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画家让他最爱的人嫁给了自己的弟弟

  说到印象派,我们第一反应就是莫奈,殊不知印象派中除了莫奈,其他的几位画家也可堪称是大师级别的。其中马奈、莫里索、德嘉、塞尚和雷诺阿等都是当时印象派的中流砥柱。

  而我们今天要讲的是一个略带忧伤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便是其中的马奈和莫里索。

  ①

  · 印 象 派 女 神 —莫 里 索 ·

  莫里索的自画像

  1873年的巴黎艺术圈,发生了一件大事。莫奈、雷诺阿、毕沙罗、德加等凑在了一起,成立了艺术史上第一个独立艺术家协会:无名画家、雕塑家和版刻家協会。次年,“无名艺术家協会”在摄影师家纳达尔的工作室举行了第一届画展,而这次展览标志着“印象派”橫空出世!

  莫里索《摇篮》

  而在签署协会章程的会议上有一位女性画家赫然在列,那就是我们故事的主人公之一的贝尔特·莫里索。

  莫里索《阳台上的女人和小孩》,2017年伦敦拍卖会上以400多万英镑成交

  莫里索的世家显赫,父母亲都是当时巴黎的社会名流,她从小对绘画就十分热爱,家人也给予支持。

  莫里索在绘画中倾注了大量的热情和精力。她前期绘画主要受洛可可大师弗拉戈纳尔和柯罗的影响,并力图将这两位大师的特点结合起来。

  光影大师弗拉戈纳尔的《秋千》

  柯罗《莫特芳丹的回忆》,被拿破仑三世收藏

  这一切艺术上的探索和成长,尽管大胆,却依然禁锢在传统艺术的框架中。莫里索依旧在线条和空间角度的精心搭建中,小心翼翼地追求对光影的表现。直到爱德华·马奈(故事的另外一个主人公)的出现,才给莫里索的人生和艺术尝试打开了另一扇窗。

  莫里索《Reading with Green Umbrella》

  莫里索《丁香树下》

  莫里索本尊

  也就是说,莫里索在认识马奈之前还是个比较传统的画家,认识他之后才顺利“入坑”的。这个“坑”,就是上面提到的“无名画家协会”,而女性在艺术领域地位的确立正是从印象派绘画开始的,而第一个印象派女画家也正是莫里索。

  /

  ②

  · 正 派 的 富 家 公 子 哥 —马 奈 ·

  在讲述莫里索和马奈相识之前,我们先来了解一下马奈。

  一脸正经的马奈

  马奈全名叫爱德华·马奈,父亲是一位老法官,出身名门的他很晚才开始学画。马奈经常画巴黎的现代景象,比如火车、行人和侍女什么的。

  而马奈画的这些人物都不露喜色,且看不出人物有任何交流。这种揭示现代社会冷漠的主题风格在19世纪的巴黎沙龙里大受诟病,所以马奈年年投稿,次次落选。

  马奈《奥林匹亚》

  马奈《草地上的午餐》

  马奈虽然画技非凡,但他从不画传统的歌颂真善美的主题。看他的《草地上的午餐》,一个赤裸的妇女带着挑逗的眼神和两个男人坐在一起......他还拿这幅画参加巴黎的沙龙展会,结果可想而知。

  画风上“叛经离道”,马奈本人却是个很传统的巴黎人。马奈极其注意言行举止,也在乎自己的声誉。总的来说,马奈就是个正经又闷骚的富家公子哥。

  马奈《春》

  同样也不喜欢被巴黎官方沙龙把持的传统绘画,马奈自然就跟那帮非主流(印象派)哥们走到了一块。都说“有钱出钱,没钱出力”,对于马奈这种实力选手,简直就是要啥有啥,几乎整个印象派画家都是马奈的朋友。

  马奈《女神游乐场酒吧间》

  马奈《短笛手》

  马奈《在莫奈的花园里》

  马奈《威尼斯大运河》

  /

  ③

  · 相 爱 相 杀 的 一 对·

  莫里索和马奈是他们在卢浮宫临摹的时候相识。第一次见面莫里索就深深地被这样富有才情的公子哥吸引了,在1869年她在给姐姐爱德玛写信道:“我切切实实感到他(马奈)是个富有魅力的人,我对他的喜爱难以言表!”。

  莫里索《牡丹》

  马奈当然也被莫里索这个充满灵气的富家小姐所吸引,更何况在当时那种连女孩会写字都觉得稀奇的年代,而莫里索小姐姐居然会画画!

  他俩相识之后聊得“热火朝天”,随后的剧情不用动脑子也能想出来——马奈邀请莫里索做模特。马奈给她画的第一幅作品是《阳台》。↓

  虽说画中有三个人,其实马奈似乎只画了一个人—左边的莫里索。画中三个主人公互相毫无交流,整幅画的灵魂都被莫里索深邃的大眼睛牵向远方。 她的白裙层层叠叠,泛着涔涔蓝光,和她的黑发黑瞳形成鲜明的对比。和旁边的小提琴家相比,她明显更具女人味和神秘感。

  马奈《休息,莫里索肖像》

  莫里索当然也不仅仅给马奈当模特而已,他们会经常交流关于绘画的问题,他们相互学习,相互影响。马奈将自己的绘画技巧、艺术观潜移默化地传授给莫里索,莫里索的柔情和绘画上对光与色的研究也在影响着马奈。

  莫里索《阅读》

  马奈《在花园》

  一个是正派公子哥,一个是才女白富美;虽然马奈这样的钢铁直男没有直接表露过对莫里索的喜爱,可他为莫里索画了12幅肖像画,要是一个人短时间总是画你,这还说明不了问题吗?

  马奈《莫里索肖像》

  另一方面,莫里索在给姐姐的书信上毫不掩饰地说自己有多么喜欢马奈。按理来说,这简直就是门当户对,天造地设,他俩要是不在一起天理难容!

  马奈《手持紫罗兰的莫里索》

  然而,剧情就在此反转:那时的马奈已经是个有妇之夫了......本以为只是一阵无意的穿堂风,却引发了山洪。

  马奈《斜躺着的莫里索》

  注重名誉的正派马奈自然不能跃出那一步;明白事理的莫里索也压抑着心中的火花,他们之间的感情只能是无疾而终。

  莫里索变得忧郁又狂躁,她将这种爱而不得的情感转嫁到艺术上,她想在绘画上超越马奈,想摆脱马奈的影响;她开始疯狂作画,彻夜不眠,她想要马奈对自己刮目相看。

  莫里索《洛里昂的港湾》

  而此时的马奈也只能刻意回避莫里索,他也只能将悲痛转化为力量,废寝忘食地作画,似乎在和莫里索竞争着什么。这对相爱相杀的人都将自己的情感转移到他们都热爱的绘画上,他们不是在比作画,而是在比谁对谁的爱更多。

  马奈《手持扇子的莫里索》

  /

  4.

  ·以 另 一 种 方 式 守 护 你·

  其实正派的马奈也算是一个悲情人物。马奈的妻子是他父亲钦点来给马奈的弟弟教钢琴的老师,而马奈的父亲和钢琴老师发生关系并有了孩子......为了维护家族的声誉,身为长子的马奈就把这个锅背了下来:娶了这位钢琴老师。

  马奈画像

  马奈和妻子相处得也还算相敬如宾,但他们之间能有多少真情实意,大概可以从一幅画中看得出。↓你会像马奈这样听你女神弹琴吗?而且马奈还把妻子的半边身子划掉了。

  德加《马奈夫妇》

  马奈《弹钢琴的马奈夫人》

  不管怎么说,即使马奈夫妇之间没有太多感情,马奈也知道自己最爱的人是莫里索,但毕竟自己结婚了,离婚就等于背叛!对于马奈这种在乎名誉的人来说,背叛比死亡还可怕!

  马奈《白牡丹》

  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儿日渐消瘦,近乎风魔,马奈痛心疾首。最终,这个正直坚韧的男人还是想出了一个退而求次之的办法:我不能娶莫里索,那就让我弟弟娶吧。

  马奈默默地想道:“既然你我无法在一起,但我最熟悉最亲近的人——我的弟弟尤金·马奈是值得托付终身的人,这样一来我们还是一家人,我还可以以兄长的身份来守护你一辈子。”当然,这一切只能秘密进行。

  马奈《紫罗兰》,画中的紫罗兰和扇子是莫里索经常拿的东西

  后来,马奈以家庭聚会为幌子,经常邀请莫里索全家人来自己家做客。虽说是聚会,马奈通常只出现了一会便抽身离开。慢慢,马奈自己的两个弟弟和莫里索家里的三姐妹也玩得不错。不出所料,莫里索认识尤金后,也不知不觉中走出了阴霾。

  莫里索《姐姐》,莫里索的两位姐姐

  马奈安静地站在远处看着莫里索和尤金谈笑风生的一脸柔情,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最爱和自己的亲弟弟日渐交好,眼角泛起了泪花,嘴角也露出了微笑。

  马奈《戴无檐软帽的自画像》

  没过多久,莫里索的父亲去世,莫里索和尤金的婚礼终于将要提上日程。在葬礼上,马奈为莫里索画了最后一张肖像画,从此马奈再也不以莫里索为模特作画。

  马奈《戴丧帽的莫里索》

  婚后的莫里索和尤金相亲相爱;尤金也会画画,他性情温和,对莫里索百依百顺,对她的画技崇拜至极;他们还育有一女。马奈会隐隐约约地出现在莫里索的生活中,但一直都保持着恰当的距离。能够看到心爱的人幸福,何尝又不是一种幸福呢?

  莫里索《尤金·马奈与女儿》

  而这对幸福的人儿始终也想不到,这一切都是由默默背负了一切爱恨和不舍的男人来造就的。事与愿违的是,马奈守护莫里索一辈子的愿望没有达成。在他们婚后不到十年,马奈带着对莫里索最深沉的爱便早早离世了,享年51岁。

  以前看《泰坦尼克号》,对杰克为了爱放弃生命十分不解,觉得他们应该是为了爱一起赴死才是最完美的结局。但我现在似乎明白了,倘若你真正爱上一朵花,不是将其摘下,而是让她继续灿烂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