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我不希望你成为一个好妈妈!”孩子姥姥的一封信火了

  小雅:

  

  给你带孩子已经四年了,这四年的酸甜苦辣,真的是比我大半生的经历还要丰富,几次想聊起,话到嘴边,又觉得一言难尽。

  

  今天早上,你叔叔打电话说,你爸一个人在家,血压高到了180,头晕差点没撞树上。

  他问我,是不是只管小的,就不顾老的了,你爸有个三长两短,我们会不会后悔?

  

  话虽然苛刻,但就是这么个理儿,我在心底也同样问过自己好多遍。

  

  你爸也六十多了,还在打工。他说是为了锻炼身体,我知道,他是想多赚几个养老钱。

  

  你们又是房贷、又是车贷,爸妈不想给你们添负担。

  

  你爸干活累了,就爱喝口酒,却还高血压,把他一个人扔在家里,我夜里做梦,都是他一个人倒在地上无人管的样子。

  

  老夫老妻一辈子了,我不能没有他。

  

  可是,我也舍不得果果。

  

  你们都去上班了,我一个人在家抱着果果,问了一遍又一遍:

  

  “果果,我是回家看看姥爷,还是在这陪着宝贝儿啊。不回家,万一下次没那么幸运,果果没有姥爷了怎么办?

  姥姥回家,果果可咋办,你爸爸妈妈都上班,爷爷奶奶也没有时间,姥姥把你交给谁啊?”

  

  三十平的方厅里,我不知道转了多少圈。

  

  你们下班回来了,我思前想后,还是说了:“小雅,我想回去看看。”

  

  你和果爸都很惊讶,工作正忙,每天都加班,我这个当妈的不知道?突然回家,扔下孩子,咋办?

  

  我看到了你们眼神里的不满,我不敢说,你爸病了,只是念叨着:“想你姨妈了,家里的花花草草都被你爸养死了,我想回去拿几件衣服……”

  

  果爸没说什么,抱着孩子下楼了。

  

  你问我,家里有啥急事吗?

  

  我说,没有。

  

  你又给你爸打电话,你爸说家里都挺好,不需要我回去。

  

  之后,你把锅碗瓢盆洗得乒乓响。我一个人坐在卧室里,老泪纵横,手心手背都是肉,你让我舍了谁啊。

  

  你咋就这么不理解你妈呢,为了你活得像个样,不是保姆不是怨妇,妈连命都舍得,要不是真的遇到难处,妈能不管你吗?

  这几年的酸甜苦辣,就在我眼前一遍一遍地过。

  

  你生果果的时候,在产房折腾了两天,可是宫口开到五指就不再开了,各种催产药都用过了,也不见动静。

  

  看着你蓬头垢面的样子,满脸都是血点,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你婆婆包了羊肉馅饺子,说能量高,追着让你吃。

  

  你一口一口地硬往下噎,你从小不喜欢吃羊肉,家里吃火锅的时候,我和你爸都不会下半点羊肉。

  

  现在,为了孩子,你就像是一台汽车一样,管子里的油喝下去,希望可以变成发动机里的力气。

  

  我说:吃吧,吃了好有力气。

  

  一会儿又去检查,医生说,胎心变弱了。

  

  要立刻剖宫产,刚才吃进去的饺子,可能吸入肺部,增添了手术的风险。

  

  你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说,只要孩子好,咋都行。

  

  我不敢说,一个劲地想,不让你吃那几个饺子就好了,你好,我咋都行。

  

  月子里,你婆婆在,我回家给你爸做点吃的,洗洗涮涮。

  

  不过两天,你就拉肚了,严重得都离不开卫生间,却不敢用药,怕通过母乳对孩子不好。

  

  因为奶水少,你婆婆做了好多汤给你喝,你心急,来多少喝多少。

  

  只是,整天下泄,哪里还有奶水?

  

  果果饿得哇哇哭,我说,不行就喝奶粉吧。

  

  夜里,你抱着果果喂奶,一遍一遍地说:“妈妈一定让你喝母乳。”

  

  我想说,你疯了吧。可是,话到嘴边,没敢说,只是说,小雅,你慢慢来……

  

  夜里,你睡着了,我把果果抱到我的卧室,一夜没睡,满脑子想的都是,问问谁,不吃药,拉肚就能好。给你吃点啥,不拉肚,还能有奶。

  果果奶奶没时间,你说,自己带孩子。

  

  抱孩子没几天,脚后跟疼,手腕疼,尿布满屋子都是,吃不好睡不好的你,像个炸药包。

  

  公司催你去上班,你说,不去了,孩子最重要。

  

  出门还穿着孕妇装,原本漂亮的你,蓬头垢面,一下老了十岁。

  

  我给你买了几件衣服,你说,穿着不合适,都去换成了果果的用品。

  

  果果六个月了,可是,相比其他宝宝瘦了点。

  

  果爸说,是不是奶水不够啊,听说别人家的宝宝都是每天长一两,出了月子,就是白白胖胖的。

  

  果果会不会让别的宝宝落下啊,要不要加奶粉啊,你是不是汤汤水水的喝少了,果果到底吃没吃饱啊。

  

  拎着果果的小腿儿,给果果擦屁股。果爸那个紧张,不会把果果的小腿儿拎坏了吧,擦屁股的时候轻点,怕小屁眼儿擦红了。

  

  你烦了,嚷了几句,夫妻俩就吵了起来。

  

  果爸气急了话赶话说,我一个人赚钱养家,你就看个孩子,不但看不好,还跟个怨妇似的。

  

  你气得呜呜大哭,我恨不得打这小子一巴掌。

  

  我好好一个闺女,给你生儿育女,都累成啥样了,你还说风凉话。

  

  我拉起你,说,跟妈回家,爸妈能养你,不用在这受气。

  

  果爸说,自己也没说啥,当老人的咋这么能挑事儿呢。

  

  我心里翻江倒海,可是,还是没说啥,毕竟,果爸不是总这样,你也还想和他过下去。

  

  果爸去上班了,我不忍心留下你一个人守着凌乱不堪的房间和哇哇哭的奶娃娃。再没人给你看孩子,你就抑郁了。

  你能是一个好媳妇、好妈妈,可是,那不是我的希望,我只希望你成为最好的小雅,健康阳光的小雅。

  

  没办法,我把你爸扔在家,进城给你看孩子。

  

  果爸说,城里条件好,让我跟着享享福。

  

  说实话,我不喜欢大城市的繁华,小城市,我住了一辈子,有亲戚有朋友有你爸,哪哪都熟悉,老了,就想过得安稳,早就不稀罕这高楼大厦了。

  

  老了,还远走他乡,不过是想你的日子好点。

  果果十个月了,你回公司上班,也做起了背奶妈妈,午休的时候,人家都刷刷剧、吃点东西,你一个人狼吞虎咽,然后在卫生间里挤奶。

  

  看着你每天背着十来斤的背奶包,挤早晚高峰的地铁,我别提有多心疼了。

  

  我也只能在家帮你把果果带好,让你能安心做你的事。

  

  一天,你上班不在家,果果高烧起来。

  

  我伸手一摸,滚烫,用体温计试了一下,38度8,我怕到了39度就会烧坏孩子了。

  给你打电话,你说,马上回来,让我先物理降温让孩子舒服些。

  

  我给果果夹了冰棒,半天也不管用,孩子哇哇直哭。

  

  再打电话,你说,堵车,堵在路上了。

  

  我腿肚子都在发抖,你小的时候,就是高烧变成肺炎,几年都去不了病根儿。

  

  我一个人抱着孩子去了附近的诊所,给输液用了抗生素。

  

  孩子烧退了,安安稳稳地睡了,我以为你回来会很高兴,可是,你生气了,说,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随便用抗生素。

  

  我说,孩子烧出肺炎了咋办。

  

  你说,书上都写了,不能一生病就用抗生素。

  

  我一气,说,你是读书读傻了,孩子有了肺炎,你就知道哭了。

  

  我们吵了起来,两个人都哭了,却都倔着不理对方。

  

  后来,我看了那些书,是我不对,心里难过了好久。

  

  现在,我学会了小儿推拿,每天给果果按一按。你说,你咋会呢。

  

  我心想,都是被你们逼的啊,那些小字,我带着花镜研究了好久呢。

  果果一天天长大,你说,能陪着大孙子长大,多幸福。

  

  可是,你只说对了一半,幸福,可也痛苦着。

  

  孩子病了,你说,是不是穿多了,还是风吹着了,不是说少下楼吗,又带到人多的地方去了?

  

  孩子吃了,你说,好像咸了一点,孩子小,加重脏器负担;孩子不吃,你说,可能是没做好,孩子才吃得少;

  

  孩子淘气,你说,都是平时太宠他了,没定下规矩,没养成好习惯;

  

  孩子去幼儿园了,你说,小被子给你说了,还是忘了准备,其他孩子都能自己上厕所、自己吃饭了,就果果不能,应该早锻炼,吃不饱饭咋办;

  

  孩子上学了,你说,走路慢点,路上车多;孩子贪玩迟到了,你说,咋不快点……

  

  给你看个孩子真的不容易,是我这辈子做得最难的事,整天小心翼翼,还是漏洞百出。

  

  为了你们,这些我都认了。

  可是今天,你说,让我回去,没事不用来了,自己咋都能把孩子带大。

  

  你觉得,我心里该是个啥滋味。

  

  我和当初一样,走也难、留也难,也一样不得不走。

  

  我抱着果果说:你会不会想姥姥啊,别把姥姥忘了啊。

  

  可是,车来了,我不得不走,看着你们的背影,我的泪流了一路……

  

  前半程,我就想,我说啥也不来了,回家和你爸粗茶淡饭,也是好日子,你也大了,自己的日子自己过吧,我老了,除了病,没啥能耐了。

  

  后半程,我又想,能帮就帮吧,我这一辈子,不就图你能过得好点吗?

  老了,跟自己的闺女置啥气,折腾来去,不还是果果受罪吗?

  

  你爸要是没啥事儿,我这几天就回。

  

  果果去幼儿园了,你记得给孩子带凉开水,装在他的小瓶子里,小瓶子要单拿着,放书包里,孩子背着太沉。

  

  果果喜欢用那个蓝色的保鲜盒装水果,切成丁,小叉子在盒子里呢,他喜欢用那个。

  

  去接果果的时候,带件外套,拿着那个西瓜球,孩子喜欢在楼下玩会儿,你要是不急,就别催他,滑板车在床下面,下楼的时候着叠着拿,别刮到果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