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流量霸屏背后,第一批流量明星正在经历生死大逃杀

  最近徐峥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刷爆了朋友圈,点映也是好评一片,猫眼评分更是高达9.7。在那个还没有饭圈文化的时代,徐峥和很多演员一样,是靠着一部部口碑收视都很好的作品为人们所熟知的。更何况,他们追求的根本也不是什么“爆红”。而如今中年流量再次霸屏,小鲜肉们路在何方?

  《我不是药神》未映先火,“山争哥哥”平地起惊雷,跃升至超话明星榜前10名。蒸饭女孩携带“你不干,我不干,山争票房怎么办”的饭圈语录在各大社交网站刷屏。

  凭借精湛的演技和过硬的导演功底,徐峥早已是影视作品的质量保障。而《我不是药神》又促使他“从优秀到卓越”,成为第一位凭演技说话的“顶级流量”。此外,还带动孙红雷、黄渤、何炅、吴刚等中年老戏骨成立《叔圈101》,争相博C位。

  “TF老boys”组合、“白龙冠天”组合,再加上以“山争哥哥”为首的《叔圈101》,你发现当小鲜肉们粉丝经济的那一套玩法被大众熟知,中年戏骨照样可以凭借实力成为商业价值爆棚的流量挂。

  这其中既有追星女孩们对当下小鲜肉的审美疲劳,也有路人粉对艺术家们专精一业、孜孜以求的敬业从心底里点赞。“以色侍人者,色衰而爱驰”,粉丝一开始总是容易因外表而入坑,但随着时间推移,明星若不能持续成长让粉丝们感受到巅峰体验,就很容易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

  当蔡徐坤、范丞丞们凭借一档综艺节目就可以在短时间内实现流量反超,以鹿晗、吴亦凡、李易峰、杨洋为首的四大流量准备好应对挑战了吗?

  当第一批00后跨入社会,开始声张自己对于影视娱乐的看法,第一批流量明星中有些人已经开始掉队了。

  第一代流量明星,最后一代大众偶像

  2015年,借助吴晓波频道、GQ杂志、人物等报道,鹿晗、吴亦凡和他们代表的粉丝经济一夜之间从饭圈突围走向大众视野。作为新鲜事物,原本粉丝圈层内的故事,被普及给普罗大众,也成全了鹿晗、吴亦凡们顶级流量的地位,可以说是“空前绝后”。

  之所以说“空前”是因为之前明星成名大多通过影视、音乐作品,依靠粉丝数据贡献商业价值、陪伴养成式造星在国内尚属第一例。

  而“绝后”的说法,则是粉丝经济的玩法已被众多路人粉掌握,蔡徐坤们纵然可以凭借一档综艺、剧集人气蹿升,在各大粉丝榜占据头名,但在精准推荐的互联网时代要向突破圈层走向大众越来越难。

  鹿晗、吴亦凡们仅仅依靠人气、粉丝数据就可以获得大IP、大导演合作机会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随着国内造星体系越来越完善,鲜肉、鲜花层出不穷,成为头部流量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蔡徐坤们尽管在综艺圈、粉丝圈炙手可热,但再也不会引起圈外的财经、新闻媒体争相报道,他们很可能越来越像直播、短视频圈的达人们只被细分圈层里的人知道。

  鹿晗粉丝们的应援奇观、粉丝转发量的吉尼斯纪录早已随着TFboys的爆红被打破,大众关于演技、艺德的激烈讨论也让硬实力越发受追捧。

  事实上,上半年关于鹿晗是否过气了的讨论不绝于耳。虽然有《热血街舞团》《奔跑吧》两档综艺,但街舞节目中鹿晗被王嘉尔、宋茜的专业态度碾压,跑男则早已不能给观众带来新鲜感。

  这些一出道就被粉丝、媒体捧上巅峰的艺人,一旦后续作品没有让观众、粉丝产生高潮体验,激发不了大众的嗨点,就很容易过气。

  明星们对艺术的态度和热情比才华更重要

  5月份鹿晗接受南方周末采访,直言“我没有想要留下什么,因为太难了”。此语一出,引发群嘲。

  “南方周末:你怎么理解艺人这份工作?有人希望留下流传千古的作品,有人可能只看成挣钱的生计。

  鹿晗:我觉得艺人完全就是一份职业。首先我愿意去做,因为我爱好,也梦想成为能够唱能够跳的歌手。但我没有想过要留下什么,因为太难了,尤其像音乐作品,很难留下一个让大家都记住的。”

  虽然鹿晗说的是实话,因为忙碌的行程,张艺兴、黄子韬等人都曾经昏倒在机场,人气明星被代言、商演、综艺等各种活动裹挟,很少有大块时间用来琢磨演技、创作音乐。但大众明显不为这样“实际”的想法买单。

  目光所及,许多抱有表演梦想的年轻人还在跑龙套,很多导演为了拍出自己想要的故事节衣缩食筹措资金。当这些条件不好的人还在不断努力,为什么一个被时代选中、被许多热门影视选中的明星缺乏在创作上的野心?

  大众喜欢听的故事,是明知可能失败,但也要为了目标放手一搏的决心,是夸父追日式的无畏和勤奋。毕竟在很多情况下,颜值、才艺、黑历史都可以忽略,只要你拿出足够的态度和信念就能打动观众。

  比如,《创造101》里的王菊,没有受过专门的女团培训,但一个模特经纪人不放过任何做艺人的机会,这样的奋斗就足够打动人心。

  比如,戛纳龙袍秀之前的范冰冰,被各种绯闻八卦缠身,妖艳的外表总是引起不必要的联想和传闻。但黄袍加身、戛纳一秀,独立自强从此成为她的标签,自己做豪门而不是嫁入豪门的观点让大众心头一震。

  翻阅关于鹿晗的报道,总是关于数据、粉丝,偶然有关于热爱足球的讯息,你也只是觉得鹿晗是个准球迷。出道这些年来,你看不到鹿晗特别想要抓住什么的冲动,看不到鹿晗为了哪些他喜欢的音乐、电影付出持续坚定的努力。

  “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一个人如果没有强烈的兴趣爱好,就很难有追求梦想不懈努力的韧性,更不会有千辛万苦达成目标的欢欣雀跃。

  最近李易峰主演的《动物世界》正在热映,豆瓣评分7.4逆转了许多观众对李易峰的印象。鹿晗推不掉的商演和广告,李易峰推掉了。筹备4个月、拍摄8个月,李易峰为这部电影付出的精力值得赞赏。

  吴亦凡也在去年的《中国有嘻哈》中以专业、严厉的形象圈粉无数,今年上半年专注开发音乐新专辑,首支单曲《Like that》登陆Billboard Hot100。

  25岁以下的观众,很容易为某个偶像沉迷,被经纪公司包装出来的故事所感动。但他们也年轻气盛、心智未定,容易因为外界舆论、潮流更迭改变自己的偶像。当激变到来,当粉丝变化,唯有过硬的专业实力最靠得住。

  新世代、新审美,顶级流量的新陈代谢正在加剧

  2018年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关口,第一批00后开始成年。他们经历过与80、90不一样的童年,他们对这个世界有很多话要说。

  2018年是流量明星更新换代的一年,先有胡一天从网剧《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一飞冲天,后有蔡徐坤、范丞丞、尤长靖等男团成员席卷粉丝圈。

  新世代、新审美,顶级流量的新陈代谢从2017年开始,在2018年加剧。根据艾漫数据,今年上半年吴亦凡、张艺兴、黄子韬三人25岁以下的粉丝均有所上涨,只有鹿晗的年轻粉丝数一直下滑。

  而98年的新晋小鲜肉蔡徐坤在《偶像练习生》大火之后,只用3个月活跃粉丝数就超过了TFboys和鹿晗。下图中的第四名陈立农同样来自《偶像练习生》出道的男团NINE PERCENT。

  前有老戏骨,后有小小鲜肉,第一代流量明星们正在经历疾风骤雨式的局势转变。观众不全是真爱粉,他们不会等你慢慢改变。大多数人今天对鹿晗表达愤怒,明天就希望他有所改变。

  提前感知到形势变化的李易峰,在2017年上半年舆论对小鲜肉口诛笔伐时,已经和影帝廖凡共同出演了电影《心理罪》,已经在筹备《动物世界》的拍摄。

  出自单亲家庭的吴亦凡,则从一开始就追求独立表达,他不喜欢男团对音乐、着装的限制。因此,也是最早抛弃韩团模式的EXO成员,于2016年2月通过美国嘻哈厂牌88rising正式打入美国音乐市场。

  根据腾讯出具的00后研究报告,有72%的00后认为,比起消费和事业,个人在某领域的深刻见解和成果更能代表自己。也就是说,他们更喜欢能深入表达自己的偶像,这个人最好在某一方面有显著的才华或个性。

  面对观众对高人气、低演技的控诉,李易峰、杨洋都做出正面回应。前者的两部电影被许多业内人士认可,后者花了大半年拍摄《武动乾坤》,正在拍摄《全职高手》,再也没有做过综艺MC。

  李易峰、杨洋从选秀节目出道,都有一段漫长的跑龙套生涯,杨洋在《新红楼梦》后一直不温不火,李易峰则在07年参过完《加油!好男儿》后就销声匿迹,直到2014年、2015年《古剑奇谭》《盗墓笔记》才重新崭露头角。或许是深知道长且阻,所以他们也更有危机意识。

  EXO的归国四子中,目前只有吴亦凡建立起了音乐、电影的专业形象,鹿晗、张艺兴、黄子韬还在以人设、性格圈粉,对于专业实力的打造刚刚开始。

  吴亦凡自签约王家卫《繁花》剧组,再没有其他影视剧拍摄,想必是憋了一口气要摘掉咆哮帝的名号。张艺兴出演的《一出好戏》将于8月份上映,检验4个月努力成果的时候马上到了。

  而鹿晗的资源一直很好,《上海堡垒》中与舒淇、滕华涛合作也是很好的机会,难就难在不知道鹿先生对演戏的热爱到底有多深,愿意花多少时间去琢磨、钻研。

  年近30岁,靠脸、靠人气吃饭的模式越来越不被大众看好,流量明星们的转型需要李易峰式的果断,需要吴亦凡式的目标专一。

  浪潮汹涌、局势变幻,如果鹿晗们不正视自身弱点,低估趋势的力量,迎接他们的将会是过气。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新剧观察”

  END

  美 编 | 赵 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