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国”招募女性的招数你想不到:女上线伪装美男子色诱下线

  订阅“李解中东”,中东不再复杂

  数据显示,“伊斯兰国”已经在策动欧洲的女性进行恐怖袭击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从2014年1月到2018年4月,欧洲的五个国家共发生了33起有女性参与的恐怖袭击案件,这其中大部分发生在法国,也有个别发生在比利时、丹麦、德国和英国。

  第一起完全由女性策划的恐怖袭击,发生在2014年8月的法国,3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在社交媒体上讨论如何在里昂的一处犹太教堂。第一起成功的女性恐怖袭击活动发生在德国汉诺威,一位名叫萨菲娅.S的摩洛哥裔德国女孩用刀刺伤了一名德国警察,调查显示她与伊斯兰国有联系,如今她已经被判刑入狱6年。

  不过鼓动女性制造恐怖袭击并不是“伊斯兰国”的独有现象。2010年,英国的一位21岁女学生罗莎娜拉刺伤了一位英国政客,此人当初在英国议会投票时支持英国对伊拉克发动战争。这位女学生就是被基地组织半岛分支的著名领导人安瓦尔-奥拉基所蛊惑。

  2015年,3名10几岁多英国的女学生自愿前往叙利亚参加“伊斯兰国”,震惊整个英国。

  2014年6月,阿布-巴卡尔-巴格达迪自封为“伊斯兰国”的哈里发,鼓舞了全世界各地的穆斯林迁徙hijrah到伊拉克和叙利亚进行圣战。巴格达迪鼓动说:“有能力迁徙到伊斯兰国的穆斯林,都应该来。这里是穆斯林的国家,这里的土地是穆斯林的。”根据总部设在海牙的国际反恐中心的统计数据,跑到叙利亚参加“伊斯兰国”的欧洲人中大约有17%是女性,人数大概在667-730人左右。这其中包括很多十几岁的女孩子,比如英国媒体曾广泛报道的东伦敦3名女学生,她们很可能已经死在了叙利亚。

  不过随着去叙利亚圣战的难度越来越大,“伊斯兰国”不再鼓舞外国穆斯林向叙利亚圣战迁徙。2016年5月,“伊斯兰国”负责外部行动的负责人阿布-穆罕默德-阿德纳尼公开鼓动说:“你在你自己祖国进行的(袭击)活动即便是最小的,效果也比在叙利亚进行的最大活动也要好,对我们的效果是更好的,对他们的伤害是更大的。”

  “伊斯兰国”的女性圣战者。

  在我们要讨论的这个案例中,拉希德.卡西姆为策划这些袭击起了关键作用。拉希德.卡西姆是一个法国公民,他是“伊斯兰国”中最高产的网络招募官之一。在他2017年初被炸死前,身处叙利亚的拉希德.卡西姆通过社交媒体(主要是加密聊天软件telegram)策划了多起恐怖袭击,他起码和数十起发生在法国境内的已知袭击有关联。

  在本案中,他通过社交媒体遥控指挥的一个完全由女性组成的恐怖袭击小组,总共有四名女性,分别是因斯.马达尼, 莎拉.霍内尔特, 欧内拉.格灵曼和阿马尔.萨科。

  女性恐怖分子在练习射击。

  因斯.马达尼,1997年出生在巴黎郊区的一个普通家庭。案发时,她只有19岁。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她居然是这个全女性恐怖袭击小组的核心人物。马达尼从小没有接受良好的教育,她甚至没有拿到一个学历证书就退学了,因此她一直没有找到一个理想的工作。马达尼的父亲在法国情报机构潜在极端分子的监控名单中。从2013年开始,马达尼开始在宗教上变得极端,她多次尝试前往叙利亚都失败了。

  比利时情报机构注意到马达尼并将其列入监控名单,因为她多次试图招募他人,并为一些人前往叙利亚提供协助。马达尼的家人描述说,她长时间捧着手机看。确实,马达尼正是通过网络接触到了“伊斯兰国”的极端思想,她经常沉迷在众多的社交媒体软件上。

  女性恐怖分子的威胁被外界严重低估了。

  欧内拉是一个29岁的法国女性,她居住在巴黎南部两个小时车程的地方。少年时期她曾因为自己的暴力行为而被判有罪。2009年,她嫁给了一位穆斯林男性,从基督徒改宗成为了伊斯兰教徒。欧内拉也是通过互联网而被极端化。她通过互联网收听萨拉菲主义的传教,阅读“伊斯兰国”在叙利亚活动的材料。

  2014年9月,欧内拉带着自己的3个孩子,在一个朋友的陪伴下从法国飞到了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不过她试图从土耳其进入叙利亚的尝试最终失败。随后她被法国国家情报总局(DGSI)录了口供,列入观察名单,并被安排在家中监视居住。

  这个案例中,年仅19岁的马达尼成为核心人物。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马达尼发展自己的下线居然使用了伪装美男子色诱她的手段。2016年6月,欧内拉在段视频社交媒体Periscope上认识了阿布.奥马尔(也就是马达尼使用的网络化名i)。欧内拉很快发现自己陷入了网恋,她爱上了互联网另一端的阿布.奥马尔。事后欧内拉告诉警察,她是被阿布.奥马尔的坚定和个人魅力所吸引。警方在监控了她们的聊天记录后得出结论:马达尼诱骗欧内拉进入了一场网恋中,警方发现她们的聊天记录大部分都是关于性爱的。

  马达尼为了维持过这段虚假网恋想了很多办法,仅仅在2016年8月的一个月时间,她们两人就在社交媒体上留下了4000多条留言记录。这段网恋最终导致欧内拉现实生活中婚姻的结束。欧内拉后来说,“当时我被阿布.奥马尔迷住了,我觉得我的丈夫根本不值得我爱,我和他每天都在吵架,特别是在宗教上的矛盾。一个月后,大约是在2016年8月和9月之间的某一天,我在电话中同意与阿布.奥马尔结为婚姻上的夫妻关系。”

  伊斯兰国遥控指挥女性恐怖分子在欧洲发动袭击。

  按照欧内拉的说法,她在Periscope和Telegram上看到过几张阿布.奥马尔的照片,并且多次和他打过电话,她真不知道自己热恋的男子竟然是一个女孩子伪装出来的。马达尼最终向警方承认,她欺骗了欧内拉。为了让欧内拉相信自己就是一个男的,她每次打电话的时候都找了一个男人站在自己旁边。

  不过法国调查人员认为,马达尼的这种说法也是在撒谎。马达尼通过搜索引擎找到了几张男子照片,伪造出了一个名叫阿布.奥马尔的穆斯林男子。神奇的是,马达尼居然找到了一种办法伪装自己的声音,让电话另一端的欧内拉根本听不出来她是一个女人。

  当欧内拉和所谓的阿布.奥马尔真的虚拟结婚后,马达尼开始利用阿布.奥马尔的魅力要求欧内拉协助完成在巴黎的恐怖袭击准备。(未完待续)

  该内容为腾讯独家合作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