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十大烧脑电影排名,七宗罪第九,第一被誉为不可多得的神作

  10、《告白》

  从爱美的死,引发的一系列的复仇。最大的感触就是孩子们令人惊骇的无知,扭曲的心灵,变态的心理,触目惊心的死亡。每个人的告白,不同的角度去看这场荒诞的闹剧或者说是悲剧。孩子的好奇,无知,想去尝试各种事情的冲动,这些都是自然的与生俱来的禀性。可是因为处在了错误的境遇,无人照料它们,它们开始疯长,蔓延成灾。总之,当我看到告白被归为惊悚片时很是惊奇。这是一部引人思考的电影,每个细节都值得细细品味。

  9、《七宗罪》

  这部影片跟汉尼拔很像,先把凶手告诉你了,但是如何侦破案件,还有悬念。影片等到凶手投降那一段为止,故事才开始迈向高潮。作者很巧妙地给我们展现了七宗罪,展现了社会的险恶,并且在结尾处还引用了海明威的一句话:“海明威说,世界是美好的,并值得我们为之奋斗下去。我只同意后半句。“这句话弹出的时候,觉得有点愕然。

  8、《搏击俱乐部》

  搏击俱乐部,它讲的是价值选择。虽然作品最后是以大爆炸结尾,但还是提供了一个开放式的问题:大爆炸之后会发生什么?破坏确实是一种创造的方式,它能让你看见事物被破坏之后的样子。但破坏并不是最终目的,生活也不应该止于破坏,而应该始于破坏。那么,在目睹了电影结尾的大破坏之后,你心中的选择是什么?这很有意思。

  7、《第六感》

  这是部很别致的电影,这是部在结局时峰回路转的电影。我一直敬佩影片中的母亲,我觉的她理性,宽容。对于科尔她一直心存内疚,不知如何去帮助他。但是每次遇到困难时,她都不会放弃或者责备,正是她的坚强和信任,小科尔才得已承担,但最后找到的恰当的时机告诉了母亲。

  6、《致命ID》

  很经典的影片,无论从剪辑、演员发挥、脚本剧情、画面运镜、节奏上都是比较完美的作品。影片的架构从一开始就开始构建,能猜出来的只有应该是两个平行的世界。但是不想导演更加出奇的把另一个世界构架成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内心世界。雨中世界的一切都来自于幻想。那个世界每一个人的死去都是不同人格的摧毁。

  5、《万能钥匙》

  乍看完这部电影的时候觉得结局很令人悲惨和震撼。相信大部分观众的眼睛都会直接的看懂最后电影传递给你的第一信息,即电影的结局是:电影的最后老太太和年轻姑娘互换了身体,老头和老太太继续生存了下去。这部电影的细节铺垫确实做得很有意思,导演之前略显乏味的100分钟原来也是巧妙的铺垫。一切都为了最后华丽的大反转。女主角走入了黑人夫妇的圈套,而观众也走进了导演的圈套。

  4、《记忆碎片》

  有些时候,你会问自己一些问题,试图更了解自己,就像两个人在对话。但自己不一定会告诉你实情,就算发问的人是你。自己好像真的了自己的想法,为了他想要的,他不惜欺骗你。 影片采用了倒叙的手法,倒叙并不稀奇,但是如此倒叙确实是我看过的第一部。一般倒叙都是大片段倒叙,比如开头先揭露结局,然后后面主体部分采用顺序手法。但是《记忆碎片》是全篇都在倒叙,开头就是主角杀死泰迪的大结局,并通过影片倒放的形式,每个片段首尾剪一部分重叠的镜头,便于观众理解。

  3、《蝴蝶效应》

  主角的处境运用叙事心理学的观点,就是在重塑自己的“人生故事”,但是因为每次都不成功,所以,每次的选择都会带来无法预知的结果。主人公有时也会因为思绪混乱带来当时旁人无法理解的思维从而引起无法预知的故事。所以,任何事,珍惜现在最为重要。红玫瑰白玫瑰的故事,没有办法不再上演下去。

  2、《禁闭岛》

  这部片子的特点就是为两种相悖论点穿插交替提供论据,以达到使观众最终得出不同判断的目的。而真正的事实就是根本没有所谓的事实,这只是一个有两条假设走向的虚构故事。导演提供的线索本身就是相互矛盾的,它们出现的目的只是为了迷惑观众和为各自所服务的论点做支架。因此尽管不论观众认为主人公是"疯子"还是"被疯子",他们都可以从片中找出足够多的细节来支持各自的判断,但是如果非要细究真相的话,那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本片根本就没有真相。

  1、 《穆赫兰道》

  不少网友称赞这部片子是不可多得的神作,看过《穆赫兰道》的都知道,第一印象就是混乱,特别后三分之一部分,由于身份的颠倒和往复,完全打乱了前三分之二所交给你的故事逻辑,而且这看来突然癫狂的后期叙述演进的非常快,加上人物身份和处境的对换和颠覆,错乱感伴随四处洋溢的不安和焦躁突然被激发出来,这时候观影者会痛苦的纠结在自己的迷惑和故事人物的情绪撕裂中。

  此时,究竟谁是谁的梦境已经不重要。所有应该承担或认可的,只是故事人物或观影者对自己内心的反省和剖析——我们究竟应该做怎样的自己?究竟因该遵循什么样的思考和行事方式?我,是我曾普遍而一直认为地我吗? 人,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总是难以启齿,特别在人性不由自主的迸发出奸佞和邪恶的时候。这是我们内心由来已久的异质感。是的。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排斥着自己。就像是一个遥远的另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