10%以上的收入投入到研发领域,从不因短期经营效益的波动或短期的财务目标减少投入。2017年,余承东曾公开表示,华为一家的研发投入已经超过其他所有国内手机厂商之和。

  2016年10月28日,任正非引用“春江水暖鸭先知,不破楼兰誓不还”,来给2000名研发人员送行。从这一天开始,2000名深居后方的华为研发人员,将深入一线,为华为多打粮食多抢钱。

  在誓师大会上,任正非给予研发人员很大的希望:在机会窗开启的时间,扑上去,撕开它,纵向发展,横向扩张。

  彼时,像这样的誓师大会,任正非印象很深。在回忆2000年五洲宾馆的出征将士送行大会时,任正非称,“‘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的大标语,充满了一种悲壮,其实我们那时连马革也没有。为了身份的证明,我们需要世界市场的成功,在完全不了解世界的情况,就踏入了茫茫的“五洲四洋”,那时非洲还在战乱中……。”

  正因为华为在研发上的不断投入,到2017年,华为研发人员约8万名,占公司总人数的45%。全年研发费用支出为896.9亿元,占全年收入的14.9%。最近十年,华为累计投入的研发费用已超过3940亿元。截至2017年底,华为累计获得专利授权74307件,其中90%以上为发明专利。

  中国政府也对华为的研发予以大力支持。2017年,华为收到政府补助11.78亿元,其中收到从事创新研究的无条件补助6.71亿元。在2015、2016年,华为分别收到了20.76亿元和12.95亿元的政府补助。

  ▲ 政府补助数据

  员工平均薪酬69万 持股人数减少1653人

  华为在员工薪资上的慷慨声名远扬。2017年,华为在雇员身上共支出1402.85亿元,比前一年度增长超过184亿,其中包括工资、薪金和其他福利1068.51亿元,与2016年相比增长13.6%。

  ▲ 雇员费用支出统计数据

  薪资福利外,华为员工还可额外获得一笔现金收益,被称作时间单位计划(TUP)(后文详细展开)。年报显示,华为目前拥有员工超过160种国籍共计18万名,算上薪资福利和时间单位计划,华为员工的平均薪酬69万元,和2016年相比上涨约10万元。

  华为给自己的定位是:员工持股的民营企业。依靠员工股权激励的方式,培养起员工“主人翁”精神,是华为得以迅速崛起的重要因素。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华为高速发展的情况下,老员工凭借所持股权,每年的分红远高于工资收入,尸位素餐的情况在公司蔓延。

  任正非时常为此而感到焦虑,曾与公司高层商讨“如何与奋斗者分享利益”,而不是让“怠惰者”坐享其成。市界(ID:newsseeker)发现,华为2017年年报中,持股员工为80818人,比2014年减少了1653人,降幅达2%。在此期间,华为的员工数从17万增长到18万。

  员工持股数减少的同时,华为依旧延续员工股权激励的传统,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2014年,华为员工持股代表审议通过TUP激励计划。TUP,全称Time-unit Plan,是国际通行的中长期激励模式,这项计划原本用于外籍员工激励,后来推广到全部员工。

  根据TUP计划,华为会根据岗位、级别、绩效,为员工给配一定数量的期权,这个期权5年为一个周期,5年后一个周期进行结算,期权不需要花钱购买。比如:

  2014年给你配了5000股,当期股票价值为5.42,当年没有分红权。

  2015年,你可以获取5000*1/3 分红权。

  2016年,你可以获取5000*2/3 分红权。

  2017年,你可以全额获取分红权。

  2018年,你可以全额获取分红权。同时进行股票值结算,如果当年为6.42,则第五年你能获取的回报是:2018年分红+5000*(6.42-5.42)。同时这5000股进行清0。

  如此一来,便解决了任正非所说的“拉车的人在不拉车的时候的分配问题”。

  但是5年一期的期权奖励,或许可以留住新进人才,却对核心高层缺乏吸引力,刘江峰、李开新、吴德周、杨拓等相继从华为出走。

  如何激励员工成为继任董事长梁华需要面对的一道难题。

  关注更多上市公司相关信息,请移步至公众号市界(ID:newssee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