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妈妈”李利娟被刑拘当日 “爱心村”因三年未年检被撤销

  来源 | CCTV今日说法(微信号:cctvjrsf)

  “

  从事爱心慈善

  应该得到全社会的肯定

  但是所有的慈善活动

  必须在法律的框架内运行

  ”

  近日,媒体连篇累牍的报道,让李利娟再次成为焦点人物。但与以往不同,这次她被群众举报,因涉嫌敲诈勒索、扰乱社会秩序,被警方刑事拘留。

  在一篇题为《从冰山一角看“爱心妈妈”李利娟的两面人生》的文章中,提到了公安机关指控李利娟涉嫌犯罪的相关案例。其中一件是一家企业因架设光缆,需要搭一根光缆在已经架设的电线杆上,但这需通过李利娟的“爱心村”上空,李利娟就以光缆辐射儿童造成伤害为名,索取10万。

  该企业遂决定绕过“爱心村”专门架线,但李利娟又带人现场阻工。最后该企业不得不掏出7万元给李利娟。文中还提到,一些受害人受到讹诈后,认为钱多少也算捐给残疾儿童,所以没有举报。

  就在李利娟被拘当日,她创办起来的爱心村也在今年5月4日被取缔。原本在爱心村生活的74位孩子由当地民政部门接手,临时安置于武安市社会福利院。

  这让很多人一时难以适应,因为在大家的印象中,李利娟是个好人。从1996年起,李利娟就开始收养孤儿和弃婴,22年来,她共收养了118个孩子。

  来之不易的爱心村

  早年李利娟参与铁矿生意,赚了钱,在2006年就创办了这所“爱心村”。为此,她还被评为当年的“感动河北人物”。

  随着媒体的频繁报道,在“爱心村”生活的孩子们得到了更多爱心人士关注,前些年有一名香港的爱心人士,还捐建了一栋新的住宿楼 。

  同时也有更多的孤儿弃婴被送到“爱心村” 。但来的孩子几乎都身患重病。早些年武安市还没有专门的儿童福利机构。李利娟个人收养众多孤儿弃婴,当地民政部门最开始是认可的。

  一些孩子渐渐长大,上学户口首先成了一个难题。李利娟曾多次找相关部门予以解决。李利娟曾在市政府开会时,堵过市长。后来孩子们的户口办下来,都落在了李利娟名下。

  但关于李利娟和她的“爱心村”,当地人则看法不一,据说有的村民还与“爱心村”产生过不愉快。

  未年检的爱心村和违规的登记证

  早在2013年,河北省民政厅就下发文件,要求对不具备养育条件的个人和民办机构,将孤儿集中安置到公办儿童福利机构。

  而对已经具备养育条件,负责人又坚持养育孤儿的民办机构,要与民政部门签订合办协议。

  所以,在2013年民政局就要求,把李利娟“爱心村”的孤儿集中安置到公办儿童福利机构。但对于安置和合办,李利娟展现出了强硬的态度。

  尽管李利娟没有与民政部门签订合办协议,2014年李利娟还是从民政局,换发了“爱心村”的登记证,这表明李利娟获得了爱心村的运营资格。

  但自2013年后,“爱心村”就没有参加过年检。所以,这几年来,李利娟的“爱心村”其实处于一个无监管的独立运营状态。在2018年3月,李利娟还到武安市行政审批局,换发过一次新证。

  这次做出对“爱心村”撤销决定的,是河北省武安市行政审批局。据其政策法规科苗蓬勃科长解释说,年检就是根据非营利机构提交的财务报告,对它的日常开支收入或支出,做出综合评定,以防有人利用这些非营利机构进行营利工作。

  所以,在李利娟被拘当日,他们也注意到爱心村三年没有年检,2018年5月4日就撤销了“爱心村”登记证,并举行了听证会,听证会结束后正式下达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

  但按照李利娟之前接受采访时的说法,2014年换证后她向民政部门提出过年检,但对方答复是由于手续简化不需要年检。

  针对此说法,武安市民政局的王泽勇副局长答复说,在李利娟“爱心村”的问题上,首先当年民政部门的相关人员就存在违规换证的情况,为此民政部门的相关领导和工作人员还受到了处分。

  而对于行政审批局今年3月给“爱心村”换发新证的问题,苗科长解释说,在2017年底民办非企业的审批权,由民政局划转到行政审批局。

  因为新部门成立时间不长,工作人员没有注意到“爱心村”三年没有年检就换发了新证,因为此次换证,行政审批局同样有领导和工作人员受到处分。

  资金状况不明的爱心村

  爱心村是因为三年没有年检,而被撤销了登记证,取消了营运资格。但对于李利娟是否借“爱心村”牟利这个问题。苗科长答复,因行政审批局是2017年底新组建的,之前民办非企业的审批年检职能归民政局,所以他们也不清楚。

  而民政局的王泽勇副局长说,由于“爱心村”三年没有年检,他们也不掌握“爱心村”的资金运营情况。

  同时,据李利娟唯一的亲生儿子韩文说,“爱心村”的财务由母亲一个人管理,现在母亲被刑拘了,具体资金状况他也并不清楚。

  在李利娟被刑拘5天后,中共武安市宣传部官方微信公众号“新武安”再次刊文通报公安机关对李利娟的调查结果。文中说现已查明,李利娟名下有各类银行账户45个,存有人民币2000多万元。另外查获现金人民币113万元和美元3.4万元。

  此外,还在李利娟住处查获医院诊断证明专用章和其它单位公章8枚,其中3枚已经认定系伪造的印章,其余5枚有待进一步鉴定。

  李利娟涉嫌的罪名也由最初的两项增加到四项,分别是敲诈勒索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伪造印章罪和诈骗罪。

  普法时间

  pufashijian

  Q1:今天我们节目请到的嘉宾是北京大学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金锦萍。金主任,好像这样的“爱心村”不止这一家,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一种现象?我国对于这些民间机构,收养孤儿、弃儿有什么样的规定?

  A1:本来救助孤儿是政府的责任,但政府公共服务不能够覆盖到的地方,其实需要社会组织来补台和弥补的。在1998年,我们就通过了《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这个条例里面,就是允许我们社会力量来举办提供各类社会公共服务。这些机构,只要你确保非营利性就可以。那么在这个条例之下,依据这个条例登记成立的什么“爱心村”等等这种儿童福利院,可能都是属于民办非企业单位性质的。那么李利娟的“爱心村”应当也是属于民非民办非企业单位,法律既允许它成立,同时法律也会有一定的规范。

  Q1:那对于这种民办非企业单位,如何规范他们的运营呢?比如在善款的使用方面。

  A2:我们会发现就是从制度到落实,带有草莽性质的这些民办非企业单位它能够真正走入规范化的这个路径,还是有段距离的。那么在这个过程中,的确会出现很大的法律风险,比如有可能会有公众或者政府担心,你是不是把这个善款挪作它用了。既然是个非营利组织,就不是你举办人自己的事业,它是属于社会的事业,不是仅仅是举办人的事业。因此我们会考虑你的治理结构,你是不是章程之下的理事会负责制。然后会考虑你的财产关系,你的财产制度安排是不是能确保资金不会被挪作它用等等。

  就算饱经风霜,

  善良,也会在时光冉冉里熠熠生辉。

  案件来源 |《今日说法》节目《被撤销的“爱心村”》

  实习小编 | 罗健溢

  维护 | 宋小军

  主编 | 王秀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