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的童年阴影走了,其实他是好人

  采写:新京报 周慧晓婉

  新媒体编辑:报报

  图源网络

  今日,新京报记者从多方获悉,知名武术影视演员计春华于7月11日上午10点35分在杭州因病去世,终年57岁。

  计春华,或许很多人并不熟悉这个名字,但一看到他光头秃眉面目凶狠的形象,可能会恍然大悟,原来是他——我们的童年阴影。

  他是《少林寺》里的秃鹰、《红高粱》里的土匪、《方世玉续集》中的于镇海、《新少林五祖》里的马宁儿、是《连城诀》里的血刀老祖……计春华饰演的影视角色基本都是反派,被誉为“金牌反派明星”。

  《少林寺》反派秃鹰

  《红高粱》里的土匪

  《新少林五组》

  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镜头外的计春华是影视圈里有名的“老好人”,做事敬业,讲义气,为人热心随和,他始终谦虚地说:“其实我真的是一点演戏的细胞都没有。一般情况下,我都是完全听导演的。”

  计春华的突然离世让不少业内同行感到悲痛与震惊,计春华先生治丧委员会定于7月13日上午8时在杭州市殡仪馆天下第一殿举行遗体告别仪式。

  新京报独家专访《少林寺》导演张鑫焱、计春华好友六小龄童等缅怀逝者。

  众人回忆

  董惟儿

  (替身女演员,合作过多部武打戏)

  和计春华老师的合作在很早,当时一起拍了一场戏,那个时候我还小,他一直都演反派,第一眼看着计春华就觉得他很凶,但是片场和他在电视上呈现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一看他长相就是演坏人,但是一接触就是随和,他在片场的笑容比在银幕上要多好多倍,对我们这些普通的替身演员都非常尊重,也很耐心。”

  赵宁宇

  (导演,合作过《驻藏大臣》)

  计春华的职业素养非常高。计春华给我们很大的启示:如何在新时代做一个合格的演员。一个合格的演员有几方面:一方面是超绝的演绎技能,这里就包括文戏武戏,对于社会的理解、对于生活的理解、对于剧本的理解、对于这部电影作品的理解。我觉得计老师从年轻时就成名。这几十年为什么屹立不倒,从合作中我们看到他的行为举止。他和所有人的与人为善,对最基层的工作人员的友好,对于大局、个人位置的清晰,都是他成功的一个特别关键的原因。

  计老师走了,他带给我和我们团队带来的这种精神力量和专业精神,我们也会继承下来。在面临一些新困难时,我们会想到计老师曾在四千米的高原上,给我们的支持,很动人的笑,我永远怀念他。(最后一句导演哽咽地缓慢说出,我永远怀念他)

  六小龄童

  (演员,合作过《连城诀》)

  计春华是我们中国武术界的精英,跟我也是老乡(浙江)。他演的各式各样反派艺术形象,不光是武功精湛,演技也非常好。我觉得他在演技上也下了很大的功夫,这对一个武术运动员来说是很不容易的,他在拍摄现场很刻苦、非常努力,无数次地按照导演的要求来表演,为刻画人物服务。

  我非常痛心和遗憾,他走的早了。我们经常有联系,在节假日都有问候。但没有想到他走的这么早。所以我希望我们每一个艺术工作者,都要珍惜自己保护好身体,才能奉献更多、更好的角色,也希望学习计春华的武术精神,努力进取拼搏。

  蒋欣

  (演员,合作过《天龙八部》)

  印象中的计老师身强体壮,重情重义。

  洪剑涛

  (演员,合作过《夜天子》)

  一连发了两条朋友圈追忆计春华先生。拍武戏其实是我心里最没底的,因为根本不会打,我永远忘不了去年在横店四十多度的高温,全身披挂。打了一次又一次,计先生陪着练,直到最后一条他伸出了大拇指。

  57 岁最好的年龄,深深地缅怀计春华先生……电视剧《夜天子》成了和他最后的合作。计先生一路走好,天堂里没有痛苦。

  于和伟

  (演员,合作过《猎毒人》)

  太突然了,刚刚合作过,为人和气,敬业认真的前辈!人生无常。

  高军

  (演员)

  你比我小九岁,还和我约定共演一部光头文戏,计春华,你不该爽约!

  生平

  一场大病变成光头误打误撞入圈

  1961 年7 月20 日,计春华出生于浙江杭州,毕业于上海电视大学,早年他曾是浙江省武术队的队员,因年轻时的一场大病,导致头发和眉毛一夜之间全部脱落,此后再也没有长出来。

  对此,乐观的计春华看的很淡,他说对于一个武术运动员来说没头发根本不是困扰。武术是计春华自小就有的爱好,他8 岁就开始习武,也明确了自己要成为一名武术运动员的想法。19 岁时,他的体重是74公斤,到了54 岁在录制一档节目时,他透露自己体重还是74 公斤,整整35 年过去了体重上没有任何变化。

  计春华在武术队时,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得知《少林寺》剧组在招聘武打演员,他前去尝试就被导演张鑫炎一眼相中,选他在片中饰演阴狠毒辣的反派“ 秃鹰”。

  《少林寺》秃鹰

  1982 年,《少林寺》在一角钱一张电影票的时代创下了上亿的票房。影片火了,“秃鹰”这个反派角色也让计春华名声大噪,从此他踏入了影视圈。回忆当时,计春华曾说那个时候大家都在兢兢业业地拍摄,谁都没有想过自己能拍到出名。

  张鑫焱向新京报记者回忆道,“整批武术演员,包括计春华,他们都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但他们都很投入,很能理解角色。他们特别纯粹,我从来不担心他们的表演,说要哭,就会哭出来。

  《少林寺》动作戏都是自己设计

  张鑫焱回忆,拍《少林寺》的时候所有演员都不计较酬劳名利,在粗糙、艰苦的条件下,大家都是为了把戏拍好。“我拍《少林寺》在片场从来不会发火,剧组的所有演员都是很好的同事,拍了一年多离开的时候大家都哭得泪流满面,三四十年后也会互相打个电话问候,而不像现在很多演员拿着工资就走了。”

  尽管《少林寺》中几乎所有的演员都是专业武术运动员出身,但彼此打斗时的磨合与长时间的体力透支使得受伤成了“家常便饭”。

  计春华曾回忆说,“当时根本没有动作指导,拍谁的镜头谁自己设计动作。每次导演告诉你需要打多长时间,从哪儿到哪儿,我们就开始准备,然后他用录像机拍下来回去分镜头。”所以在《少林寺》中,我们才看到如此多的打斗的长镜头。

  片中有个演员因从马上跌落而导致左手大拇指和右胳膊骨折,仍打着石膏坚持拍摄,还有一个兄弟因跟腱断裂不得不离开剧组,“那时没有替身,也没有护具,年轻人好胜心强,所以即使摔得眼泪流出来也没有人往后撤一步。”

  在著名影评人魏君子看来,那个年代的影片拍摄都是真打,一招一式都是真的,“计春华经历的是没有特技的年代,一拳一踢都要自己上,但他塑造的秃鹰太有辨识度了,那个时候就用精湛的演技奠定了他深入人心的表演。”

  计春华在《少林寺》中的打斗片段

  坏蛋一演就几十年

  拍戏中“死”了无数次

  在中国的武侠或动作片中,很注重象形拳,因为象征人物性格,这本是中国传统武术的特色,所以,选择计春华饰演擅长鹰爪的秃鹰自然要表现出性格阴险毒辣,招数阴狠刁钻“形神兼备”特点。

  《少林寺》以后,计春华开始了自己几十年的演艺生涯。由于外形上的限制,他出演的大部分角色都是凶悍的反派,也因为武术功底了得,他出演过许多电影和电视剧,与李连杰、赵文卓、于荣光等多位动作明星有过合作,光是和李连杰就合作了五部电影,其中《方世玉续集》结尾的座椅配长绳忠孝大决战、《新少林五祖》中浑身长满铁甲和毒虫诡异凶悍的进攻等精彩对打戏,都已经成为动作片经典镜头。

  《新少林五祖》中,这个镜头真的印象深刻

  除了武打动作片,计春华还出演过张艺谋执导的《红高粱》,在片中饰演有情有义、反抗日军的劫匪头目秃三炮,相对复杂的人设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2012 年,在抗日电视剧《毒牙》饰演悍匪的匪首--乌鸦洞大当家祈杰三。

  由于形象已经被定型,要计春华演好人实在艰难,而且他一演就演了几十年坏蛋,计春华说他在影视圈那么久,他只演过两、三次好人和“一个不算太坏的人”,就是《红高粱》里的土匪秃三炮,还有就是在《僵尸大时代》中演一个捉鬼的师傅。

  03版《天龙八部》段延庆

  经典电视剧形象有林志颖版《天龙八部》中的段延庆,赵文卓版《七剑下天山》里的辛龙子,《连城诀》里的血刀老祖等都是很有性格特点的恶人,计春华曾表示,如有可能,还会重新演一次雪刀老祖。“这个角色太好了。”

  他还曾在采访中提到拍的戏里他“ 死”了无数次,“ 我死的最多,有各种各样的死。我研究各种的死法,能给观众带来新鲜的感受。一位朋友告诉我,‘ 你死是在弘法,是在告诫世人,不要做坏事,做坏事只有死路一条’。”他也会半开玩笑地直言,“希望导演多给我安排好人的角色,不要让我在作品里轻易死去。”

  前年进藏拍戏感觉身体吃不消

  数位熟识计春华的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他的离去无疑是整个“影视武林”的巨大损失,跟所有热爱武术的演员一样,计春华拍起戏来着实是拼命,不仅能打,还会教,不拍戏时他就在幕后做武术指导。

  2016 年,计春华在电影《驻藏大臣》中饰演反派“秃鹫”,这一角色正是向34 年前《少林寺》中的“秃鹰”致敬,记得当时他向新京报记者开玩笑,说自己“斗不过天”,“本来觉得自己是武术运动员出身,应该能适应西藏环境,结果刚到拉萨,就头疼、没力气,晚上想睡还睡不着。拍戏时一穿上盔甲,连气都喘不上来。”

  该片在高原拍戏,整个进程非常慢,本身就是消耗的过程,“因为拍摄需要,计春华一早就化好妆到现场一直拍到后半夜,演员因为等戏的因素提意见很正常,但计老师从来都没有。”制片人张蕊回忆,计春华的最后一场戏需要在雪山融化下的冰河里拍摄,“当时全组人都极力建议他使用替身,但他依旧要亲自上阵,冰水真的特别冷,他都义无反顾地往下跳,最后他的肩周炎犯了,也从来没有说什么。”

  计春华动作戏拍的过多,身上受伤不少。2010 年在敦煌拍《少林寺传奇3》时,颈椎受伤瘫痪,康复后从此告别了像包括“鲤鱼打挺”等动作。

  和计春华合作过《连城诀》的六小龄童回忆,“ 他演‘血刀老祖’,我演‘花铁干’,我俩都是反派角色,我们也经常探讨一些表演方面的心得,那时拍摄条件非常艰苦,在很冷的西岭雪山,在高原四五千海拔上拍摄很危险,我们鞋子里面全是水了,袜子外面套上塑料袋,最后塑料袋破了,流进去的都是冰水,一天十几个小时才在冰水里坚持下来。”说到这里,六小龄童有些许哽咽,他说忘不了那次坚持和计春华坚毅的眼神。

  《连城诀》血刀老祖

  不麻烦别人,不要助理

  虽然银幕上的计春华给人的感觉十分凶悍可怕,但在生活中他却是个憨厚率真的人,演戏认真敬业,为人随和。和他打过照面的人基本都会说,“他太可爱了,和银幕上的差距太大了”,“敬业”、“随和”、“热心”是记者在采访中听到最多的对计春华的形容词。

  常年一个标志性的光头,见到人就会热情打招呼,一点都没有影视作品中的“望之生畏”感,计春华最坚持的事情就是自己能做的事情不要麻烦别人,到现在他都没有找过一个助理,他总认为找助理是满足自己一种虚荣心,“我什么事都爱自己做,什么事都要简单,越简单越好,别把这些搞复杂了,人活着首先要先爱自己,才能爱别人,才能把快乐传递给别人。”

  在赵宁宇的印象中,计春华总说自己没受过什么完整的教育,但实际上他在人生的经历中积攒了很多正能量,“他并没有因为年少成名就有负面的想法,而是时刻怀着敬畏之心,特别尊重每个创作集体,不仅会打文戏也好,在镜头拍摄中、机器的配合这些方面,充满了对生活和艺术有种真正的把握。他没有任何特殊要求,细心关照每个人,有他在,我们的现场总是欢声笑语。”生活中的计春华还喜欢炒股票,“当时九十年代,很多人跟我说你不会炒股就去大厅里看,我的判断力是挺准的,不过现在还是被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