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一样的俄罗斯外交:呈扇形向四周扩张的帝国路径

俄罗斯疆域的拓展,除了走向海洋,就是以扇形的形式向陆地四周进行。对于中欧,俄罗斯主要是利诱利用,既消除其威胁,又借助其力量为俄罗斯参与欧洲事务提供便利。对于西欧,多采取分化的策略,避免其联手对付俄罗斯。对于东欧,俄罗斯的策略则是努力夺取其领土、控制其政权,巩固其影响。

俄罗斯帝国的拓展与其他帝国主义国家有一个重要的不同之处,沙皇俄国的扩张更多的是通过地缘边界的不断延伸扩展实现的,很少像英国、法国、西班牙、德国那样,通过建立殖民地来实现。

俄罗斯疆域的拓展,除了走向海洋,就是以扇形的形式向陆地四周进行,陆上的拓展,只有在遇到强大的外来阻力或者碰上难以逾越的自然屏障时才会停止。俄罗斯疆域的拓展无论是从速度、规模还是持久性来看,都是世界上其他国家所没有的。从1547年,伊万雷帝加冕时280万平方公里国土面积,到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时的1914年,沙皇俄国将国土面积扩充到2280万平方公里,俄罗斯帝国疆域拓展持续了将近四百年,疆域面积增加了八倍多。

俄罗斯帝国在陆地的扇形扩张中,西部方向是重点,是主要方向,这里是俄罗斯帝国的生存基础,遭遇来自诸国的抵抗,阻力最大,收获的成果最不稳定;南部方向是次要方向,是缓冲与延展区,遭遇奥斯曼土耳其的抗击,阻力次之,基本上达到了预期的目的;东部方向不是重点,遭遇的阻力最小,俄罗斯却在这一方向获取最多,赢得了最广阔的国土空间。

俄罗斯在东欧的拓展——投入最多,争夺最烈

俄罗斯本来是个西方国家,由于在宗教上与天主教分裂,中经金帐汗国统治,因此俄罗斯与欧洲的关系渐行渐远。彼得大帝继位后,全面学习西方的同时,将国家的重心也移至西方。因此,历代沙皇将西部方向作为俄罗斯的根基所在,巩固在这一方向的地位也是历代沙皇的执政重点。

由于东欧、中欧、西欧在地理位置上有所不同,对俄罗斯的影响程度不一,因此俄罗斯对三个区域的方略是不同的。对于中欧,俄罗斯主要是利诱利用,既消除其威胁,又借助其力量为俄罗斯参与欧洲事务提供便利。对于西欧,多采取分化的策略,避免其联手对付俄罗斯。对于东欧,俄罗斯的策略则是努力夺取其领土、控制其政权,巩固其影响。在沙皇统治的300多年间,俄罗斯在这一方向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精力最多,经历的战火洗礼最多,也最为惨烈,俄罗斯在这一地区的势力呈现出时进时退、胶着拉锯的状态。

夺取并巩固波罗的海沿岸

彼得一世开启了俄罗斯在欧洲争霸的征程。俄国在北方战争中取得胜利,与瑞典签署《尼什塔德和约》,据此获得了立窝尼亚、爱沙尼亚、因格里亚(今俄罗斯联邦圣彼得堡附近)、库尔兰(隶属于立陶宛大公国)一部分和芬兰东部。同时它还退出芬兰其余地区,并将阿兰群岛归还瑞典,圆满地完成了夺取波罗的海出海口的任务,最终获得了自由出入波罗的海的出海口,实现了沙皇俄国一个半世纪的梦想,为俄国进一步西进和南下建立了有利态势。自此,俄国成为东欧最强大的国家,俄国成为波罗的海和东北欧的霸主。彼得一世也因此被枢密院授予“大帝”称号,沙皇俄国正式称为“俄罗斯帝国”。

1700年8月,俄国正式对瑞典宣战,彼得大帝亲率3.5万俄军进逼瑞典的纳尔瓦要塞。图为纳尔瓦会战的情景。

然而,鉴于波罗的海特殊重要的战略位置,有关各国在这一地区的争夺远没有结束。瑞典对北方战争的结果极为不满,导致在接下来的一个世纪里,继续对俄国发动多次收复失地的战争。 从1725年彼得一世去世到叶卡捷琳娜二世上台,俄国进行了4次较大的战争。即波兰王位继承战争(1733-1735年),俄土战争(1735-1739年),俄瑞战争(1741-1743年),七年战争(1756-1763年)。(杜正艾,《俄罗斯外交传统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38页。)四次战争都与争夺在东欧的控制权有关。通过俄瑞战争(1741-1743年),俄罗斯在波罗的海的势力进一步扩大。俄瑞战争是1741年8月瑞典为重新夺回对波罗的海及其沿岸地区的控制权,与俄罗斯进行的第四次战争。瑞典依仗法国的支持,想为在北方战争的失利复仇,夺回失去的土地,结果事与愿违,瑞军大败。1743年8月18日,俄瑞签订《奥布和约》,瑞典不得不将基米河以东的所有领土割让给俄国,瑞典丧失了在芬兰的领地。

自此,俄瑞在波罗的海方向上的争霸局面基本终结。俄罗斯在这场争夺中,获取了大量领土,确立了其在波罗的海的霸主地位。这一霸主地位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才得以改变。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德国占领波罗的海三国——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失败后,三国相继独立。到1940年,苏联与纳粹德国签署秘密协定,波罗的海三国再次为苏联兼并,苏联统治波罗的海三国凡50年。随着苏东局势剧变,苏联解体,1990年3月11日,立陶宛宣布脱离苏联再次独立。1991年8月20日,爱沙尼亚正式宣布独立。1991年8月22日,拉脱维亚恢复独立。2002年,三国加入欧盟和北约,正式加入西方阵营,走向俄罗斯的反面。

立陶宛的独立拉开了苏联解体的序幕,图为一名手持立陶宛国旗的男子站在苏联坦克前。

夺取乌克兰与瓜分波兰

随着俄罗斯在波罗的海霸主地位的确立,俄罗斯将对外拓展的重点转向波兰和南面的乌克兰。从伊凡雷帝到叶卡捷琳娜二世的250年里,乌克兰草原处于杀戮和混乱之中。在乌克兰还是一块蛮荒的无主之地时,俄罗斯人、波兰人、哥萨克人和鞑靼人在那里打打停停,不时合纵连横,谁也没能占到上风。在这场搏杀中,鞑靼人的频繁袭击最具破坏性,他们 “象骑在灵玃身上的猴子那样”,不断袭扰,在乌克兰地区猎取奴隶,他们甚至侵入莫斯科中心地带,在那里搜寻强壮的男人、妇女和孩子。1571年,鞑靼人烧毁莫斯科,使莫斯科一度丧失在乌克兰争夺的权力。但是自1591年后,这一局面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鞑靼人再也没能成功地渡过莫斯科前面的奥卡河,侵入北方的次数也愈来愈少,而此时的乌克兰大部处于波兰立陶宛王国的控制之下。

波兰在欧洲历史上是很悲催的,它处于东西欧的连接处,处于大国的漩涡中。10世纪末,波兰就建立了波兰王国,随后势力不断扩大。进入16世纪中期,莫斯科公国势力不断扩大,波兰王国面临的威胁越来越大。1569年,为了抗击来自俄罗斯的共同威胁,波兰与立陶宛决定合并,建立了波兰立陶宛王国,首都从克拉科夫迁到华沙。

波兰王国与立陶宛大公国合并,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有着很深的渊源。波兰与立陶宛是特殊的亲戚关系,早在1386年,立陶宛大公国的君主约盖拉就迎娶了波兰国公主。波兰公主的嫁入对立陶宛文化信仰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约盖拉宣布自己改信天主教,立陶宛成为欧洲最后一个接受基督教的国家,波兰文化在立陶宛开始扎根繁荣。

波兰立陶宛王国也即波兰第一共和国,它是一个多民族的农奴制国家,面积最初只有31万平方公里。合并后的王国实力大增,加快了对外扩张的步伐,王国卷入伊万雷帝发动的立窝尼亚战争。波瑞联手打败俄军,1582年,俄波两国在查波尔·雅姆签订停战协定,立窝尼亚大部分地区和波洛茨克划归波兰。兴盛时,波兰立陶宛王国国土面积最大一度达到100万平方公里,成为当时欧洲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国家。然而不断的征伐也使波兰国力日渐衰竭。

从16世纪中期开始,波兰进入了危机阶段。危机首先是从波兰内部的分崩离析开始的,波兰第一共和国奉行的是“贵族民主制”,这种政治制度表面上看起来很民主很时髦,但实际上,在这一制度下实行的自由选王制,国王由贵族选举,因此国王实际上可以被贵族玩弄于股掌之中。议会拥有自由否决权,未经议会同意,国王无权颁布法律,而且只要有一个议员反对,议案就不能通过,这种极端的贵族民主,其结果就是无政府状态。只要有争议,议题就会议而不决,国家意志就无法体现,波兰在无序中逐渐衰亡也就成为一个定数。

波兰贵族民主的体现:1573年贵族选举

内部缺乏强有力的政权,内乱也随之产生。1648年,赫梅利尼茨基领导的哥萨克在乌克兰举行民族起义,沙皇立即与他们勾结,签订了《佩列亚斯拉夫和约》,赫梅利尼茨基宣称愿意接受沙皇的领导。1654年,俄国对波兰宣战,兼并了第聂伯河以东的乌克兰,东乌克兰脱离波兰统治。屋漏偏遭连夜雨,一向与波兰交好的瑞典也趁火打劫。1655年,瑞典发动对波兰的进攻,波兰虽然赢得俄国、丹麦和奥地利的支持,但是波兰王室被迫放弃了对瑞典王位的要求,其在波罗的海地区的影响力进一步削弱,俄罗斯在波罗的海的影响力则进一步提升。

1696年,萨克森选帝侯强人奥古斯特获得波兰王冠。奥古斯特二世身材魁梧、力大无穷,据说可以徒手摺断马蹄铁、单手破墙。他的生活是巴洛克式的,以浮华堕落闻名,在艺术上追求怪异和奇特的效果。大北方战争爆发后,波兰与俄国、丹麦站在一起,对抗瑞典,但是最初的战果却不理想。在1702年和1706年,联军分别在科里佐战役、弗罗施塔特战役中惨败,波兰的首都华沙也被占领。贵族会议在查理十二世的武力威胁下,宣布废黜奥古斯特二世,选举亲瑞典的斯坦尼斯瓦夫·列辛斯基为波兰国王(斯坦尼斯瓦夫一世)。1709年,彼得大帝重整旗鼓,利用俄罗斯地缘上的优势和“拖字诀”,在波尔塔瓦会战中打败查理十二世,斯坦尼斯瓦夫一世逃亡普鲁士,奥古斯特二世重登波兰王位。

1714年,奥古斯特二世与俄国、丹麦、普鲁士结盟,反对东山再起的查理十二世,至1721年,奥古斯特二世与瑞典签订斯德哥尔摩条约,恢复了战前疆界。针对波兰第一共和国的无政府状态,奥古斯特二世曾致力于恢复波兰形同虚设的王权,想将波兰立陶宛王国改组为绝对君主国,但是失败了。1733年,奥古斯特二世去世后,俄、奥与法、西、撒丁为争夺在波兰的控制权,进行了波兰王位继承战争(1733-1735年),俄军迅速夺取了华沙,扶持奥古斯特二世的儿子为波兰国王(1734年至1763年在位),也即奥古斯特三世。奥地利、法国等国签署《维也纳条约》,承认奥古斯特三世波兰国王的地位,俄国在波兰、北欧的影响力进一步巩固。

作为国王,奥古斯特三世对波兰立陶宛王国的政事并不感兴趣,他更专注于狩猎、歌剧和艺术品的收藏,喜欢在安逸愉悦的氛围中生活。他统治波兰三十年 ,只花很少的时间待在波兰,花在波兰政事上的时间则更少。在他的统治下,波兰的无政府状态不仅没有改变,而且还逐渐加深。他将萨克森和波兰的事务交给他的首席顾问海因里希·冯·布吕尔,而波兰立陶宛王国的实际控制权则掌握在恰尔托雷斯基和波尼亚托夫斯基两大家族手中,两大家族之间相互争斗,使波兰众议院基本上处于瘫痪状态,波兰国内政治局面进一步混乱,波兰在大国博弈中处于任人宰割的地位。

1763年,奥古斯特三世病死后,叶卡捷琳娜二世为了控制波兰,用军队和金钱将她从前的情人、波兰贵族斯坦尼斯拉夫·波尼雅托夫斯基扶上波兰国王的宝座。只是让叶卡捷琳娜二世没有想到的是,她的这位情人并不想听她的摆布,而是力求革新,要对波兰政治上两个最大的弱点、而对俄国来说是控制波兰最便捷的工具——自由否决权和自由选王权制度进行改革。这些改革对于竭力想维持波兰政府虚弱状态的俄国来说,无疑是个沉重打击,俄国对波兰推行的代理人政策逐步被瓜分政策所取代。

一身戎装的叶卡捷琳娜二世

国际国内形势为叶卡捷琳娜二世瓜分波兰、夺取乌克兰等地提供了机会。波兰和土耳其这两个一向与俄国争夺乌克兰所有权的强国迅速衰落了,而俄国通过惊人的领土扩张和不断加强的中央集权,日益强大,力量对比对俄国越来越有利。

1772年5月,俄国、普鲁士、奥地利三国在彼得堡会谈,于8月5日签署第一次瓜分波兰的条约。据此,波兰丧失了约35%的领土和33%的人口,波兰成为俄、普、奥的保护国。俄国所得土地最多,得到包括维捷布斯克、波洛茨克和姆斯齐斯劳在内的地区,面积9.2万平方公里,人口130万人,这些土地被编入叶卡捷琳诺斯拉夫省和莫吉廖夫省。

1793年1月23日,俄、普在彼得堡签订第二次瓜分波兰的协定。俄国得到了明斯克、基辅、布拉克沃夫、波多尔和维尔纽斯、诺卧格洛德克、布雷斯特—里托夫斯科与沃尔希连的部分地区,面积25万平方公里。所得领土被编入明斯克省、波多利亚省和立窝尼亚省。经第二次瓜分,波兰成为仅剩领土20万平方公里,人口400万的小国,成为俄国的傀儡国,波兰国王未经沙皇许可,不得与外国宣战与媾和。

1795年1月3日,俄、奥签订第三次瓜分波兰的协定,10月24日,普鲁土也在协定上签字。俄国吞并了立陶宛、库尔兰、西白俄罗斯和沃伦西部,把边界推进到涅曼河—布格河一线,面积12万平方公里,人口120万。

在三次瓜分波兰的过程中,俄国夺占的领土最大,约占原波兰领土的62%,共约46万平方公里,人口650万。( 林军,《俄罗斯外交史稿》,世界知识出版社2002年版,第63-64页。)经历三次瓜分,存在了800多年的波兰国家灭亡,波兰从欧洲地图上消失长达123年之久。直至1918年11月,波兰利用第一次世界大战才得以恢复独立,重建祖国。

夺取乌克兰的另一条战线就是在南线,这一战线的主要敌手是土耳其和鞑靼人。有利的国际形势为叶卡捷琳娜二世夺取乌克兰南部领土,创造了良好外部环境。叶卡捷琳娜二世巧妙地利用国际形势所提供的每一个机会,与奥地利的约瑟夫二世和普鲁士的腓特烈大帝分别缔结协约。这些协约的签订使她能在不和欧洲任何主要强国发生纠葛的情况下,放手进行对土耳其的战争。与此同时,出色的军事天才亚历山大·苏沃洛夫为俄国在战场上执行叶卡捷琳娜政策、赢得优势提供了最有力的武器。

亚历山大·苏沃洛夫(1729—1800)

亚历山大·苏沃洛夫(1729—1800),俄国伟大的军事统帅。苏沃洛夫出身军人世家,少年时代就渴望成为一位驰骋疆场、叱咤风云的统帅。苏沃洛夫戎马倥偬58年,亲自指挥的战役达到65次,屡建奇功。1790年,在对土耳其的战争中,他创造性地运用步炮协同作战,攻破土耳其重兵把守的伊兹梅尔要塞。1794年,他被叶卡捷琳娜二世派到波兰前线,参加第二次瓜分波兰。苏沃洛夫的铁蹄不仅征服了波兰,也征服了叶卡捷琳娜二世。叶卡捷琳娜二世去世后,她的儿子保罗继位,正像他对待他的母亲一样,他对他母亲的宠臣也一样排斥。苏沃洛夫很快被放逐免除军职。然而,正当苏沃洛夫准备颐养天年的时候,随着拿破仑的崛起,保罗一世不得不重启苏沃洛夫,瑞士远征使苏沃洛夫在欧洲成为传奇性人物。恩格斯称赞“这次远征是到当时为止所进行的一切阿尔卑斯山行军中最出色的一次”。德国著名军事家克劳塞维茨赞誉这次行动是“苏沃洛夫整个远征期间所建功勋中最令人赞叹叫绝的。”由于苏沃洛夫的功绩,1799年,保罗一世授予他“统帅全俄军队大元帅”的称号,并赞誉说“朕相信,授予你最高荣誉军衔,系对当代乃至历代最杰出的统帅之擢升。” 苏沃洛夫不仅是军事实践者,还是卓越的军事理论家,他出版的《制胜的科学》一书奠定了俄国军事学术的基础。

叶卡捷琳娜二世对鞑靼人和土耳其人发动了两次战争。第一次战争在1768至1774年间,使俄国有效地控制了克里米亚半岛。1774年的库楚克—凯纳吉条约割断了巴赫奇萨赖与君士坦丁堡之间的联系,并使俄国获得了克里米亚半岛上的几个战略据点。第二次战争从1787至1792年,同第一次战争一样,以苏沃洛夫赢得辉煌胜利而告终。苏沃洛夫的巨大胜利,引起普鲁士和奥地利对俄国朝地中海势不可挡推进的惊恐。叶卡捷琳娜二世机敏地利用了法国革命的爆发,她向奥地利和普鲁士的统治者指出,巴黎的革命运动比起俄国在近东的扩张,是一个大得多的危险,避免了与奥地利和普鲁士的冲突。叶卡捷琳娜二世继续全力对付土耳其人。1792年,土耳其人接受推西条约。这一条约使俄国获得了从东面的库班河到西面的第聂伯河的整个黑海北岸。这样,通过三次瓜分波兰和对土耳其的战争,整个乌克兰被纳入到了俄国的统治之下,森林终于战胜了大草原,只有中亚的沙漠区仍在坚持不屈,但它也注定要在下一世纪中受到莫斯科的统治。

而波兰悲催的命运没有结束。1939年9月1日,德国闪击波兰,迅速侵占波兰大部分领土。1940年9月17日,苏联以建立东方防线为由,命令60万苏联红军越过苏波边界,进攻波兰东部,占领了西乌克兰和西白俄罗斯。9月18日,苏军与德军在布列斯特—立托夫斯克会师,苏、德两军以那累夫—维斯拉河—塞那河一线为界瓜分了波兰。(参见《历史问题》1993年第1期第7页。)9月28日,德军攻陷华沙,波兰再次沦亡。

1944年7月21日,波兰再次立国。根据雅尔塔和波茨坦会议的决定,确定了波兰东、西部边界,东部以寇松线为波苏边界,西部波德边界则向西推移至奥德——尼斯河,并把什切青和施维诺威斯划入边界的波兰一侧。这样,波兰的版图整体西移了200多公里,面积也比战前缩小了约7.6万平方公里,大约是损失了20%的领土。波兰虽然获得了独立,但是却继续成为苏联的势力范围。

(编辑:一行;相关配图来自网络。文章版权归属本账号,合作、转载请留言。)

本文作者:杜正艾,国家行政学院国家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

这里是每天带给你惊喜的小石头

微信公众号:yimeishit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