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站有个不起眼的神秘装置,打开后却能抵御核弹冲击波

  可能很多朋友几乎每天都会乘坐地铁,在进站时,你是否注意过这里?

  这是本人有生以来进的第一个地铁站,北京崇文门地铁站的西南口(D口)。就是这里有个金属隔断,地面、墙壁、天花板都是金属的,当时本人还很小,就问父亲这东西是什么。父亲说,这是个水泥墙的轨道,如果有紧急事件,就会把水泥墙从上面放下来,封死这里的出入口。本人看这里有三道类似的东西,想必都是同样的装置。后来发现,基本上每个地铁出入口都会有两三道这样的金属隔断,如果大家仔细注意下都会发现的。

  本人对这种地铁站的装置非常好奇,一直想找到它工作时的图片,近来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了这么一组乌克兰首都基辅地铁的照片,就介绍了这种金属隔断的工作方式。下面本人就给大家介绍一下。

  首先要说明的是,地铁不仅仅是交通工具,更是战时重要的人防工程。如果战争爆发,大批民众要进入地铁躲避战火。为了防止敌人使用核生化武器袭击,所以地铁出入口必须进行封闭并保持气密性,防止有毒有害物质进入地铁内部。这种金属隔断其实就是屏蔽门的轨道和开口。

  打开地面的轨道盖板,以及左侧的屏蔽门出口,右侧则是屏蔽门的接口,这样依靠电力驱动的屏蔽门可以快速封闭整个地铁出入口。这是基辅Osokorki地铁站屏蔽门关闭时的照片,平时隐藏在墙壁中的厚重屏蔽门此时把出入口封堵严实。

  左侧是平时放置屏蔽门的地方,屏蔽门被漆成红色,具有警示作用。

  屏蔽门四角有电力控制的锁定装置,可以将屏蔽门牢固定位在指定位置。

  进入平时储存屏蔽门的空间内,发现内部还有维修器材柜和灭火器。

  如果屏蔽门关闭,则像一堵钢铁墙壁矗立在出入口。

  在有些地方,屏蔽墙是从地面下方升起的,比如这座地铁站。

  这就是位于地下的屏蔽墙,遇到突发事件,通过特殊的绞车,将沉重屏蔽墙向上升起,封堵住出入口。

  在赫雷夏蒂克街地铁站的出入口,拱形屏蔽门是旋转就位的,这样可以更好抵御核弹产生的巨大冲击波。

  这是Vokzalnaya地铁站的屏蔽门,远处为出站方向,摄影者站在一座车站的大厅内。大厅面积较大,在占时可以容纳更多的民众避难。而出入口刻意做小,以减少屏蔽门的尺寸,从而达到快速封闭和减少有毒有害物质渗透的空隙。

  仔细看,这里有两道门,左侧为钢质屏蔽门的接口门,右侧那个门是钢筋混凝土屏蔽门的下落轨道。

  如果两个屏蔽门同时关闭,可以有效抵御近距离核弹攻击,然而现在钢筋混凝土屏蔽门已经被封死,只有钢质屏蔽门还能工作。

  现在要测试这座钢质屏蔽门的工作情况,首先工人要拆去天花板上的盖板,露出屏蔽门的运行轨道。

  一位年迈的工人正在去掉地面上的轨道盖板。

  打开两侧的铁门,屏蔽门即可从右侧横向推出,封闭这个出入口。

  这是右侧墙壁内的屏蔽门,注意这座屏蔽门是弧形的,运行也是相应的弧形轨道。这是为了分散冲击波的影响,提高防护能力。可以想象在冷战时期,当时苏联的工程师绞尽脑汁寻求最大的防护能力。

  摄影师进入储存屏蔽门的空间,并关上了屏蔽门出口外侧的铁门,拍摄屏蔽门平时的储存状态。这座屏蔽门的编号为418,上面有380伏工业电驱动的电机,下部为液压油箱。

  近距离仔细观察,发现这座大门居然八对液压门锁,用来固定封闭好的屏蔽门。

  启动电机,屏蔽门从右侧滑动而出。

  到达位置后,所有液压门锁工作,将屏蔽门锁定。

  注意屏蔽门底部中央有个手动液压泵,如果停电,则用这个手动液压泵来锁门或者开门。

  顶部的液压门锁特写。

  这种液压屏蔽门需要经常检查,以确保其有效性。

  这是本人在北京雍和宫地铁站内的换乘通道拍摄到的屏蔽门,可以确定是下落式弧形屏蔽门。但是左右两侧天花板上的钢管和钢架(内装电缆)已经阻碍其工作,基本可以确定这样的屏蔽门无法正常工作。

  然而,就是这样失效的屏蔽门却让本人十分感慨。我们生活在一个强大的祖国,她完全能够保证我们的安全,这样的人防工程没必要时常维护甚至是保持工作状态,只是因为没有谁敢动我们分毫。

  后记:写完此文已是凌晨,听着儿子的呼噜声,心中无比感慨。当本人像他这样五岁的时候,还生活在苏联核打击的阴影之下。有一次,本人问父亲跑到家附近的“北京地下城”人防工事需要多长时间,能在苏联核导弹落地前跑到吗?父亲则看了看天空说,去那里干什么,真到那时候,我带你去前三门的楼顶看焰火。那种悲壮的语气本人永远忘不掉。庆幸儿子不会体验那种恐惧,不用感受那种悲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