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让“控制权”成解决股权质押风险新渠道?遇上你就要注意了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 方朝春

  为解决高比例股权质押风险,大通燃气实控人将从所持公司29.64%的股权“出让”给荣盛控股。受此消息刺激,7月11日,大通燃气股价应声涨停。事实上,金一文化、*ST藏旅等公司实控人都为解决股权质押风险而出让公司“控制权”,不过股价却不一定实现上涨。

  实控人拟变更 大通燃气强势涨停

  7月11日,大通燃气股价强势涨停,股价收盘报6.68元/股,而其股价走强的背后是公司实控人的变更。

  据大通燃气7月10日晚间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控股股东大通集团当日已于荣盛控股签署《股份转让意向协议》,前者拟作价10亿元,将其所持的公司1.06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9.64%),转让给后者或其指定的第三方转让所持有的公司。同时,此次转让顺利实施后,大通燃气的实控人将变更为荣盛发展的实控人耿建明,而大通燃气亦将成为荣盛控股掌控的第二家A股上市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大通燃气此前曾多次筹划“卖壳”事宜,但均告失败。

  不过,大通燃气控股股东显然“去意已决”。在引入战略投资者失败之际,大通集团成功于荣盛控股“接洽”,拟将29.64%的公司股权转让给后者。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转让价格为9.41元/股,较大通燃气7月10日的收盘价6.07元/股溢价超55%。

  “出让”控制权为解决股权质押风险

  资料显示,大通燃气现任实控人为李占通,其控制的大通集团是天津高校派系投资翘楚,当初也是靠“借壳”实现了对上市公司的控制。

  大通燃气前身为成都华联商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联商厦”),成立于1994年,1996年上市。几经“周转”之后,1999年,宝光集团掌门人汪俊林成为华联商厦实控人,随后将其旗下药业资产注入到上市公司,华联商厦于2003年更名为宝光药业;紧接着,2005年3月,李占通通过受让宝光集团等持有的公司5500万股股份,成为宝光药业第一大股东,并在2006年将旗下燃气公司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实现了借壳上市,宝光药业亦因此更名为大通燃气。

  值得一提的是,大通集团目前在生物医药、房地产、环保等领域均有涉猎,直接和间接控股大通燃气、大通建设、红日药业等近20家企业,其中,大通燃气和红日药业两家上市公司的控股权是最重要的。

  那么,李占通为何急着将大通燃气“让出”呢?

  大通燃气业绩持续乏力、经营负担重是原因之一。最主要的原因则是为了缓解其面临的高比例质押风险。

  资料显示,大通集团目前直接及间接持有大通燃气1.48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1.25%,而其持有公司股份累计被质押的1.4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0.86%。而今年以来,大通燃气股价持续低迷,期间股价更是一度逼近近三年的低点,大通集团数笔质押的公司股票一度低于平仓线,随后通过补充质押等手段暂时解除了平仓风险,不过,截至7月9日,大通燃气股价区间跌幅超过38%,也就是说,如果股价继续下行,大通集团将面临不小的平仓风险。

  可见,大通燃气股东着急出让公司股权主要是为缓解股票高质押风险,随着股价涨停,大股东爆仓危机或已解除。

  这16只高比例质押个股应警惕

  事实上,今年以来,A股市场波动加剧,尤其是6月,沪指更是跌破3000点,也是A股近2年来再度下破3000点位。以此同时,多家上市公司股东被频繁曝出质押爆仓,公司股价亦出现“闪崩”,令投资者损失惨重。同时,也有像大通燃气一样面临高比例质押风险的上市公司“出让”控制权,不过,二级市场效果却不同。

  比如金一文化。

  金一文化大股东碧空龙翔、实控人钟葱分别持有公司17.90%、12.89%的股权,但均已经全部被质押及冻结,而金一文化今年以来累计跌幅超过50%,控股股东和实控人面临巨大压力。为了缓解高比例质押风险,金一文化的实控人钟葱与其弟钟小冬,拟以1元钱的价格,将合计持有的碧空龙翔73.32%的股权,转让给海科金集团,海科金集团进而控制了碧空龙翔,公司实控人亦变更为海科金集团的实控人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

  与此同时,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将向金一文化提供30亿元的流动性支持。如此一来,碧空龙翔、钟葱的股权质押平仓风险得以解决。不过,二级市场并不买账,金一文化股价延续下跌走势,7月11日更是大跌逾6.5%。

  “转让控制权或许是上市公司解决股权质押风险的一种新渠道。”华龙证券永川营业部总经理牛阳表示,这种方法能在一定程度缓解上市公司高比例质押的风险。但是,目前市场未见明显止跌反弹走势,对于高比例质押个股(尤其是质押比例超过50%),且股价跌幅较大个股,投资者更应该谨慎对待。

  据此,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筛选出了质押比例超过50%,且今年以来跌幅超过50%的个股,以供投资者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