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和以色列无需入侵伊朗,他们已在叙利亚与德黑兰开战

  美国和以色列都想攻击伊朗,或者更确切地说,美国希望以色列入侵伊朗,而以色列则希望美国代表它再打一场战争。但考虑到伊朗是一个拥有强大军事力量的国家,华盛顿和特拉维夫都有一种明显的挫败感。

  正因如此,除非伊朗国内出现灾难性的不稳定浪潮,否则这两场战争都不会在不久的将来发生。此外,由于欧洲公司需要与伊朗做生意,那些有时仍然高呼“阿萨德必须下台”的欧洲人,现在也同样在高呼“伊核协议必须留下来”。反正,除了美国和以色列外,没有人期望战争,包括沙特阿拉伯。就沙特阿拉伯而言,如果要对伊朗发动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最终可能会在沙特部分领土上作战。

  正因为如此,入侵伊朗的想法至少暂时是虚张声势,而美国和以色列似乎在互相糊弄谁可能做出第一个愚蠢举动。但不幸的是,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美国和以色列不需要攻击伊朗的原因之一,是他们已经在叙利亚攻击伊朗。

  这不是秘密或者阴谋,美国和以色列已经承认了几十次。双方都意识到,只要俄罗斯是一个超级大国,阿萨德的阿拉伯复兴党就将继续执政。华盛顿和特拉维夫都表示,他们的新目标不是要使叙利亚摆脱阿萨德的统治,而是要在使叙利亚清除伊朗的军事顾问以及伊朗支持的武装组织。

  以色列和美国利用叙利亚作为打击伊朗的基地而不是打击阿萨德的现实,在以色列国防部长的言论中得到明确表达。极端鹰派利伯曼告诉一名俄罗斯记者,特拉维夫“不会干涉叙利亚内政”。这或许是以色列对其邻国所做过的最温和的声明之一。但这并不是说,以色列不希望伤害叙利亚,也不是说以色列会遵守联合国的规定,将占领的戈兰高地归还大马士革,而是意味着特拉维夫承认,阿萨德政权更迭已被搁置,伊朗是头号敌人。

  利伯曼还表示,他希望俄罗斯“也考虑与以色列安全有关的利益”。这一暗语显然意味着,特拉维夫希望俄罗斯继续说服伊朗放弃其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

  但事实是,无论俄罗斯的立场如何,伊朗一方和美国与以色列在阿拉伯世界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一方面,如果伊朗从叙利亚撤出其大部分军事顾问,美国可能会退出伊核协议。

  另一方面,由于伊朗正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打击美国和以色列支持的武装,有一个观点认为,如果伊朗撤出叙利亚,美国和以色列可能会找到另一个借口,在未来的几年内入侵伊朗。目前他们没有侵犯伊朗,因为他们已经“入侵”了伊朗在叙利亚的存在。

  因此,打叙利亚战争对伊朗、美国和以色列都是有利的。通过这种方式,在领土未受到入侵的情况下,伊朗正在与毫不掩饰地与敌人作战。与此同时,美国和以色列可以在与伊朗的区域霸权对抗的同时,也没有冒着引起全面战争的危险。

  这表面上看起来像是一种不利的情况实际上是互利的,因为这场在伊朗和以色列-美国之间的战争,已经被一场熟悉的战争所取代,这场战争已经在叙利亚打了多年,而且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

  这个问题,俄罗斯非常清楚:如果事态升级,以色列和美国可能会向伊朗发动战争,而伊朗的导弹也会飞向以色列。热衷于平衡中东现有权力结构的俄罗斯希望避免这种情况,这就是为什么莫斯科很乐意说服伊朗从叙利亚撤出,以换取特拉维夫缓和其反伊朗言论。

  总而言之,以色列和美国得到了他们声称他们想要的战争,而他们并没有承受进入伊朗领土可能遭受的重大损失。同时,伊朗可以反击,而不必冒着失去自己领土的风险。当然,只要地区形势发生微小变化,这一局势就会失去平衡。但就目前而言,每一方威胁的越多,双方似乎就越少改变其现有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