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之父”查理曼,他凭什么统一欧洲?

  本文是“明眸法国壮游功课”的第14篇,

  介绍“欧洲之父“查理曼

  被遗忘的教堂

  谈起欧洲的重要城市,你首先想到的是哪一座?你可能会说罗马、巴黎、伦敦,或者柏林和维也纳?

  但是在中世纪的欧洲,有一个城市的地位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它位于德国最西边,与荷兰、比利时、德国三国交界处只有数公里的距离,它的名字叫做亚琛(Aachen)

  在地理上,亚琛是西欧的心脏。如果你以亚平宁半岛为轴,向北延伸出一条线段,你会发现亚琛正位于这条西欧的中轴线上,左手法国,右手德国,南边是意大利。

  在中世纪,它又是法兰克人的老家,奥斯特里亚王国的中心。

  贡布里希在《艺术的故事》里提到了亚琛一笔,他说,公元800年左右,亚琛兴建了一座宏伟的教堂,在建筑风格上,这座新建教堂与三百年前在拉韦纳建造的一所著名教堂(Basilica of San Vitale)十分相似,复兴了罗马的建筑艺术。这座教堂就是亚琛大教堂

  Basilica of San Vitale,拉韦纳

  可以看出八边形的结构

  亚琛大教堂远景,中部是八边形的Palatine Chapel

  Palatine Chapel天顶,亚琛大教堂

  亚琛大教堂是欧洲最古老的教堂之一,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列世界遗产。

  如果说公元1144年建成的巴黎圣丹尼斯教堂是哥特式教堂的爸爸,那么亚琛大教堂就是欧洲教堂的爷爷。那时欧洲还没有哥特式的尖拱,它采用的是罗马拜式的圆拱。

  就在这座风格独特、装饰华丽的八角形教堂里,从936年到1531年的600年间,31位德意志皇帝在这里加冕。

  是哪位法兰克国王修建了亚琛大教堂?是谁如此热衷于恢复罗马的文化?德意志皇帝们为何要千里迢迢跑来这里加冕?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一个在欧洲如雷贯耳的人物。

  亚琛遗骨

  2014年2月4日,苏黎世大学解剖学教授弗兰克·吕厄宣布1988年在亚琛大教堂发现的千年遗骨确实是查理曼

  1998年,德国考古学家秘密开启教堂内的一座金色圣物箱,发现遗骨。圣物箱开启后,科学家初步鉴定,这些遗骨是当年一个高个子消瘦的老人。

  徳皇腓特烈二世为查理曼的遗骨打造的黄金箱

  在进行26年研究后,苏黎世大学解剖学教授弗兰克·吕厄宣布:“我们现在可以说,所有的可能性都指向,它就是查理曼的遗骨。”参与研究的还有人类学家约阿希姆·施莱弗林,他26年前参与了圣物箱的开启,见证了94块遗骨的“秘密问世”。

  通过研究这些遗骨,科学家重绘出查理曼大帝的身形体态:高1米84,体重78公斤,身体质量指数22,偏瘦。先前,考古学家通过史料推测,查理曼大帝的身高在1米79至1米92之间,这在当时,算是巨人的个头。

  科学家还在一块膝骨和一块脚后跟附近的骨头上发现了骨刺,这与传记作家艾因哈德笔下查理曼大帝晚年跛脚的描述相符。

  但科学家在遗骨中没有找到关于查理曼大帝死因的任何线索。依照艾因哈德写的传记,查理曼大帝公元814年死于胸痛和高烧,疑患肺炎。

  查理曼是谁?他为何被葬在亚琛大教堂?

  最早的十字军

  查理是矮子丕平的儿子、加洛林王朝的国王,也是扑克牌 (以及它的前身法国塔罗牌) 红桃K上的人物,更被称作“欧洲之父”。

  他在罗马被教皇加冕,被冠以“罗马皇帝”的称号,也被尊为神圣罗马帝国的奠基人

  自从罗马帝国衰亡以来,欧洲还没有这么广阔的领土被一个国王控制过。正是他兴建了亚琛大教堂,并把亚琛定位帝国的首都。

  查理曼肖像,丢勒

  日耳曼国家博物馆,德国纽伦堡

  关于查理曼的名字,我们要尤其注意,我们可以称他为查理曼 (Charlemagne)或是查理大帝,但是不能叫他“查理曼大帝”,因为由法文音译来的“曼” (-magne) 本身是“大帝”的意思。

  加洛林王朝(Carolingian Dynasty)的名字就来源于查理曼的名字(Charles的拉丁形式是Carolus)。

  768年矮子丕平在圣丹尼斯修道院去世,按照日耳曼的继承传统,他把王国平分给了两个儿子——查理曼和卡洛曼。查理曼的运气很好,卡洛曼3年后就死了,整个王国都落到了查理曼的手上。

  这时,法兰克王国已经摇摇欲坠,眼看又要分裂成奥斯特里亚、纽斯特里亚和阿基坦几个地区性的王国,但是查理曼通过对外征服,把法兰克人团结了起来。

  读历史有一个乐趣,我管这个叫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看到历史人物作出了决策,我们就要去跟他同步思考:如果我是他,我会怎么做?

  有的时候看到历史人物走出的妙棋,跟自己想的一样,真的会拍大腿,虽然是“马后炮”,也要喊一声“英雄所见略同”。锻炼决策能力,这应该是我们学历史最重要的目的。

  在《日耳曼人的“中二病”》一文里,我们已经为选择题高手克洛维拍过大腿了,现在轮到聪明人查理曼了。

  查理曼真的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对当时的欧洲社会的认识,可谓入木三分。了解社会,做领袖必须有这个本事。

  罗马帝国时期,罗马公民都自称罗马人,对这个身份有很强的认同感,但是查理曼的臣民并不认为自己都是同一种人。

  从克洛维到查理曼,日耳曼和高卢人的融合得差不多了,但是不同部落的日耳曼人仍然互相抵触,他们认为自己是法兰克人、哥特人或者萨克森人,而并非一个统一的概念——“日耳曼人”,甚至不同的法兰克部落都不想被一起称作法兰克人。

  查理曼需要一种全欧洲都认同的文化,想来想去,这个文化就是基督教。查理曼已经清楚的认识到,基督教是新欧洲的精神纽带

  欧洲文明是个混合物,之前我们讲到两个融合,一个是日耳曼人和基督教的融合,一个是古希腊罗马学术与基督教的融合。查理曼通过军事征服促进了第一个融合,通过加洛林文艺复兴促进了第二个融合。

  法兰克人从克洛维的时代开始接受基督教,到了公元8世纪,是时候由法兰克人向其他日耳曼人传教了。

  查理曼的爷爷查理·马特已经和圣卜尼法斯联手传教,到了查理曼,他向外征服,同时传教,尤其是在萨克森地区,手段极为强硬。

  就这样,查理曼成了基督教的第一个圣战士,比十字军东征还早三百年。

  查理曼的武功

  查理曼不仅理论水平高,实践能力也很强,他很会安排战事,巧妙地解决了打仗花钱的问题。

  查理曼率领的法兰克远征军每年春天出发,向欧洲边缘的穆斯林和莱茵河畔的日耳曼同胞进发。

  出征的战士们,武器、坐骑、甲胄和护从都得自带,要像花木兰那样跑遍市场自己配齐。自由民如果不愿去打仗,就要出钱给领主买装备,总之,钱和命出一个就行。三百年后的十字军东征筹军饷也用了这个办法。

  查理曼还很清楚怎么样真正的让被统治地区服从——用宗教。他打仗的时候带着传教士,每征服一地,就立即开始传教,使其变成基督教王国的一员。

  在如今德国的萨克森地区,查理曼一直追着拒绝信仰基督教的萨克森人打,追打了好几年,直到他们走投无路了选择受洗。

  法兰克王国疆域变化

  最浅的绿色表示查理曼时期攻占的地区

  白色是独立王国,但是向查理曼进贡

  查理曼的军事行动吞并了伦巴底王国,平息了巴伐利亚公爵的叛乱,击败了多瑙河流域的阿瓦尔人(Avars),并最终征服了顽固的萨克森人,把基督教国家的边界推进到了易北河(罗马人也只到过莱茵河畔)。

  作为靠近西班牙的边境地区,查理曼在阿基坦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在公爵、主教和修道院这些重要职位上都安插了自己的亲信,并立他的儿子虔诚者路易为国王。

  查理曼在西班牙对穆斯林的战斗遭遇到了困难,最终好不容易把穆斯林赶过了比利牛斯山,在加泰罗尼亚建立了一个边境省,作为军事缓冲区。

  查理曼的军事征服奠定了加洛林王朝的合法性,他把土地和战利品赏赐给那些跟着他拼命的贵族。

  但是当军事征服停止之后,查理曼的继任者要拿什么笼络大贵族的人心呢?这给查理曼帝国的崩溃埋下了一丝隐忧。

  本文是“明眸法国壮游功课”的第14篇,介绍“欧洲之父“查理曼,下一篇我将给大家介绍加洛林文艺复兴和加洛林王朝的崩溃。

  彩蛋 查理曼之剑

  虽然神圣罗马帝国的王位被德意志人争得不亦乐乎,查理曼对法国人也是相当重要的。这位最文治武功的法兰克国王的雕像被安放在法国的心脏——巴黎圣母院的广场之上,他传说中的佩剑也被用作法国国王的加冕礼器。

  巴黎圣母院广场的查理曼雕塑

  在加冕礼器中,剑和马刺是国王骑士身份的象征。公元十三世纪以来,这把宝剑被认为是查理曼的配剑,绰号“快乐”(Joyeuse)。

  在法国大革命之后,这把宝剑和其他众多原藏于圣丹尼斯修道院(the royal abbey of Saint-Denis)的王室加冕礼器一同被送进卢浮宫。

  宝剑上的一些装饰物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十到十一世纪,因此也是法国王室遗产(French regalia)中最古老的珍品之一。

  法国国王加冕礼用剑,或称“查理曼之剑”

  藏于巴黎卢浮宫

  关于查理曼之剑的传说神乎其神,我们可以当作奇闻逸事来听。

  这把刀被称作“黄金之剑”,因为它的刀柄是由黄金打造的。据称它的刀刃是耶稣基督受害后由曾刺入他身体中的朗基努斯之枪的尖端部分。由于朗基努斯之枪是基督教的圣物,传说持有它的人就可以横扫欧洲统治世界。

  “查理曼之剑”有可能在卡佩王朝的国王菲利普·奥古斯都的加冕礼上第一次被使用(公元1180年),但是有确切的文字记录是在菲力三世(Philippe III the Bold)在1271年的加冕礼。最后一次使用是在查理十世的加冕礼上, 于1824年。

  历代法国国王登基都必须持有此剑才能够作肖像画,路易十四腰间挂的就是“查理曼之剑”。

  太阳王路易十四肖像,藏于巴黎卢浮宫

  佩戴“查理曼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