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小孩不一般!须菩提尊者的童年故事,你听过吗?

  奇特的婴儿

  说起须菩提,我们从他初生的吉兆来看,就知道他是一位不平凡又很奇特的人物。

  原来,尊者诞生的那一天,家中所有的财宝、用具都忽然不见了,全家人都非常地忧心,所以很快地请相师回来卜卦。相师卜卦后,说道:

  “这是一件可喜的事,你们家所生的是贵子,室中金银宝物在贵子初生时会一切皆空,这象征着他是解空第一人呢!就为他取名‘空生’吧!这是大吉大利的事,他将来不会为世间的名闻利养所束缚,就是为他取名‘善吉’也好。”

  相师的话,安定了全家人的心。从此,尊者的大名,有人称他“空生”,也有人称他“善吉”。直到三天以后,尊者家中的财宝和用具才又恢复原状。解空第一的尊者,初生的征兆真是稀奇万分,古今难得的事。

  布施的小慈善家

  须菩提幼年的时候,还没有皈依佛陀以前,对世间的看法以及待人处世就已与众不同。

  他生长在富有的家庭里,父母对他是万分爱护,但他从小就不愿做金银财宝的奴隶。父母给他的金钱,也是随时来随时去地拿了救济穷困的人。在路上若遇到衣不蔽体的乞丐,甚至会把身上穿的外衣脱下来布施给人,自己只穿着短衣短裤跑回家。

  他的父母不是吝惜金钱,但对爱子的作风却常常不能同意,有时就把他叫到身边,训诫道:“空生!你这样的行为真不好。自己的钱,也不问什么理由就拿了给人;衣服是自己穿的,你脱给人,光着身体多难看!”

  须菩提温和、恭敬地向父母回答道:“我不知道什么原因,在我心中,觉得世间上一切都与我息息相关,一切人好象和我同一个身体。人是赤裸裸地生下来,为什么赤裸裸的就不好呢?把自己的东西给人,人和我有什么不同呢?”

  他的父母听完须菩提的话后,不高兴地说道:“你这孩子真古怪,自己有钱不知道用,自己有衣不知道穿,反而说出那些莫名其妙的道理,也不怕人家笑。从今以后,你若再不改,索性把你关在家中,不让你出去!”

  但须菩提仍然不改他乐善好施的天性,父母就把他关在家中。而这正是须菩提的幸运,之后他每天待在家中阅读思维当时印度宗教和哲学的书籍,使他对人生的问题,有了更进一层的觉悟。

  他常常自豪地对父母说:“宇宙中一切森罗万象,好象都映现在我心中,可是,我的心中又像空无所有似的。假若世上没有大智大觉的圣人,谁也不够资格来和我讨论解脱者的心境,谁也不明白我心中的世界。”

  年轻的须菩提,父母听了他的豪语,再想到他初生时家中一切皆空的奇事,奇人奇话,父母心中也不禁对爱子暗暗称奇。

  大圣佛陀对宇宙人生所发表的言说,其数之多,真是浩如烟海无有边际。不容怀疑的,佛陀所有的教法中,皆是以大乘法为中心,在大乘法中又以般若为中心。什么是般若?最好的解释,就是觉知“空”的智能。

  空,太玄妙了,太难懂了,说“有”不是,说“无”也不是。空,不是用言说,也不是用心思可以懂的道理。在佛陀座下,一千二百五十个大阿罗汉的弟子中,真正能懂得空的道理,真正能体证到空的妙义的,就是解空第一的须菩提尊者。

  投皈佛陀座下

  有一次,佛陀在须菩提的故乡布教,乡人纷纷传说,说佛陀是一切智人,论到智能,世间上没有人能够和佛陀相比。

  这样的议论早就传到须菩提的耳中,而且他的父母跟随乡人,都皈依了佛陀。

  须菩提家中一向信仰传统的婆罗门教,现在父母为什么跟随乡人轻易地改宗呢?这时轮到须菩提觉得他的父母奇怪了。

  有一天,须菩提的父亲向他说道:“空生!你常常自以为很有智能,已经了解到人生的真理,但你和佛陀相比就差得太多。佛陀不但有大智能,而且有大慈悲和大神通。自从佛陀来到本地,全乡的人差不多都皈依佛陀,还想恭请佛陀到家中供养,希望你在佛陀面前,能息下狂妄的心。”

  须菩提心中很不服气,他回答道:“你们眼中的佛陀,自是一切智人,但在我眼中,也许就很平凡了。”

  须菩提虽然这么说,但佛陀究竟是怎么样的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感动力?在须菩提一向平静的心湖中,掀起了巨大的浪花。他等不及佛陀到他家中受供时再见佛陀,他想,万一佛陀很忙,不能来怎么办?所以在这一天的夜晚,须菩提便偷偷地先去看看佛陀的样子。

  夜晚凉风习习,一轮上弦的月亮弯弯地高挂在空中,星星在闪烁,好像窃笑着好奇的须菩提。

  须菩提独自走到佛陀说法的地方,佛陀正坐在高高的法座上说法,四周亮着火把,下面跪着的是千万听众。呀!佛陀的身后好像还放出光明!

  这不像是人间的人,这相貌太圆满了,太庄严了,佛陀应化的身相,实在超过须菩提的想象之外。

  大地是宁静的,千万的听众都屏气凝神,不敢有声,这时只有佛陀的法音在宣流着。

  佛陀说:“世间是不应该相争的,本来就没有人我的分别,大家合起来就是一体。”

  “一切法都是从因缘和合而生的,没有一项东西能独立存在。我和一切法即是互相依赖生存,施慈悲恩惠给众生,看起来像是为人,其实对自己有着莫大的利益!”

  佛陀的法音非常地慈和,佛陀说的道理令须菩提很感动。须菩提挤在大众中,偷偷地向佛陀合掌,表示敬意。

  佛陀说法以后,回到信众准备的静室中休息,须菩提徘徊在门口,他想会见佛陀,但又没有勇气。

  佛陀像是知道须菩提的心意,站在门口问道:“你是谁呀!到我房中来坐,我和你谈谈!”

  “我是须菩提,希望佛陀收我做出家的弟子!”

  “呵!须菩提就是你,我早就听说你是村中最聪明的青年。很好,真正聪明的人,对佛法也才能真正地信受奉行。你父母知道吗?”佛陀慈悲亲切地问。

  “我想我父母知道一定会很欢喜,我很荣幸得到佛陀做我的老师。”

  佛陀很喜欢须菩提,从此须菩提成为佛陀僧团中杰出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