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偷小孩26年后归还,亲妈怒斥:你把人养废了就甩给我!

  | 都市 | 品质 | 生活 | 分享 |

  这是一个为你打造的平台

  相信你会深深地爱上这里

  1992年,重庆的朱晓娟聘用了何小平做保姆,照顾自己1岁的儿子,但何小平不久就将孩子偷走。4年后,朱晓娟通过打拐部门找到一个男孩,经亲子鉴定,确认是她的亲生儿子。可到了今年,保姆突然回来自首,还将当年偷的儿子也带了回来,要还给朱晓娟。

  如此剧情,恐怕连编剧的脑洞都没这么大吧...

  为“镇命” 保姆拐走雇主家儿子

  1992年6月3日下午,南充市李渡镇村妇何小平作为刚被聘请的保姆,走进朱晓娟位于重庆市渝中区解放碑的家。七天后,她将朱晓娟1岁零3个月的儿子偷走。

  这个孩子被何小平带回了老家,视为“镇命”的工具养起来。何小平说自己八字大,命硬,之前死了两个儿子。只有捡个娃儿来养,自己的娃儿才会活下来。

  (被拐走前的刘金心)

  26年后保姆自首 将孩子还回

  2018年1月初,何小平声称看了一档电视寻亲节目受到感动,她为了赎罪,主动向警方投案并借助媒体,在重庆大张旗鼓为“儿子”刘金心寻找亲生父母。

  2月5日,朱晓娟拿到重庆警方的“鉴定文书”,鉴定结果显示:刘金心与朱晓娟、程小平“符合双亲遗传关系”。

  (被拐走前的刘金心)

  之前22年错养别人孩子?

  然而在孩子被拐走后的第四年,朱晓娟通过河南省打拐部门,找到了一名男孩,当时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的“亲子关系鉴定”称,盼盼与朱晓娟“具有生物学亲子关系”。

  但如今的这一结果让朱晓娟内心五味杂陈。

  (河南高院亲子鉴定书)

  (河南高院亲子鉴定书)

  重庆警方的鉴定,犹如多米诺骨牌中的第一张牌,首先推倒河南省高院的鉴定,连锁反应接踵而至。朱晓娟有些难以接受这样的现实冲突,“22年前,一纸亲子鉴定,让我从河南开封领回儿子,抚平了失子的伤痛;22年后,又一纸亲子鉴定,哐当,亲生儿子从天而降,发现之前一直错养着别人的孩子”。

  亲生儿子是个“无能”青年

  更让朱晓娟没法接受的是,在她看来这个亲生儿子是一个“无能”青年,生活落魄,感情失败,酗酒成性,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何小平,“你偷了我的儿子不说,还把他养成这幅样子,现在觉得压力大了不想要了,就想甩包袱。你不能想怎样就怎样”。

  何小平和朱晓娟26年后再次见面。何小平穿着一件款式土气的貂毛外套,从远处走过来,朱晓娟一眼就认出她,还是一米五几的个子,但身材已发胖。

  看着何小平一步步走近,朱晓娟眼里简直要喷出火来。她这次去南充和何小平见面,是怀着满腔怨恨的,早就想好了见到这个女人就扑上去狠揍一顿的。但最后还是克制住了,想想算了,木已刻舟,打她有什么意义呢。

  (重庆警方的鉴定报告)

  近日,在重庆市一家酒店的茶楼里,看看新闻Knews记者采访了朱晓娟,从与何小平的这次会见谈起,讲述她纠结而复杂的心路历程。

  “这是她甩包袱给我们”

  记者:你之前跟我说,永远不想见到何小平。这次为什么要去见她呢?

  朱晓娟:我恨她,看到她第一眼就烦她。本来打算见了她就扑上去狠狠揍她一顿,但想想算了,木已刻舟,打她有什么意义呢?她见到我表情平静,说:我对不起你,我那时年轻无知,不知道(偷娃儿)这样要犯法,我向你道歉。我觉得这个道歉只是客套,轻描淡写,没有仪式感。如果她跪着给我道歉我会接受,但她没有。我这次去见她,当然不是为了打她,接受她的道歉,而是要和她郑重地交涉一些事情。

  记者:什么事情?

  朱晓娟:最近,何小平很多次给一个中间人打电话,说刘金心不听话,酗酒。他在重庆我这里过完春节回到南充后,已经醉酒两次,其中一次整整两天起不了床,最后上了医院。反正只要他一粘酒就失控,胃早就喝出了毛病。

  何小平的意思越来越明显,这是她甩包袱给我们。她为娃儿寻亲时说是良心发现,自我赎罪,现在看来她的动机没有那样单纯。你偷了我的儿子不说,还把他养成这幅样子,你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现在觉得压力大了不想要了,想甩出来。你不能想怎样就怎样。

  (朱晓娟和亲生儿子刘金心)

  “冒出一个儿子,亲生的,但问题连连”

  记者:刘金心的状态真这样不堪?

  朱晓娟:经过我向娃儿了解,以及何小平的介绍,他原来就酗酒。他在贵阳打工时认识了一个女朋友,也是南充人,两人处了一段时间,去年3月份准备结婚。女方索要彩礼10万,何小平拿不出,婚事搁浅,儿子开始郁闷酗酒,萎靡不振。后来,何小平和女方讨价还价将彩礼说到了6万,但女方见娃儿酗酒又不愿意了,双方闹崩,这桩婚事就黄了。从此,娃儿酗酒更严重,七八月份时甚至到了喝得不省人事的地步。何小平觉得情况严重,带他去医院,医生说娃儿可能患有抑郁症。

  医生开了相关药物,吃了,整天嗜睡,胃口很好,一下子就长胖了,后来手开始发抖。去看了中医,说药服用过量,不能再吃,否则出人命。停药后精神好一些,但他还是喝酒,一喝就没节制。

  就是这个时候,何小平开始谋划为刘金心寻亲,主动投案到南充市公安局顺庆区分局打拐办。警方采集了何小平、她前夫和刘金心的DNA,证明娃儿与何小平、她前夫没有血缘关系。娃儿得到结果那天,买了一瓶白酒把自己灌醉,没几天就离开南充,去广州打工进了一家电子厂。仍然是无节制地喝酒。

  直到2018年1月中旬,辞工从广州回到南充,中途还在贵阳待了十几天。他对贵阳熟,在那里上班断断续续有几年,最长的是在洗脚城干了一年。他多年在外打工,每个地方每次只待几个月,从无进取心。

  记者:接下来,你和这位失而复得的亲生儿子相处的情况如何?

  朱晓娟:我带刘金心回家,去逛了解放碑、洪崖洞,买了衣服、鞋袜、双肩包,他原来的穿着打扮老气横秋;还到外婆家,和外婆、小姨一家团聚庆贺了他26年后的回家。

  在一起待了三天里,我要问他的问题很多,想知道他过去的生活和经历,但好多事情他不愿说,会突然来一句:不要问了嘛。他瘦得皮包骨,脚杆像根甘蔗;眼睛虽大,但看上去茫然、涣散,没有朝气;反应也很迟钝;才27岁,后脑勺的头发差不多都白了。怎么这样呢?看到他这样我心痛。

  (朱晓娟和亲生儿子刘金心)

  “鉴定报告在那里,就没怀疑过他不是亲生的”

  记者:当年盼盼到底是怎样找回来的?

  朱晓娟:1995年底,得到线索,河南省兰考县打拐部门解救出了十几个四川孩子。我们辗转联系上兰考县时任公安局局长许大刚。他说,他们确实解救出了12个来自四川的孩子,让我们把孩子的照片发过来,先看看。

  看了照片,许大刚说,有一个像盼盼。他到底是不是我们的儿子呢,我们夫妇俩觉得事隔三年半,孩子也长大了,无法辨认,就提出做亲子鉴定。由兰考县公安局委托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做,我们交了1500元鉴定费。1996年1月15日,我们接到鉴定通知,这个孩子是我们的儿子;4天后,许大刚打来电话催我们尽快把孩子接走;1月24日,我们将他从许大刚开封家里接走。

  记者:他现在知道了吗?

  朱晓娟:这件事影响大,盼盼还是知道了。刚知道时他很难过,觉得突然就成了没爹没妈的孤儿。他一直比较懂事,打电话跟我说,妈,我能坚强面对,这事改变不了我们母子之间的感情,你养了我二十几年,我一定孝敬你。他虽然不是我亲生,没有血缘关系,但我会永远把他当儿子。

  我们母子之间的交流没有受到影响,很顺畅。他曾想春节回家,我没让他回来,这个时候还是敏感期,等大家心里都平静,一切事情处理完了再回来。

  “我不会忍气吞声,马上启动追责”

  记者:本来找个保姆带儿子,不料儿子被保姆偷走;本来有可能找到儿子,不料一纸亲子鉴定让你找了个假的。针对这个事件中的相关责任人,你将采取怎样的措施?

  朱晓娟:我想找找当年亲子鉴定报告上具名的鉴定人齐守文,以及兰考县公安局局长徐大刚,搞明白当年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兰考县公安局委托河南省高院所做的这个亲子鉴定报告,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真相,造假目的是什么。

  齐守文现在是河南省高院政治部副主任;许大刚则因涉嫌受贿、滥用职权犯罪早在2016年8月落马,时任河南商丘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今年2月6日,许大刚案在河南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公诉机关指控其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或其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057万元、美元5.7万元、欧元3.9万元、港币1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构成受贿罪;安排下属违规为他人办理国家明令禁止入户的挂车手续471套,造成恶劣社会影响,构成滥用职权罪。)

  我一直在等相关责任单位来找我,却久等无动静。我不会忍气吞声,这几天正在咨询北京、重庆等地的律师朋友,马上启动追责。我要向他们讨要一个说法,以及索赔。

  何小平呢?儿子刘金心已向我表明了态度,他说:妈妈,我求你一个事,你不追究何小平的法律责任吧,这么多年事情都已过去,即使追责也回不到26年前了。这是儿子在护着她。我早就向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提供了系列材料。何小平涉嫌拐卖儿童罪,公安机关已将案件材料移交给检察机关,正在审查起诉。

  支持朱晓娟追责的

  请点

  来源:看看新闻

  ----------END----------

  让阅读成为享受

  如有新闻线索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