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焦大是“贾府的屈原”?

  一梦在红楼

  你说我说三百年,梦在红楼梦不完

  焦大不是《红楼梦》的主要人物,曹公泼墨百万言,落到他身上的不过千把字。但是读过《红楼梦》的人大概都会记得这个焦虑的憨大,因为他把蒙在诗书旧族门面上的绣幕锦帷戳出一个大洞,露出遮藏在下面的污秽来,因而被人塞了一嘴的马粪。

  焦大是贾府的功臣,“从小儿跟着太爷们出过三四回兵,从死人堆里把太爷背了出来,得了命”。他亲眼看见“祖宗九死一生挣下这个家业”,知道今日的荣华富贵是祖宗用命换来的,也许这话就暗含着当年曹家祖先做“包衣”时的辛酸。但今日的子孙却“箕裘颓堕”,“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叫这位有点儿资历的老仆怎么看得下!今日他看不上眼的人来宁府寻欢作乐,却让他黑更半夜去送人,他怎能不发作?于是撒野地乱嚷乱叫起来。

  焦大嚷叫出的是事实,却是万不能说出的事实。贾府的人都听懂了他说的是什么,所以众小厮“吓的魂飞魄丧”,而主子们却“都装作听不见”,只有不通世务的痴公子贾宝玉听不懂,不识窍地问凤姐什么是“爬灰”,遭到凤姐立眉嗔目的断喝。说了真话的焦大被塞进满嘴马粪,钟鸣鼎食、翰墨诗书的门面将继续维持下去,但到“树倒猢狲散”、“食尽鸟投林”之时,是否有人想起焦大的话呢?

  鲁迅说得好:

  其实是,焦大的骂,并非要打倒贾府,倒是要贾府好,不过说主奴如此,贾府就要弄不下去罢了。然而得到的报酬是马粪。所以这焦大,实在是贾府的屈原,假使他能做文章,我想,恐怕也会有一篇《离骚》之类。

  ——《言论自由的界限》

  焦大终究不是屈原,他赋不出一篇“惟夫党人之偷乐兮,路幽昧以险隘。岂余身之惮殃兮,恐皇舆之败绩”的《离骚》来。他只会“往祠堂里哭太爷去”,但那意思却是相仿佛的。

  图片:网络

  文章:《红楼百问》

  文图版权归原作者

  本平台致力于推广普及《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