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后代孕中介自述:厕所小广告背后的地下产业 | 故事FM

  今天故事的主人公来自一个隐秘的地下产业——代孕中介,他们所从事的是一项不受法律保护,且周期漫长的灰色交易。

  在中国,根据卫生部在 2001 年颁布的规定,「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受到了严格的限制。任何形式的买卖胚胎行为都是被禁止的,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也不允许实施任何代孕技术。

  而与此同时,这几年,我国育龄人群中的不孕不育比率已经由 12.5% 攀升到了 15% 。

  在重金求子的市场需求和官方的管控之间,「地下」代孕产业诞生了。

  1.我的工作就是去厕所里塞小广告

  我叫寒寒,今年 26,入这行才半年。

  我老板也是九零后,公司最小的员工是 96 年的。

  这行赚钱是多,但干起来并不容易。我刚进公司时,老板给我的任务就是背一大包小卡片,去医院啊,商场啊这些地方的厕所里面塞,或者拿一支马克笔,直接去这些地方手写广告。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在公共厕所的隔间门上看到过类似这样的广告:「代孕,包男孩,包成功,联系方式:************」。像这样的小广告,就是我们这行的人写的。

  不要以为这些像牛皮癣一样的小广告没用,那些真心想做试管婴儿的客户是真的会通过这样的广告找到我们的。

  我的第一单生意就是这么来的。

  那位客户 40 多岁,因为卵子比较少,加上害喜特别严重,不想受怀孕的罪。她说她想用自己的卵子,找人代孕,生男生女无所谓。

  她是通过广告上的电话找到我的。其实接到电话的时候,我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毕竟,这种手术的费用动辄几十万,很大比例打来电话的人都只是咨询一下,听到费用就没下文了。

  再加上有些假意找上门的很有可能是暗访的记者,所以我们一般都会先试探一下,让客户先去做一圈体检,如果体检做了,说明对方是诚心想做,也负担得起的, 我们再约上门谈下一步。

  我们是约在公司见的。她是跟老公一起来的,乍一看只有三十多岁。我们考量了她的体检结果,按照她的需求给她提供了「服务套餐」,一切谈妥,就可以签合同了。

  虽说是签合同,但大家心里都有数,我们这行签的合同是不受法律保护的。白纸黑字写下来,只为彼此求一个心安。

  大概谈了两个小时,她付了款。手术费十来万,代孕费三十来万。

  2.「捐卵代孕了解一下」

  像刚刚说的这种坚持用自己的卵子代孕的客户,我碰到的其实不多。大多数在生育方面有困难的客户一般都会让我们找年轻女孩来捐一个卵子。

  「捐卵」只不过是约定俗成的说法而已。名为「捐」,但对年轻女孩来说,报酬相当可观,一般都有五六万。如果女孩儿长得特别漂亮,或者学历特别高,或者是混血之类的,七八万的报酬也是有的。

  所以,我接触到的捐卵的女孩们大多数是从那些「大学生兼职群」,比方说招礼仪招模特的群里吆喝来的。据我了解,大多数来捐卵的女孩儿赚这笔钱,是为了买奢饰品和昂贵化妆品。

  如果有捐卵女孩和客户要求的血型、年龄之类的需求匹配上,最终还是要看客户自己的意见,才能决定我们要不要这个女孩的卵子。有的客户甚至还会要求「面试」一下对方,想亲眼确保自己未来的孩子继承的是怎样的基因。

  如果「面试」合格,我们会给捐卵的女孩安排体检、打促卵针,最后带她们去做取卵手术。

  我们国家的医院和医生按照规定,是不能做取卵手术的。但我们还是会去找那些三甲医院的妇产科医生,来我们「医院」的手术室做这个手术,相当于给他们接私活。

  除了取卵手术,胚胎手术,以及这之后代孕妈妈要做的各种手术都是由这些医生完成的。一次手术,我们会付给他们几万块钱。

  3.她们的任务就是怀孕,

  然后活着,把肚子养大

  获得卵子后,我们的医生会把卵子和男方客户的精子强行结合,形成胚胎,植入到代孕妈妈的子宫里,由她们来完成怀孕和分娩的工作。

  我们的代孕妈妈都是到处招募过来的,只要身体状况合适,我们就安排她们集体住下来,提供给她们饮食和营养品,把她们的子宫环境给养好。这段时间,我们还会每个月付她们 2000 块工资。

  等到检查合格后,也有了合适的胚胎,我们就会安排移植,然后照顾她直到孩子生下来。在这之前,我们也会签一份协议,确保她们在孩子生下来之后将来不会和孩子有联系。

  怀孕期间,她们每个月会拿到一万块钱工资。分娩成功后,她们加起来一般会获得三十多万的酬劳。

  我们找来的代妈一般都是生过孩子的,有农村的,也有城市的。我经常会去她们的公寓看她们,给她们打针,顺便聊聊天。

  我们这儿之前有一个代妈是从广东乡下那边找来的,大概二十七八岁,离过婚,有一个女儿。

  她刚来我们这里的时候身体状况不是特别好,所以每天拼命地吃营养品,吃到肚子都撑起来了。我总提醒她不要那么拼,但她表现得很急切,希望尽快把身体养到合适的状态,让我们给她移植胚胎。

  过了一个月,她的体检就合格了。我还记得胚胎移植的那天,她特别特别的开心,明明身体很不舒服,但还是满脸的笑容。她笑嘻嘻地跟我说,以后终于可以每个月拿一万块钱,而不是 2000 块钱了。

  我当时很纳闷,问她,你是不是欠了别人债?怎么会这么急着用钱?

  她这才告诉我,她当年离婚,是因为丈夫家暴。离婚后,之前的婆婆嫌弃她生的是孙女,就让她带着女儿回了娘家。她父亲烂赌成性,家里只靠母亲种田卖菜挣一点钱,根本养不活一家人。

  所以说,她每个月要寄五六千块钱回家,「不然我的女儿就会饿死」。

  其实我知道的很多代妈都是和她类似的情况,在养家的压力下,不得不选择了这条来钱最快,听起来也最不费事儿的路。

  有时候,听她们讲自己家里的事情,我常常会觉得难以置信,在这个年代,居然还会有「饿死」这种事发生。看着她们臃肿的身形,和偶尔出现不适反应时的痛苦样子,我才相信,那些苦难都是真的。

  *寒寒入行并不久,她所接触的其实只是这个庞大产业的冰山一角。在伦理的矛盾、法律的约束,和巨大的利益之间,这些隐秘的交易就像那些小卡片和垃圾广告一样,在你我不曾注意的角落里繁忙地运行着。

  下期节目,我们将继续带来代孕中介的另外一个故事。在下个故事中,我们试图跟寒寒探讨,作为一名女性,她在这个靠卵子和子宫运行起来的产业里如何自处。

  * 本期配图源自网络

  感谢分享故事到朋友圈

  文字 | 梁珂 运营 | 刘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