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市场遭遇严重资本外流,而危机还未结束

  随着贸易战风险不断加大,美欧货币政策的逐步收紧,新兴市场正经历前所未有的风浪。

  除了此前土耳其、印度、阿根廷、巴西等国货币大幅贬值,各国央行不得不出手救市,据彭博统计的数据,今年目前为止,投资者从印度、印尼、菲律宾、韩国、泰国、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股票市场撤出资金已经达到190亿美元,创下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快资金流出速度。

  新兴市场资金外流加剧

  国际金融协会(IIF)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外国投资者总计抛出123亿美元新兴市场债券和股票资产,是2016年11月以来最大的单月资金外流。其中,新兴债券和股票市场流出的资金规模旗鼓相当。以地区来划分,资金流出规模最大的是亚洲,流出80亿美元,非洲和中东总计流出47亿美元。

  根据资金流向监测机构EPFR Global数据,6月13日当周,全球新兴市场基金资金流出达22亿美元,创下2016年美国大选以来最大单周流出量。EPFR Global表示,新兴市场股票型和债券型基金均延续2016年第四季以来最长时间的资金持续外流。

  印度国家证券存管公司(National Securities Depository Limited)的数据显示,虽然印度政府已经放宽了外资进入印度资本市场的要求,但仍难阻挡资本流出。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底,印度净流出2.44亿美元,改变了2017年净流入307.8亿美元的局面。

  印度央行行长Urjit Patel在英国《金融时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表示,由于美元融资形势收紧,导致过去六周出现了外资流动的急剧逆转,他敦促美联储放慢收缩资产负债表的步伐以克服市场动荡。

  IIF报告表示,新兴市场资金外流没有特别突出的单一驱动因素。一系列因素似乎在共同发挥作用,包括国家自身因素,如阿根廷和土耳其的资金压力以及巴西的卡车司机罢工,还有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政治不确定性,以及美国的关税威胁和报复行动等。

  FXTM富拓研究分析师Lukman Otunuga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新兴市场资金外流加速的背后可能受到围绕美联储加息而产生越来越多的猜测的影响。市场对于美联储今年将至少再加息两次的预期增强。不断扩大的利差可能继续有利于资金流向美元资产,新兴市场面临更多挑战。此外,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升级也加剧了投资者的风险厌恶情绪,这将削弱投资者对新兴市场资产的兴趣。贸易紧张局势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忧虑已反映在新兴市场股票上,新兴市场股票已跌至2017年9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美国市场更具吸引力

  与新兴市场糟糕的市场情况相对应的是美元走强和美元资产受青睐。

  《华尔街日报》表示,美元不断走强、美国国内企业利润表现强劲、国内外经济状况的对比,让那些押注欧洲和亚洲经济增速将跑赢美国的投资者措手不及。

  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 AG)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Jonathan Golub说,欧洲经济的复苏开始减弱甚至停滞,而美国看起来更具吸引力,投资者将重新比较美国与全球其他市场。

  根据资金流向监测机构EPFR的数据,6月13日当周,美国股票基金净流入102.37亿美元,欧洲、日本、新兴市场和印度分别净流出22.78亿、3.59亿、11.32亿和4.59亿美元。美国债券基金净流入48.52亿美元,欧洲、日本、新兴市场和印度分别净流出24.21亿、1.25亿、14.54亿和0.43亿美元。

  除此之外,欧元区以及新兴市场风险的加大也促使投资者转向投资低风险的美国货币基金。基金研究公司理柏数据显示,从5月31日到6月6日,美国市场上共计有349亿美元的资金流入了货币基金,这一巨量资金的流入为五年新高。截至今年5月底,美国货币基金的平均收益率为1.41%,较去年同期高出0.49个百分点。

  此外,配置美国通胀保值型债券产品的规模也创下2016年四季度以来的新高。

  新兴市场将持续承压

  上周美联储宣布加息25个基点,并暗示下半年还有两次,同时欧洲央行宣布在年底停止QE。两大央行的举动加剧了资金从新兴市场的撤离。

  美联储经济学家近日在美联储网站上发表的一篇报告指出,美国升息的“外溢效应很大”。报告称,货币政策引导美国利率上升100个基点,新兴经济体的GDP三年后将被拉低0.8个百分点,美国利率上升主要是通过对汇率和贸易的影响而减缓其他经济体的发展。值得注意的是,新兴经济体在金融脆弱性方面受到的影响更多,包括经常账户余额、外汇储备、通货膨胀和外债等。

  也有分析指出,对新兴市场国家来说,欧央行开始缩减债券购买计划比美联储加息危险更大。因为货币宽松政策曾在金融危机后推动资金流入新兴市场,填补了新兴市场的账户赤字,而欧央行此次声明预示着货币宽松政策时代的终结,而且欧央行的这一政策来得比预期要早。

  近期,阿根廷、土耳其、南非等新兴市场已经掀起“血雨腥风”,6月19日,因新兴市场抛售加剧,南非兰特对美元跌幅扩大至2%,报13.7050兰特。阿根廷央行6月18日表示,计划在两天内卖出4亿美元以推动比索反弹。

  Lukman Otunuga认为,随着市场对美国今年进一步加息的预期升温,新兴市场可能仍将承压。日益加剧的贸易紧张局势可能引发对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担忧,这将对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产生负面影响。

  “随着加息前景刺激新兴市场资本外流,贸易环境恶化担忧加剧避险情绪,新兴市场货币和股票可能在中短期内进一步下跌。”Lukman Otunuga说。

  记者 李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