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林外史》吴敬梓:有过富贵,也经过潦倒,但终究没有辜负自己

走进生命,打开眼界。

文:古道轻风 读史开眼界特约作家

人和人有时候真是比不了,有的人生在贫困人家,经过多年的拼搏和挣扎,才能过上安稳一点的日子。有的人出生在富贵家庭,一来到这个世上,就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优裕的生话。

这类人无疑是幸运的,

吴敬梓就是这幸运的人。

吴敬梓的祖上从清代开始,就是官宦人家,世代为官,其父虽然也是个官员,但为官清廉,为人正直,在当地名声很好。

吴敬梓从小生活在这样的家庭,他聪明伶俐,性格豪爽,出手大方,有钱人的后代好象都这样,钱不是他挣来的,花起来也不心疼。

花钱不心疼,

自然就大方。

吴敬梓虽为官宦子弟,但聪明好学,才华惊艳,不到二十岁,在当地己经是风流才子了。

才子,

有几个不风流。

他和其他学子一样,饱读诗书之后,也走上了科考之路,考了几次,出乎意外的名落孙山,加上看到父亲在官场上的艰难,渐渐地便断了仕途之念。

这就象今天一样,穷人家的孩子,除了高考,想改变命运几乎不可能,而当官有钱人家的孩子就不一样了,不参加高考,或者是考不上,命运一样改变,有的已经改变了。

吴敬梓不参加科考,照样过好日子,照样当少爷,因为家底太厚,他不会为钱去发愁。

不为钱发愁,

想想都幸福。

父亲去世后,没了约束的吴敬梓,每天呼朋唤友,吃肉喝酒忙得不亦乐乎,不但吃喝,还免费旅游。

这手脚大的没边了,哪个朋友有了难,只要言语一声,保证让你把嘴闭上,而且借出去的钱,从来不要,

在我们身边你也会发现,凡是仗义疏财的,拿钱不当回事的,朋友都多。

吴敬梓的朋友更多。

钱再多,也有花完的时候,

吴敬梓的钱花完了。

这么快吗?

必定是几代人积攒下的财产那。

事情是这样的。

族里的一些人,看到吴敬梓花钱如流水,都有些眼红,不仅红,有的眼睛都要冒火,大家一商量,便抱团争家产,都是吴氏子弟,干嘛让你一个人独得。

打官司费钱那,

古今都是如此。

这么折腾了好几年,在吴敬梓三十三岁的时候,家里基本上就没啥了。

雄厚的家底,被他败得精光,妻子在财产纠纷中忧愤而死,昔日的风流才子不再风流。

没有钱,

你拿什么风流。

还风流什么。

吴敬梓落魄了。

人一旦落魄,

身边还有人吗?

那些昔日的朋友,无论他怎么呼喊,再也唤不来了。

在家乡,吴敬梓成了败家子的代名词,很多人见到他远远的躲开,并告诫孩子们,别学他。

在家乡呆不下去,吴敬梓带着第二任妻子,不得不远走他乡。

去哪了?

南京,秦淮河畔。

在南京住下后,生活水平急剧下降,别说喝酒吹牛,米饭咸菜都保证不了,没办法,他只好去找昔日的朋友借,他没想到的是,他的朋友一借一个光。

不是借光,

而是跑光。

他连朋友都没有了。

有钱人任性,为他撑腰的是钱,钱没了,他也就傻了,没钱人任性,使他任性的是他的心态,他的豁达和开朗,这样的任性才令人敬佩,才更长久。

吴敬梓很穷,

但他还是那么任性。

这就难得了。

生活的巨变和打击,并没有使吴敬梓消沉,他依然乐观,他的诗词文章更让人爱不释手,在他的身边,又聚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

安徽巡抚久闻吴敬梓才华,力邀他参加鸿博词考试,并拍着胸脯保证,只要你来,保你高官厚禄。

此时的吴敬梓,更加讨厌官场上的那一套尔虞我诈,他拒绝了安徽巡抚的邀请。

经过这一次的巨变,吴敬梓看透了世态炎凉,官场的丑恶,他发誓要写一部揭露官场,警世后人的书。

从此,他进入了疯狂的创作状态,一部旷世奇书《儒林外史》就这样诞生了。

“十年辛苦不寻常”。

吴敬梓这样评价他写这部书的经历。

仅仅是“不寻常”吗?

其中的幸酸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为了写这部书,吴敬梓呕心沥血,不仅耗尽了精力,也损坏了他的健康,在五十四岁的那年冬天,他迎来了人生的最后时刻。

虽然吴敬梓这一生,有过富贵,也有过穷困潦倒,但他终究没有辜负自己。没有辜负自己这一身的才华。

不辜负自己,

难道不是人生的最高境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