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电视台:德黑兰为何对在叙利亚死亡军人的情况严格保密?

  编译:王德华

  半岛电视台于5月1日在《伊朗:公开打击恐怖活动,秘密悼念死者》一文中称,伊朗政府一直努力向伊朗人证明,其在叙利亚的广泛军事存在的合法性。

  文章称,伊朗的军事行动拯救了阿萨德政权,但同时伊朗也付出了巨大代价。仅在2016年,伊朗正式承认的军事人员伤亡人数超过1000人。如今该数字被认为增加了四倍。与两伊战争时对死者举行公开葬礼不同,德黑兰对在叙利亚死亡军人的情况严格保密;因为,任何公众对伊朗伤亡的哀悼,都可能会适得其反。

  译文如下:

  自2011年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足迹逐渐增加。在战争初期,德黑兰的干预仅限于派遣军事顾问来训练叙利亚军队。现在,它正在招募和指挥一些什叶派民兵,而这些民兵已经成为亲叙政府的主要军事力量。

  2013年的春夏,随着反政府武装席卷叙利亚,正是伊朗的军事行动拯救了阿萨德政权。

  2014年,“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又称ISIS)的崛起,让伊朗将其在叙利亚的参与合法化,称其为“反恐战争”,并增加了其军事存在。 那一年,伊朗传统的军事力量陆军,以一种更加明显的方式,加入了伊斯兰革命卫队和它的阿富汗巴基斯坦的什叶派民兵,以及黎巴嫩真主党。

  2015年夏天,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的外国分支——圣城旅(al-Quds Brigade)指挥官索莱马尼少将(Qasem Soleimani)访问了莫斯科。三个月后,俄罗斯在叙利亚部署了地面部队,为叙利亚政权进行空中掩护,并加强了空袭行动。俄罗斯和伊朗的协调行动,再次拯救了阿萨德政权。

  但随着裹尸袋运回国和维持战争的成本增加,伊朗政权不得不想尽千方百计,向伊朗公众证明其在叙利亚军事行动的合理性。

  公开叙事,秘密葬礼

  尽管伊朗从一开始就参与了叙利亚冲突,但只有在ISIL的崛起之后,官方才开始对那些在战争中失去生命的伊朗人发布官方信息。2016年,伊朗正式承认的军事人员伤亡人数超过1000人,其中包括死亡更难隐藏的高级军官。如今该数字被认为增加了四倍。

  为了证明在叙利亚部署伊朗军队合理性,伊朗政府采用了通常的“反恐战争”叙事,尤其是ISIL在2014年和2015年迅速扩张之后。

  至关重要的是,伊朗的“反恐战争”与美国领导的“反恐战争”毫无关联(西方倾向于让阿萨德继续掌权打击ISIL )。双方故意掩盖了事实:阿萨德和ISIL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因为阿萨德的野蛮行径助长了ISIL的势力,这进一步使他的大屠杀合法化。

  有时,伊朗的军事精英也将军事介入叙利亚,视为其“伊斯兰革命输出”的一部分。例如,2015年2月,伊斯兰革命卫队的索莱马尼宣布:“今天,我们看到伊斯兰革命在整个地区输出的迹象,从巴林到伊拉克,从叙利亚到也门和北非。”

  德黑兰曾试图避免谈论保卫阿萨德政权的目标,尽管官员们有时也谈论“回报”大马士革在两伊战争时(1980 - 1988)对伊朗的忠诚。

  与两伊战争时对死者举行公开葬礼不同,德黑兰对在叙利亚死亡军人的情况严格保密。

  这种保守秘密,是对霍梅尼的名言——“我们在悲痛中活着”的一次前所未有的逆转。这是他在两伊战争开始的一个月后说的。几十年来,这些丧葬仪式反映了伊斯兰共和国的什叶派哀悼文化,公开展示了其顽强和抵抗。

  但对叙利亚的干预让伊朗当局担心,任何公众对伊朗伤亡的哀悼,都可能会适得其反。

  未披露的费用

  在后isil时代,特别是在目前所谓的叙利亚“重建进程”中,有很多人在谈论,德黑兰从多年来对阿萨德政权的军事支持中,是否获得了经济回报。

  乍看之下,军事行动似乎是有利可图的,但实际上远远不能实现。不仅叙利亚的经济陷入混乱,俄罗斯也在从干预中获利。

  然而,伊朗当局继续谈论叙利亚潜在的经济利益,这一事实很有象征意义。在伊朗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他们不得不为伊朗在叙利亚的开支辩护。

  自叙利亚战争开始以来,德黑兰向大马士革投入了数十亿美元,几乎没有偿还的机会。它还为在叙利亚部署的数千名真主党战士,以及它所支持的民兵组织支付费用。

  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开支被保密,以避免引起公众的愤怒,因此目前还不清楚伊朗在到底支出多少。各种各样的估计数字显示,这一数字在60亿美元至20亿美元之间——这并非微不足道,因为伊朗政府预算紧张,伊朗人的社会经济状况堪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