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头妖王吊打孙悟空,它主人法力更厉害,太上老君都要敬他三分

  文:白马晋一

  【一】

  《西游记》第九十回,取经人一行途径玉华郡,悟空等因好为人师之故,收了郡王的三位王子为徒。为显师父只能,便卖弄了随身兵器。结果呢,惹来一段事端。

  原来,在玉华郡不远处,有一座豹头山,山中盘踞着六只狮子精,见取经人武器颇具威风,便一并给盗走了。金箍棒可是悟空的命根子,不用说,猴王便要砸场子去了。当然,这六只狮精,也并非有太多能耐,但它们背后的后台九灵元圣(九头狮子),便很难对付了。

  同九灵元圣的几次交手,悟空始终处于下风,而那个倒霉的白胖师父唐僧,更被妖精掳走了。取经工程似乎又得搁浅了。

  猴王无计可施,只得又祭出老套路,搬救兵去了。经由当地的土地神透出口风,却引出了一位大神级人物,青华救苦天尊。他又是九灵元圣的幕后老板了。

  悟空接下来要做的,自然是请他出马。

  【二】

  来看看原著的描述。

  “大圣进了东天门,不多时,到妙岩宫前。但见彩云重迭,紫气茏葱。瓦漾金波焰,门排玉兽崇。花盈双阙红霞绕,日映骞林翠雾笼。果然是万真环拱,千圣兴隆。殿阁层层锦,窗轩处处通。苍龙盘护神光蔼,黄道光辉瑞气浓。这的是青华长乐界,东极妙岩宫。”

  好一个气派的道场,这大抵便是天尊级别神仙的标配了。

  悟空前齐天大圣的名片,大概还有些用处。天尊闻得门童通报,即唤侍卫众仙迎接,迎至宫中,悟空定睛一看,只见天尊高坐九色莲花座上,百亿瑞光之中。但猴王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物,并不太怯场,朝上施了一个礼。天尊缓缓走下高座,拍了拍悟空肩膀,也来一通寒暄。话毕,二人马上就切入正题。

  悟空说明了来意,天尊猛醒,忙解释道,莫非那前些天,太上老君送来轮回琼液,我放在大千甘露殿中,为狮童偷去吃了。一探究竟,果然如此。见悟空面色里略有责怪之意,天尊忙打笑道,大圣莫慌,老夫随你走一趟,管叫那畜生俯首认罪,放了你师父。

  【三】

  在悟空面前,九灵元圣可谓武装到了牙齿,但在主人面前,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抵抗,便现出原形,温顺地趴在天尊脚边。

  西行路上这一段插曲,似乎便结束了。

  但细细想来,其中也有蹊跷。九灵元圣因何下界,大抵是狮童偷喝了轮回琼液。这琼液从何而来,便要追究到老君身上了。

  那老君为何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在西天取经的节骨眼上,拜访救苦天尊呢?

  不妨做个猜想。

  对于如来大张旗鼓的宗教入侵,道派掌门人老君是持抵触情绪的。但这事又不能明着来,于是便接二连三地派遣心腹下界阻扰,美其名曰考验取经人意志。譬如平顶山一役,就差点要了孙悟空的命。悟空这厮,报复心也是很强的。及至车迟国,三只道派背景的妖精扰乱朝纲,被悟空逮着了机会,趁势将其塑立的三清雕像,一并扔进了茅坑。这下,轮到老君吃哑巴亏了。但老人家兴许咽不下这口气,便假借串门之意,送来了一瓶酒。

  救苦天尊自然是个明白人,情知老君手段。这位老谋深算的神仙,他怎会无事不登三宝殿。接过那瓶烫手的琼液,送走了皮笑肉不笑的来访者,天尊在回身之间,似乎也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

  不用说,他想到了狮棚里的那只狮精。按天尊话讲,“元圣儿也是一个久修得道的真灵”。没错,只有九灵元圣,方能完成任务。这只有着丰富人事经验的妖精,行事自然会有分寸,派它出马,即不会驳了老君面子,也不会把事情做绝,将如来取经路堵死。

  看来,这是一个折中又稳妥的主意啊,天尊微微一笑,琼液便落在了大千甘露殿。

  【四】

  如果说《西游记》小说里的救苦天尊,囿于同僚颜面以及官场规则,多少些身不由己。那么,民间传说里的救苦天尊形象,便是极好了。

  据《太乙救苦护身妙经》记载:“东方长乐世界有大慈仁者,太乙救苦天尊化身如恒沙数,物随声应。或住天宫,或降人间,或居地狱,或摄群耶,或为仙童玉女,或为帝君圣人,或为天尊真人,或为金刚神王,或为魔王力士,或为天师道士,或为皇人老君,或为天医功曹,或为男子女子,或为文武官宰,或为都大元师,或为教师禅师,或为风师雨师,神通无量,功行无穷,寻声救苦,应物随机。”

  这段文字挺长,但简短归纳,大概就一句话。热衷于COSPLAY变身的天尊,擅于救世人于苦难。

  那么,世人又如何请得动天尊呢?

  一般的做法,便是请诀。由于诀目的数量极其庞大,又有可笼统分为尊神、祖师(道教各分派祖师或天师等)和神将三大类。和尊神相关的诀,比较常见的有玉清诀、太清诀、上清诀等。当然,三清一般面子比较大,譬如《西游记》车迟国三只妖精国师虔诚拜了多年,仍未见显灵。此外,有时也不用尊神名讳,而用其辅助品等来代表。譬如请太乙救苦天尊临坛,一般掐的便是狮子诀。为何要掐狮子诀呢?道理很简单,九头狮子是天尊的交通工具,它接收到信息,并进一步反馈给天尊。

  试想,这般重要的交通和信息工具(功能相当于私人轿车以及智能手机),天尊怎会无故放任它失踪多日?如是想想,玉华郡故事的内情早已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