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妻救女,《我不是药神》的导演4年前就这么敢拍

  它没有窥探或意淫”冥婚“这件事本身,更没有去探讨医疗制度和社会问题,而是用”冥婚“这件事串联起了两个家庭的苦难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