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资产斯维登炼成记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仝麟阁这一天罗军是主角。

  为了这场会,他却排练了多次。此时的罗军,身着黑色西装,带着会计师出身的精明和谨慎出场。不过,登台时候,差点摔个趔趄。“创业就是这样,你有无数次的跌倒,但是你永远会站起来。”罗军说。

  罗军是途家集团创始人,这家公司整合了携程民宿、去哪儿民宿、蚂蚁短租和大鱼自助游的民宿业务,成为独角兽公司。不过这一天,一家互联网公司发布的产品,却与互联网无关:装配式建筑无人工厂和两款装配式房屋。

  3月27日,罗军作为斯维登集团的领军人物出现,这家公司沉寂已久,系途家线下业务的载体。保利资本随后宣布成为斯维登集团的股东。保利资本称,这是其在住宿分享领域最大的一笔投资,但不方便透露具体额度。

  大股东携程CEO孙洁到场,“这是新的浪潮。”孙洁说。她的演讲很简短,不到五分钟,不过在台下,孙洁听了两个多小时。

  途家之外的一个独角兽

  途家是短租平台大战之后的幸存者。

  2012年,上线5个月,途家网完成A轮融资,领投方为光速安振,鼎晖、携程网以及HomeAway参与投资,携程为途家提供了流量入口。2013年,照搬Airbnb模式的C2C短租平台在中国兴起,烧光数以亿美元计的资金之后,很多创业公司相继倒闭。途家的前员工对本报称,为与其他短租平台竞夺流量,途家也一度陷入烧钱状态,运营压力骤增。2016年,途家将携程和去哪儿旗下的公寓民宿业务收入麾下,并购蚂蚁短租,成为了中国短租平台规模“一哥”。

  途家大举并购之前,对内部业务实施了分拆。2015年,途家线上线下业务开始拆分,线上线下业务分居北京、上海,由各自团队独立运营。2016年11月,罗军在途家内部信中宣布成立平台运营公司和线下运营公司,斯维登集团正式浮出水面。

  这些公司的兴起与罗军有莫大关系。“第一批4家巨头投资我的时候,基本上就是看我个人”,罗军于2007年底创立新浪乐居并担任总经理职位,2009年10月携手易居中国成立中国房产信息集团,成功登陆纳斯达克。2011年,他从新浪乐居辞职创业。

  对于最近一轮的融资,“让我很惊讶,我跟他们谈也就一个多小时。”罗军称,今天“不仅是看我个人”,还是“看我的商业模型和数据”。

  罗军透露,斯维登集团光保利资本就投了不止10亿人民币。这意味着一家新的独角兽公司的诞生。

  罗军是途家网的创始人,但目前几乎把所有精力投入在斯维登集团。3月初,新途家的战略发布会也未出席。有媒体称,罗军等途家的创始团队在新途家已经被边缘化,新途家已经全面由携程掌控,来自去哪儿网的团队出任高管,媒体公关事务则交接给了携程的公关部门。“途家线上我还在管,两头跑”,罗军在新旅界的专访中表示。

  相比途家网的轻资产快速布局,斯维登集团全面转向重资产运营,甚至集团口号都变为“分享,让不动产增值”。

  斯维登(英文“SWEETOM”)是“Sweet”和“Home”的结合。含义是:有甜蜜的幸福感,才可以称之为“家”。目前,斯维登集团拥有一个将近3000人的团队,主要有包括斯维登公寓及欢墅别墅运营、共享农庄(途远)、途礼等数项业务。

  目前,斯维登公布数据显示,目前其运营中的房源有3万间,相比新途家的百万间房源,线下重资产的扩张远不如线上轻快。

  罗军表示,从未停止对房源的运营业务,过去主要是线上收取佣金的盈利模式,未来通过线下,将通过运营房源产生更多收益。

  重资产逻辑

  “途远”项目是斯维登的核心产品。在短租平台进入合纵连横之际,2016年,罗军调来了福建区域总经理、同是新浪乐居辞职和他创业的石绍东,来开发“途远”项目,开拓乡村度假市场。

  “我们考察了很多周边的市场,在1.5小时到2小时之间的车程作为主力周边游的市场。”石绍东称。中国的乡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很多农村大片闲置的土地和良好的生态环境,但贫穷导致差劲的生活条件和房源,难以带来优质的客户体验。

  为解决上述问题,“途远”CEO石绍东提出了新的模式——“先盖后租”,即先为农民在闲置土地上,盖好符合度假标准的住房,然后“途家”获得一定租赁年限,运营住房,获得收益。在年限结束后把盖好的房子交给农民。“这种模式的关键点,是开发出一种,满足度假需求、价格便宜、耐用、美观的房子。”石绍东向经济观察报表示。互联网出身的他戏称困难前所未有,“我从来没盖过房子。但我要的房子不能超过10万,而且使用面积要40平米以上,还要耐用、安全、快速装配无污染。”

  中国有世界领先的建筑科技,市场上“装配式建筑”的工艺早已成型。2015年11月14日住建部出台《建筑产业现代化发展纲要》,计划到2020年装配式建筑占新建建筑的比例30%以上,到2025年要占比50%以上。此后,各地方政府也陆续出台了扶植计划。石绍东表示,“这正是乡村度假住宿配套的绝佳产品。”

  2017年,途远集趣1.0正式发布,12万的售价,拥有70平方米的使用面积,并且使用了装配式建筑工艺,最快可以“四小时”安装完成,并几乎没有建筑垃圾。很快途远又发布了新款集趣2.0,更加适合海边度假需求。

  这些产品迎合了市场的需求。“当时我们推出来9万,今天是12.9万。”不过,石绍东表示,途远不是盖房子的,利润其实很低。更多的收益来自后期运营,提供的增值服务。“在整个途家集团的体系中,我们更像是先头部队。”

  未来,石绍东表示要进一步降低成本,建造智能化“无人工厂”,成品率可达99.9%,并于2018年9月落地贵阳,同时,升级流水线,提供更多房屋定制产品。但拥有这些还并不足以打开乡村游市场,石绍东称,“由于地域文化、生活方式的差异,农村固有根深蒂固的观念,在合作初期难以沟通。”

  目前,途远项目已有1000栋别墅,分布在全国20个省份及海外4个目的地落地。项目落地之后,归于斯维登集团旗下的欢墅进行运营管理。途远项目到2018年底将会突破4000栋自营别墅。

  罗军的方向是农村。“一个村里有自然风光,你只要说小溪边,槐树旁,天上有蓝天白云,你并不需要在黄山天柱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