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特朗普带领美国“全球撤退”,对西方危害很大

  抛开个人道德品德不说,特朗普遭到美国大部分精英反对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他眼中只有狭隘的美国利益,甚至只有自己的利益,实行所谓的“美国优先”政策。

  在这些美国精英看来,特朗普这种从全球撤退的做法,对美国主导建立起来的世界秩序危害很大。

  在西方不少精英看来,特朗普眼里只有短期利益 (图片来源:nypost.com)

  从特朗普上台之日起,从这个角度批评特朗普的文章和电视访谈就一直没有停过。5月4日,《纽约时报》刊登一篇专栏文章,题为《特朗普危险的全球撤退》,再次就此批评特朗普。

  顺便提一下,这篇文章的作者是布雷特·斯蒂芬斯(Bret Stephens)。斯蒂芬斯曾是保守派媒体《华尔街日报》的专栏作者,代表美国比较传统的保守主义,和特朗普的民粹保守主义有差别。

  《纽约时报》是个自由派媒体的龙头老大,但它的专栏作者中颇有几个出色的保守主义者,斯蒂芬斯便是其中之一。

  在4日的这篇文章中,斯蒂芬斯称,目前世界秩序正在发生变化,一些国家正在咄咄逼人,而西方民主国家只是“向内部看”。

  斯蒂芬斯说,比如俄罗斯在乌克兰,土耳其和伊朗在中东都不断“前进”,而特朗普除了对叙利亚“毫无用处”地发射导弹外,更重要的是讹诈盟国,威胁从盟国撤军。

  斯蒂芬斯认为,特朗普的外交政策特点就是,凭本能,说大话,全球撤退。

  在他看来,过去无论是共和党籍总统还是民主党籍总统,都有个推进西方价值、保护西方利益、维护世界秩序的国际战略,但特朗普却没有。特朗普是个把什么都看成简单交易的民族主义者,最关心的是“我们可以从中得到什么”,特别是“我可以从中得到什么”。

  就是有关朝鲜半岛局势的最近变化,斯蒂芬斯也认为,这并非特朗普的什么功劳,相反,特朗普最关心的是,朝半岛问题的进展能给他带来什么荣耀。

  因此斯蒂芬斯认为,特朗普缺乏系统战略,只关心眼前利益的“全球撤退”的外交,非常危险。

  如上文所说,对于特朗普的这个批评,一直都有。

  彭博社在今年2月份还刊文指出,特朗普进行全球撤退,比如退出TPP,退出巴黎协定,威胁从盟国撤军等政策,让西方盟友很被动。法国、德国、日本和澳大利亚等国,不得不“紧急行动”进行弥补,比如日澳“抢救”TPP,法国积极介入更多国际事务,法德劝说美国留在伊核协议等。

  不过彭博社认为,就算西方盟友积极行动,也难以填补美国撤退留下的真空。

  这令美国和西方的精英非常着急,也是他们极其讨厌特朗普的深层次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