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十大弟子中智慧第一,舍利弗深受佛恩行教化

  外离相即禅 · 内不乱即定

  欢迎关注江西黄龙禅寺

  在佛陀的十大比丘弟子中,像舍利弗、目犍连,本是外道的学者或领袖;迦旃延、大迦叶,也是婆罗门的权威和长老,但他们一皈依佛陀,就唯有信仰、尊敬,从没有对佛陀有过批评。对佛陀没有建立信心的人,可以心平气和地踏着这些先贤的足迹,在佛陀的法海中来完成自己的修学。在佛陀的十大比丘弟子中,像阿那律、阿难陀,本是王子的出身;富楼那、须菩提,也是大富之家的种姓,但他们一皈依佛陀,就唯有侍奉、服从,从没有对佛陀表示过不满。末法时代我们慧根浅薄的众生,可以从他们的事迹中,来长养我们的信心。在佛陀的十大比丘弟子中,尊为佛子的罗喉罗,固然能完成他的密行;就是贱如首陀罗族的剃头匠优波离,在僧团中也有崇高的地位。欢迎大家一起学习,共沾法喜。

  佛陀十大弟子传 - 智慧第一舍利弗

  诞生的前后真正的老师监督祇园的工程不退大乘心受了不净食叛徒畏惧者接受得救之道忍让的美德

  诞生的前后

  在南印度的摩揭陀国,离首都王舍城大约有二三里的路程,有一个迦罗臂拿迦的村庄,茂林修竹,山明水秀,是个很幽静的地方,这是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的故乡。

  舍利弗诞生在婆罗门种姓的家庭,父亲提舍是婆罗门教中负有盛名的论师,当母亲怀他的时候,他母亲的智慧,就异于寻常的妇女,据说这是受胎儿的影响。

  母亲的弟弟拘稀罗,也很善于议论,但每当他和怀孕的姊姊议论时,总是辞穷力拙,不支而退。拘稀罗因此惭愧得离家出走,他知道姊姊所怀的胎儿,一定是一位大智慧的人,自己若再不求进步,将来不如外甥,岂不给人笑话!因此他就到处参访明师,研究学问,连指甲都没有时间剪,当时 的人都叫他长爪梵志(后来因舍利弗的皈依佛陀,他也皈依做了比丘。)

  舍利弗八岁的时候,就能通解一切书籍,当时 的摩揭陀国,有长者兄弟二人,兄名吉利,弟名阿伽罗,设宴招待国王太子,大臣论师,作乐歌舞,谈古论今。宴会中规定什么身分的人坐什么位置,但八岁的舍利弗,却坐上论师的宝座,旁若无人,一点都不畏惧。很多的大臣论师起初都觉得他年少无知,不屑与语。他们都派年少的弟子和他酬答,但舍利弗言词清晰,义理周详,语惊四座,诸大论师此时才都佩服赞叹,国王也很欢喜,当即将一个村庄赏赐给舍利弗。

  八岁的幼童,在这样的场合里出风头,名学者的父亲,也常常感叹自己的聪明才智不及他的爱子。

  真正的老师

  年轻的舍利弗,全国人民都知道他的大名,他有颀长的身材,清秀的面容,双目有神,双手过膝,受著名学者的父亲遗传,很有学者的风度。当时的学术界,没有一人不知道这么一位后生可畏的青年。

  舍利弗二十岁的时候,就告别故乡和父母,出外访师问道,追求真理,他起初礼拜有名的婆罗门删闍耶为师,但在删闍耶那里学习不久,就感到删闍耶的学问不能满足自己的求知欲,他打算要离删闍耶而去。这时候,同学中的目犍连,是舍利弗唯一的知友,舍利弗把自己的意思告诉目犍连,目犍连也有同样的感觉,他们两人就决定离开删闍耶,另外创立一个学团,招收弟子。他们傲然的以为世界上再也没有比他俩更有智慧的人,再也没有人够资格做他俩的老师。

  舍利弗和目犍连不但年龄相仿,学问、思想也都差不多。他们有共同追求真理的志愿,两个人也相处得非常融洽,除了自修和教学之外,全印没有一个学者让他们看在眼里。

  有一天,舍利弗在王舍城的街上巧遇佛陀的弟子阿说示比丘,阿说示是最初皈依佛陀的五比丘之一,他经过多年的苦行,直到听闻佛陀四圣谛法,才证得圣果。他有庄严的态度,威仪的行止,舍利弗一见,心中非常惊奇,他禁不住上前问道:「对不起,请问这位修道者,你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

  「我的名字叫阿说示,我住在城外不远的竹林精舍!」阿说示比丘点头后回答。

  「你的老师是什么人?他平时教你们什么道理?」舍利弗说话时,像是一位长者的口气。 「我的老师是释迦族出生的大圣释迦牟尼佛。」阿说示慢慢的回答:「老师所讲的宇宙人生真理,浅学的我还不能完全领会,不过,就我记忆所及,老师常讲的道理是『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又说:『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我们对于老师所说的言教,实在有说不出的感激。」

  舍利弗从阿说示的口中,听到佛陀及其教法,像天崩地裂一般,像朗朗日光的照耀,眼前顿时光明起来,心中对宇宙人生积聚的疑云,也一扫而空,他和阿说示边走边谈,像百年的知交,最后约定,一定要去拜访佛陀。

  舍利弗回到自己的住处,目犍连见他欢喜得忘形的样子,就探问道:「舍利弗!什么事情使你如此高兴?看你这么欢喜!」

  「目犍连!我真欢喜,这是我今生最高兴的事了,我告诉你,我找到了我们的老师。」

  「不要这么说,谁做得起我们的老师呢?」目犍连很不以为然。

  「佛陀!是的的确确的佛陀!」舍利弗回答。

  舍利弗又把阿说示口中的佛陀和教法转述给目犍连,讲话的舍利弗,听话的目犍连,都不禁感动得涔然泪下!

  因缘法,普通的人听了或许不会有什么反应,可是听在追求、探讨真理的舍利弗耳中,好像自己多年修行的功夫都是白费。这是因为,认识因缘的人,才能认识佛法。

  第二天,舍利弗和目犍连带领二百弟子,一同到竹林精舍皈投在佛陀座下,佛陀也很欢喜,觉得自己所证悟的真理,到今天才真正有能接受的人,舍利弗和目犍连也觉得他们遇到了真正的老师。

  监督祇园的工程

  舍利弗皈依佛陀以后,僧团的力量渐渐强大起来。佛陀很信任舍利弗,第一次奉佛陀的慈命到北方弘法,并监督祇园精舍的工程的,就是舍利弗。

  原来,竹林精舍是在南印度的摩揭陀国,佛陀成道的最初二年中,在印度的北方,还没有一个说法的根据地,因缘机遇,北方憍萨弥罗国舍卫城中的须达长者,因到南方访亲,得见佛陀的圣颜,自愿皈依,并发心要在北方建立精舍,供养给佛陀,普洒甘露法水。

  须达长者在舍卫城中用黄金铺地买下只陀太子的花园,作为精舍建筑用地,并要求佛陀派一个设计和督导工程的人。佛陀知道北方因为自己还没有去过,不用说,那全是外道的天下,到北方去,不但要督导精舍的工程,更要能降伏外道的徒众。就这样,舍利弗跟须达长者到了北方的舍卫城。

  精舍才动工不久,果真不错,魔难来了,很多外道嫉妒佛教的开展,他们一致要求须达长者打消建立精舍供养佛陀的本意,甚至要他不要信仰佛陀。

  须达长者是已接受佛陀法恩的人,无论如何,他是不会听信外道的话,因此外道就想和佛陀的弟子舍利弗辩论,他们想辩倒佛教。以便让须达长者醒悟过来,须达长者听到这个消息大惊,他心想,一个舍利弗怎么能辩得过那么多的外道?

  须达长者很忧愁的把外道的意思告诉舍利弗,舍利弗反而大喜,他觉得这正是一个给他代佛陀宣扬教法的最好的机会。

  约定了开辩论大会的时间、地点,外道推举出数十名主辩的论师,佛教只有舍利弗一人。

  虽然佛教教团只有舍利弗一人,但在力量上,一个舍利弗也许抵上千万个外道。舍利弗是佛陀弟子中非常优秀的一位,他本来就出身在婆罗门教的家庭,祖父、父亲都是婆罗门中有名的论师,都是全印一流的学者,舍利弗受这样良好的血统遗传和家庭背景,除精通外道一切典籍,现在又是皈依佛陀证得圣果的人。

  由舍利弗来和外道辩论,那是再恰当不过的人选。

  这一场辩论,不用说,舍利弗是胜利了,有些外道也是能接受真理的人,他 们都愿由舍利弗介绍,皈依大圣佛陀。佛陀还在南方,德光就先庇照到北方,这一次由舍利弗介绍皈依佛陀的人,不下上千万的数目,须达长者这时才感受到佛教的伟大,他佩服舍利弗,更感激佛陀的威德。 祇园精舍的工程进行得很快,在舍利弗的设计之下,计有十六个殿堂专供集会之用,又有六十小堂,分寝室、休养室、盥洗室、储藏室,此外还有运动场、浴场、池泉等等。当精舍将要完工的时候,舍利弗对须达长者说道:“须达长者!请你看,天空中出现了什么?”

  “尊者!我看不到有什么东西。”须达长者失望的回答。

  “这也难怪,肉眼是无法看见这样的变现,现在你仗我的天眼通,再看一遍吧!”

  “啊!尊者!很多庄严堂皇的宫殿!”须达长者欢喜若狂的告诉舍利弗。

  “这都是六欲天中的宫殿,因为你布施精舍给佛陀说法,精舍虽未完成,但在六欲天中,你的宫殿早就为你完成了。”

  “那么,尊者!请问您,六欲天中这么多宫殿,我将来究竟住在哪一天才好呢?”

  “忉利天寿命很长,知道修行,勤于佛道,不易堕落。”舍利弗解释给须达长者听。

  “那我将来一定要发愿生在忉利天宫。”须达长者说时,其余的宫殿就渐渐的隐没,唯有忉利天的宫殿更金碧辉煌的现在空中给须达长者看,此时,须达长者的欢喜,是他生平从来没有过的。

  不退大乘心

  说起须达长者因布施精舍给佛陀,而能借舍利弗的天眼通看到天上的宫殿,关于舍利弗的眼睛,在他往昔因地中大概是六十小劫以前,行菩萨道时,有这么一段故事。

  舍利弗发心修菩萨道,行大乘布施,他不但愿意把自己所有的房屋、田园、财产等所有资身物件很欢喜的布施给人,最后甚至身体、性命,也毫不吝惜的布施出来。

  发这样真切的愿心,可以惊动天地,所以就有一个天人想来试试他的道心。

  天人化现为二十余岁的青年,在舍利弗必经的路上等候。见到他来的时候,就嚎啕大哭,舍利弗见了不忍心,上前慰问道:“年轻人,为什么在这里哭得这么伤心?”

  “啊!告诉你也没有用!”

  “我是学道的沙门,发愿救度众生的苦难,只要你有所求,凡是我有的,都可以满足你的心愿。”

  “你帮不了我的,我在这里哭,并不是缺少世间上的财物,而是我的母亲得了不治之病,医生说一定要用修道者的眼珠煎药,母亲的病才会好。活人的眼珠已经不易找,修道人的眼珠又怎么肯给我呢?想到病床上呻吟待救的母亲,我难过地在这里伤心的痛哭!”

  “这不成问题,我刚才告诉你,我就是修道的沙门,我愿意布施一只眼珠给你,救你母亲的病难。 ”

  “你愿意布施一只眼珠给我?”青年欢喜得跳起来。

  “我的一切财产都布施给人,现正想进一步行大乘菩萨道,将身体布施出去,但苦无受施的人,今天遇到你,满足我学道的愿心,我真欢喜高兴的感激你,你就设法来取去我一只眼珠吧!” 六十小劫前修道的舍利弗心中想,我有两个眼珠,布施一个给人,还有一个仍然可以看到东西,这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妨碍。

  他叫青年人设法取他的眼珠,青年人不肯,他说道:“这不行,我怎么可以强夺你的眼珠呢?你愿意的话,可以自己挖下来给我。”

  舍利弗一听,觉得他说得有理,当即下大决心,勇猛忍苦的把左边一个眼珠挖出,交到青年的手中,并说道:“谢谢你成就我的愿心,请你拿去吧!”

  “糟啦!”青年人接了眼珠,大叫道:“谁叫你把左边的眼珠挖下来呢?医生说我母亲的病要吃右边的眼珠才会好。”

  舍利弗一听,真是糟啦!他怪自己怎么没有问他一声再挖眼珠,现在怎么办呢?把左边的给他,还有右边的可以看东西,若再把右边的眼珠挖下来给他,那连走路都看不见了。可敬可佩的舍利弗,他不怨怪别人,他 想,发心发到底,救人也要救到底,难得遇到一个肯接受布施成就自己道行的人,就再把右边的眼珠挖下来给他好了。舍利弗这么想后,就安慰青年说道:“你不要急,刚才怪我粗心,没有问清楚就挖眼珠,现在我知道了,反正人的身体是虚幻无常的,我还有右边的眼珠,我愿意挖下来给你做药,医治你母亲的病。”

  舍利弗说后,又再下大决心,勇猛忍苦的把右边的眼珠挖下来交给青年。

  青年接过舍利弗的眼珠,一句感谢的话也没有说,把舍利弗的眼珠放在鼻子上嗅了一嗅,当即往地上一摔,并骂道:“你是什么修道的沙门?你的眼珠这么臭气难闻,怎么好煎药给我母亲食用!” 青年人骂后,并用脚踩着舍利弗的眼珠。

  舍利弗眼睛虽然看不到,但他的耳朵没有聋,他听到青年人骂他的话,用脚在地上踩踏他眼珠的声音,他终于叹口气,心中想:众生难度,菩萨心难发,我不要妄想进修大乘,还是先重在自利的修行吧!

  舍利弗这样的心一生起,天空出现很多天人,对舍利弗说道:“修道者!你不要灰心,刚才的青年是我们天人来试探你的菩萨道心的,你更应该要勇猛精进,照你的愿心去修学。”

  舍利弗一听,很惭愧,利他的菩萨心又再生起,当即成就了不退的道心。

  六十小劫以来,舍利弗不休息的学道,这一生遇到佛陀,证得圣果,所以能有天眼通。

  受了不净食

  舍利弗在佛陀的弟子中是首座的弟子,大智大慧,神力超群,但他对于佛陀,却是信受奉行,对佛陀的教示,从来没有违抗过。

  佛陀在弟子中最信任的就是舍利弗,佛陀成道后第一次回祖国迦毗罗卫城的时候,罗侯罗要求出家,佛陀就叫他拜舍利弗为亲教师,跟舍利弗受沙弥戒。

  有一次,舍利弗领沙弥罗侯罗托钵乞食回来,佛陀见到罗侯罗的面色不好看,知道他心中一定有不平之气,佛陀就把他叫到身旁,问他心中有什么不满的事。

  少年的罗侯罗,低着头像不好意思,但又像不平的说道:“佛陀!我是沙弥,不应该说长老的过失,但不说没有人知道我们沙弥的处境。”

  “是什么事?你快点讲!”

  “佛陀!上座和中座的比丘,带着我们到外面托钵乞食,信众给他们的供养,都是上等的美味,而对我们初学的沙弥,信众总渗合胡麻渣和野菜的米饭布施给我们。人的身体,对于饮食,是不分年龄和戒行都有同样的需要。长老们在他们受用之外,没有慈悲的顾到我们,让信众对于供养生起分别的心。”

  “这样的事情不要你说,你就是一点小事都不能忍。”

  “佛陀!请您慈悲,不要责怪我们,吃了胡麻油和酥酪,才能增长力气,身体健康,才能安心精进修行,但我们现在每日吃些胡麻渣和野菜,营养不足,老感到身体困倦,常常不能专心一意的修持!”

  佛陀听罗侯罗这么一说,知道这是事实,但佛陀仍教训道: “罗侯罗!你离开王宫,到我的僧团中来,是不是为了受好的供养呢?”

  “不是!佛陀!我们加入僧团是为了学道修行。”

  “那么,你还要说些什么吗?如果想到我们是在修行,能够受信施一麻一麦的供养,就应该要感到满足了。你去修行要紧,不要老是挂念吃的问题。”

  佛陀虽然是这么教训罗侯罗,但佛陀知道信众对沙门如此分别的供养,心中很不以为然。

  佛陀叫罗侯罗去后,又再把舍利弗叫来,佛陀慈祥的对舍利弗问道:“舍利弗!你今天受了不净食,你知道吗?”

  舍利弗一听大惊,赶快把当日所受的饮食从肚中吐出来,他对佛陀禀告道:“佛陀!自从我皈依您以来,我就依着佛陀的乞食法而行化,我不敢不依佛陀的乞食法,而行乞不净食。”

  佛陀明白舍利弗的心,解释道:“舍利弗!你个人的行乞,我知道完全是依照我的法制而行,但是六和敬的僧团,不是只顾自己。法制应该平等,利益也应均衡,尤其做长老的要爱护关怀年少的比丘和沙弥。乞食时要注意到他们。”

  佛陀这么说,舍利弗一点不平之气都没有,他对佛陀教法,都是感恩的接受。

  叛徒畏惧者

  佛陀的弟子中,有一位名叫提婆达多的比丘,他本是佛陀在做王子时的堂弟,跟随佛陀出家十几年后,魔鬼迷了他的心灵,竟背叛佛陀,脱离佛陀的僧团。

  有一次佛陀乞化后,和弟子们集合在讲堂休息,提婆达多公然的领着叛党来要求佛陀让给他僧团的领导权。

  佛陀没有答应,提婆达多就咆哮起来,佛陀就让开他,提婆达多要比丘们跟他去,他的胞弟阿难向前说道:“请你不要胡来,你是我的兄长,想到你造如此的重罪,我真为你将来的堕落感到寒心。佛陀是大慈悲的,你这样的为人,不值得他和你计较。如果是舍利弗和目犍连今天在座的话,一定不容许你放肆。”

  提婆达多后来用种种方法威胁利诱佛陀的弟子,有少数信仰不坚定的人,因贪图阿闍世王给提婆达多丰富的供养,变节跟随而去的也有。

  一天,当变节的人和提婆达多的弟子们聚会在一起的时候,舍利弗就庄严有力的走向前问道:“诸位,我想来请问你们,你们出家修道,是为了接受供养?还是为了修道?”

  “为了修道,为了脱离生死的苦海!”大家回答说。

  “既然如此,大圣佛陀的正道你们不修,使纯洁尊贵的信仰为区区的物质供养所动摇,你们赶快反省觉悟才好。”

  舍利弗说时,身上放射出万道金光,光中出现大圣佛陀的慈容,变节的人和提婆达多的弟子见了都跪下来忏悔,舍利弗又把他们带回到僧团!

  佛陀从此更嘉许舍利弗,他对僧团的和合,有很大的功劳。提婆达多不怕佛陀,最畏惧的就是舍利弗。

  提婆达多不久因罪业深重堕入地狱,阿闍世王也忏悔得救,而舍利弗在僧团中更受人的敬佩!

  接受得救之道

  佛陀在祇园精舍的时候,怜愍飘泊在生死苦海中无依的众生,想到大家轮回在六道中没有一个快乐幸福的归宿,佛陀想说出这个得救的法门来,又怕小根小机的人不能信受,最后决定以舍利弗为当机众,因为大智的舍利弗,一定知道极乐国土的庄严和清净,一定能接受阿弥陀佛的信仰。在座的当中虽然上中下三等根器的人都有,但佛陀就以舍利弗做当机众,而说出一条易行而光明的大道,佛陀说:“舍利弗!在我们这个世界很远的西方,有一个世界叫做极乐世界,那里的教主阿弥陀佛,现在正在说法。

  “舍利弗!那个世界为什么要叫做极乐世界呢?因为那里不像我们娑婆世界有太多的缺陷,太多的痛苦,生在那个国土里的众生,只有圆满,没有缺陷;只有快乐,没有痛苦;所以才叫做极乐世界。那里的自然界,平坦、整齐、洁净、富丽;那里的人群社会,一切衣食住行和娱乐等等的事,都是各取所需,各得所宜,他们都是诸上善人聚会一处。风景比花园还要美丽,建筑比都市还要堂皇。 “舍利弗!你只要一心称念阿弥陀佛的名号,培植福德因缘,修学三十七助道品,将来就可以蒙阿弥陀佛接引,往生彼国。

  “舍利弗!娑婆世界众生,假若要脱离六道轮回的苦恼,唯有发愿求生彼国。我曾叫阿难尊者礼拜阿弥陀佛,他就曾见过阿弥陀佛大放慈光,你们应当要深信我所说的难信之法,乃是确确实实可以得救的大道!”

  佛陀说后,大智舍利弗一点怀疑都没有,他和一切大众都深信这弥陀净土法门。

  忍让的美德

  舍利弗对于佛陀的教法尊敬信奉,对于布教从不后退,但对于自己个人的享受和荣辱毁誉,从不计较,总是让人。

  有一次佛陀带领弟子出外布教要回到舍卫城的时候,被大众讥为六群比丘的弟子,已先佛陀和大众到达祇园精舍,占着比较好的坐卧处,连舍利弗的寝室也被他们占用,并且还说:“这是我们师父佛陀的,这是我们应住的地方。”

  舍利弗在佛陀回来的那天,比较迟一些才回到祇园精舍,见他过去的坐卧处都给六群比丘占去了,舍利弗没有办法,就在树下静坐一夜,佛陀早晨起来,听到树下有咳嗽的声音,佛陀问道:“谁在那里?怎么不在室内静坐?”

  舍利弗回答道:“佛陀!我是舍利弗。因为昨天跟随佛陀回来的人很多,精舍都被住满了,我在树下住一宿没有关系。”

  佛陀听后,很赞美舍利弗的忍让,但又集合诸比丘说教道:“诸比丘!我问你们,在我的教团中,要什么人才可以受上等的床坐、上等的水、上等的饮食呢?”

  “由刹帝利出家的比丘!”

  “由娑罗门出家的比丘!”

  “应该由有修行的和布教的比丘才可以受上等的床坐、上等的水、上等的饮食!”

  诸比丘纷纷表示意见,回答佛陀。最后,佛陀庄严的对诸比丘说道:“诸比丘!往昔在雪山中同住着鹧鸪、猿猴、大象,它们虽是朋友,但因为身材、力量、智巧各有不同,所以都自高自大,互不尊敬。后来觉察这样不对,才对年龄最长的恭敬,并依他的教诫,这样,它们身坏命终时,都转生了善道。

  “诸比丘!你们要崇敬长老的比丘,在现世受人称赞,后世也才会生在善处。诸比丘!在我的教法中,没有阶级的高低,但我的教法中有法腊和戒腊的长老,你们要恭敬、奉事、供养、礼拜。长老们许受第一的床坐、第一等的水、第一等的饮食!”

  佛陀为什么这样说,大家都知道,舍利弗听了很感激,大家听了也很感激。

  待续

  助建寺庙 功德无量

  期待您的支持与参与

  三宝门中福好求,一文付出万文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