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推迟CDR是对市场和投资者的尊重

  小米集团的上市计划突遇变数。6月19日早间,小米在官方微博宣布推迟CDR发行申请,随后证监会也火速予以回应,表示将取消本应在6月19日召开的对小米CDR发行申请的发审会。

  未能打破闪电过会记录

  众所周知,小米是今年6月7日首次递交了CDR发行申请的。6月11日,证监会官网就披露了小米于6月7日报送的小米集团公开发行存托凭证招股说明书。同日,证监会还披露了对小米集团CDR申请的反馈意见,在长达30页共计2.4万字的反馈意见当中,共设有84个大问,从各个环节对小米此次发行CDR进行了严格问询。

  向小米提出这么多问题,也足以说明证监会对小米CDR的重视,说明证监会确实想把小米做成一个可供其他企业参考和学习的范本。毕竟,无论从企业规模还是以及代表的方向来看,都可以将小米作为一次示范去推进,从而让社会各方面、尤其是投资者对独角兽回归、对CDR有更加深刻的认识,能够更好地处理好独角兽、CDR与投资等方面的关系,既不要过于炒作,也不要过分看空,从而给独角兽回归、CDR等有一个比较宽松的环境。

  事实也是,在经过向小米公司发问,并得到小米公司的回应以后,6月15日晚间,证监会发布消息称,小米发行中国存托凭证(CDR)将于6月19日召开的2018年第88次发行审核委员会工作会议中审核。

  这也意味着,如果小米能够在这一次的发审会上通过,那么,将打破工业富联创造的36天“闪电”过会纪录。遗憾的是,小米官方微博的这则公告,也直接宣布小米已不可能再打破工业富联创造的闪电过会记录了。

  推迟CDR是对市场和投资者的尊重

  对小米决定推迟CDR的做法,有媒体将其称作为出现变数。突然宣布推迟CDR发行申请,或许也能与出现变数挂上点钩。但是,从此次小米推迟CDR的实际情况来看,并非因为突发原因等导致企业无法按照原定的目标实施,更多情况下,是管理层和企业经过协商,共同做出的理性决定。

  一方面,是企业的理性。按照媒体披露的消息,小米决定推迟CDR,是充分考虑到了香港市场的估值跟企业的情况更接近,与其到A股出现比较大的反差,不如先进入港股市场,使其估值得到进一步确认和磨砺以后,让估值更合理,再到A股CDR,对企业发展可能更好,对投资者与企业的良性互动也会更好。因为,上市公司靠的是与投资者的互动,没有投资者关注,企业上市后就死路一条。

  另一个方面,则是管理层的理性。近一段时间以来,市场出现了一定幅度的波动,尤其是6月19日的股市下跌幅度达到了4%。如果此时再推出小米CDR,估计市场会更加波动。想想看,一家工业富联,已经让投资者泪奔了,如果再加上小米这个威力更大的独角兽,市场会承受不了。因此,不如等到市场稳定了,再来考虑独角兽回归和上市的事。因为,独角兽回归或上市,是为了让企业更好地发展,让投资者有更好的投资产品。

  事实也是,CDR需要的是理性,而非冲动,更不是盲目,尤其不能被政绩所绑架。对独角兽企业回归或上市的重视,是必须做出的一项行动,但决不能为了回归而回归,为了上市而上市,而一定要兼顾市场的承受能力以及投资者的心理接受能力。对工业富联,投资者就出现了认识分化现象,如果小米此时上市,也难免认识分化,继而影响到小米的市场估值和投资价值。这一点,是不应当出现的现象。

  不会改变独角兽回归的基本趋势

  尽管出现了小米推迟CDR的问题,但是,由于推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因此,对独角兽回归或上市,并没有产生不利影响。相反,理性处理好小米的CDR,反而会让投资者在心理上出现一些放松,能够可以不担心独角兽回归会对市场产生大的肉中刺影响。

  事实也是,随着中国证券市场的不断发展与进步,特别是各项制度的不断完善与健全,包括独角兽企业在内的各种原有法规不能接受的东西,都在通过改革、创新得到完善与提高,都在与国际市场接轨,也在进一步靠近市场、适应市场。所以,独角兽回归的趋势不会改变,不会因为小米CDR的推迟就影响独角兽企业的回归,影响市场对独角兽CDR或上市的认可和接受,甚至反对。独角兽企业回归或上市,是必然的趋势。所以推迟,既是企业估值维护的需要,也是管理层更好地维护市场和投资者利益的需要,是企业和管理层的共同想法,也是市场和投资者的共同希望。所以,对小米推迟CDR,切不可过分解读,也不要过分理解。这只是一种技术调整,而非战略变化。

  真正需要解决的,还是股市的生态建设和环境改善,是市场行为的规范和企业业绩的提升,是投资者思维的转变和市场投资结构的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