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骑共享单车被撞身亡 家属另案起诉索赔761万

  2018年4月2日,从死者小男孩家属代理律师处获悉,法院已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由肇事车辆投保的保险公司赔付男童家属55万余元。家属另案起诉ofo索赔761万余元,目前正在等待开庭。

  在2017年3月26日下午,11岁的高童(化名)与其他三个小伙伴,分别将已锁上但密码未打乱的ofo共享单车成功开锁,并骑行上路。当日13时37分许,四人骑行至天潼路、曲阜路、浙江北路路口时,高童与司机王某驾驶的号牌为沪D57982大型客车相撞,致使高童倒地并从该大型客车前侧进入车底遭受挤压、碾轧,后经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

  死者父母将ofo连同肇事方诉至上海静安区人民法院,索赔878万元,并要求ofo立即收回所有机械密码锁具并更换为更安全的锁具。

  就在本案例中,其代理律师将两个法律关系(男童与客车的交通事故、男童与ofo公司的平台义务)剥离,并分别来进行处理,实际上是有利于维护男童家属的利益并使之最大化。

  其一:男孩骑共享单车遇车祸身亡,家长是否可以向肇事方和共享单车提供方以及相关保险公司进行索赔?

  去年其代理律师声称:究其事故原因,受害人不足12周岁,而ofo小黄车对投放于公共开放场所的车辆疏于看管,该自行车车辆之上也无任何警示受害人不得骑行的提示;且该车辆上安装的机械锁,存在重大安全隐患。所以应该进行赔偿。

  共享单车已经渗透到广大群体的生活之中了,使用过小黄车的人都应该明白。一代小黄车的密码锁,每辆车都是固定的,如果上一个使用者忘了将密码锁打乱,下一个人可以直接开锁。

  这是初期投入市场使用的小黄车密码锁的情况,可以认为是ofo公司的设计失误吗?

  在具体使用小黄车结束后,无论哪一款APP上都会有一个提示(在一代单车上),“请将密码锁复位(或复原)”,也就是说关于密码这一项,共享单车公司实际是履行了告知义务的——对此,站在ofo小黄车公司的角度讲,一个公共服务提供者没有任何义务进行一个再次普法宣传,因为对于法律法规的宣传已经不属于他们公司的经营范围。

  在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明确规定

  “ 在道路上驾驶自行车、三轮车、电动自行车、残疾人机动轮椅车应当遵守下列规定:

  一)驾驶自行车、三轮车必须年满12周岁;

  二)驾驶电动自行车和残疾人机动轮椅车必须年满16周岁”

  也就是说,共享单车的使用者年龄必须满足12周岁,这对于公民来说是一个法律常识。换一个说法去思考:假如你现在去杀一个人,然后被人告知你要坐牢,你反过来提起行政诉讼,国家没有告知我杀人犯法啊?显而易见,国家不但不会赔你钱而且还需要你坐牢。这其实对于ofo公司来说,确实背了“一个大锅”。

  其二:分析本案曾经的代理律师逻辑。ofo共享单车公司确实没有在其产品上醒目的印出“请您遵守法律法规,未满12岁不准骑车上街”,那上一个使用该共享单车,又忘记将密码锁复原的人,他是否能够预知,若他不复原密码锁,很有可能被一个未满12岁的小孩骑走,然后小孩会遭遇车祸身亡呢?

  在大街上,我们经常能见到一群小孩凑在一起,在共享单车停放点寻找没有复原密码的车。那么ofo小黄车的上一个使用者,是否应当预见还是已经预见,他没有复原小黄车的锁,都具有过失致人死亡罪的嫌疑——这也完全符合过失致人死亡罪的主观要件

  那么上一个使用者应该担责吗?

  一般来说不会,因为没有锁住共享单车的车锁这一行为很难达到相应的责任承担限度,我们不能将过失犯罪扩大到这种程度

  11岁小男孩骑共享单车被撞身亡,ofo应该赔偿,但是,共享单车是否应该被索赔的761万,是否包含精神损失费,还有待商榷,也等候开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