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敬梓从全椒迁居到南京,原来是为了躲避科考,家族的压力有多大

吴敬梓出生于1701年,字敏轩,号粒民,祖籍安徽全椒。吴敬梓家族世代为地方世族,“家声科第从来美”,曾祖吴国对是顺治年间的探花,祖父吴旦是个监生,伯叔祖皆进士及第,“一时名公巨卿多出其门”,“一门三鼎甲,四代六尚书”。吴敬梓就是在这书香门弟长大的,18岁考取秀才,23岁时父亲吴霖起病故,吴敬梓将财产变卖一空,广济贫民。并从此拒绝参加科举考试。

1733年,吴敬梓与续弦叶氏自家乡安徽全椒移至南京秦淮河畔,在秦淮水亭定居,自称“秦淮寓客”。吴敬梓搬到南京,少了族人的“教诲”,落个清静,“偶然买宅秦淮岸,殊觉胜于乡里”,在秦淮水亭布置了书斋“文木山房”,并在此会友饮酒。

此时的吴敬梓已过而立之年,家境已困,“枭鸟东徒,浑未解于更鸣”!他在族人眼中是“一事无成”,作为“传为子弟戒”的“败家子”典型。吴敬梓已穷到“白门三日雨,灶冷囊无钱”的地步,仍拒不参加傅学鸿词科考试,乐于交友,被“四方文酒之士,推为盟主”,对于族人们的非议,他只当耳边风,其“痴憨”、“颠憨”、“隐括”终一生而不变。

吴敬梓不念仕途,以他对官场及科举考试从小耳濡目染,用了近十余年时间,直到49岁时才完成长篇讽刺小说《儒林外史》。《儒林外史》以现实主义作为底色,以讽刺作为自己的美学追求,内容博大深厚,闪烁着民主进步的思想光芒。吴敬梓以犀利的笔触无情鞭挞了封建科举制度腐朽的本质和其对知识分子心灵的戕害,入木三分地刻画了一系列深受科举毒害的迂腐的读书人、虚伪的假名士,也塑造了理想中的人物。这部作品不仅以讽刺作为主要的艺术手段,而且在结构上与通常的长篇小说以中心人物、中心事件来结构故事的方式不同,以连缀的故事、相互衔接的人物,既独立又前后呼应地结成艺术整体。

1754年冬,吴敬梓在贫困之中去世,“可怜犹剩典衣钱”,遗柩归葬金陵清凉山。现在夫子庙至东水关的河段上,复建有吴敬梓故居,并悬有两幅对联,一幅为:“一水起新亭,江令宅园添秀色;千秋瞻旧寓,吴公才笔增广文。”另一幅为:“儒冠不保千金产,稗说长传一部书”。

吴敬梓的《儒林外史》假托明代,展现了一幅封建社会真实的生活画卷。据鲁迅先生考证,“《儒林外史》所传人物,大都实有其人,而以象形谐声或瘦词隐语寓其姓名,若参以雍、乾间诸家文集,往往十得八九。”

夫子庙的贡院在吸引考生、造就举人的同时,还营造出许多名妓。“才子佳人”,使得夫子庙充满着风花雪月。(本文选自陈宁骏、欣辰编著《解读夫子庙》,关注微信公众号:NJHFHHH,在旅行中感触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