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不能因为它够变态,我就给这片打高分吧?

  去年の冬、きみと別れ

  去年冬天与你分手

  2018

  解毒指数:7/10

  导演:泷本智行

  类型:剧情 / 悬疑 / 犯罪

  主演:岩田刚典 / 山本美月 / 斋藤工 / 浅见伶奈 / 北村一辉

  戾气重的时候,我就看看变态岛国片。感觉它们替我砍了人。

  最近又来了一部合适的。

  [去年冬天与你分手]。

  这里面呢,你们最爱的斋藤工,演个就爱烧人玩儿的摄影师。

  禁欲系变态

  亲姐姐呢,就爱跟人上床玩儿,玩完了的,都得听她的。

  泄欲系变态

  还有男主,就爱玩反转,反转反转再反转。

  薛定谔系变态

  你们是不是觉得,听起来这是一部特别低俗的B级片?

  但它偏偏拍出了爱情的恐怖。而且,套用的是芥川龙之介的《地狱变》。把一次又一次反转,嵌套在《地狱变》式的结构里。

  友情提示:这部电影经不起剧透,属于一次性的惊心动魄,向下翻需谨慎。

  01一本《地狱变》

  一个盲女,在摄影师华丽的布景中,被活活烧死了。

  而摄影师手里的相机,依然咔嚓作响。

  而他脸上,无措也掩不住狂热

  痴狂的毁灭欲,纠缠在突然蹿上去的火星中,依附在家具屋脊的炸裂声中。

  妖冶的火光让人却步

  这是[去年冬天与你分手]的核心案件,地狱变。

  追查真相的作家,来到摄影师家中,从书架上抽出的,正是一本芥川龙之介的《地狱变》。

  重要线索:案件线索,也是叙事线索

  整部电影的结构,紧扣着这本书,及其渊源。

  《地狱变》也有原型。

  《宇治拾遗物语》中,有一则《绘佛师良秀》。

  邻居家失火,良秀逃出,却只是看着火势扩大,烧光他的画。

  只是因为那一刻,他看到了火焰,打通了任督二脉。

  此后,他便有了参照。

  画不动明王像时,能画出最真实的火焰

  如果只是这样,我们大概会唤他作画疯子,一个痴儿。

  但此时,良秀的妻子,还在火场之中。

  古人们拿这个故事形容人的执着,而芥川龙之介看到了其中狂热的残忍。

  于是他把这火焰,变成了地狱之火。

  在他的故事里,良秀奉大公之命,作一幅《地狱变》。

  对自己的画作,良秀有严苛的标准:没看过的东西,画不出。

  他用锁链缠住弟子,让夜枭啄他们的眼睛。可唯有一样,他无论如何也画不出。

  “被地狱的狂风吹起的车帘里,有一个形似嫔妃、满身绫罗的宫女,在火焰中披散着长发,扭歪了雪白的脖子,显出万分痛苦的神情。”

  他向大公请求,在他面前烧出这番景象。

  而大公烧死了良秀心爱的女儿(1969年影版)

  而良秀,“茫然向车子奔去,忽然望见火焰升起,马上停下脚来,两臂依然伸向前面,眼睛好像要把当前的景象一下子吞进去似的”。

  最终以女儿为祭品,画出一幅《地狱变》。

  观画者,似乎能从中听见凄厉的惨叫。

  02两次火灾

  [去年冬天与你分手]中,有两场烈火,而其中的地狱变景象,甚至更多。

  当看到电影阵容时,很容易挑出禁欲系的斋藤工,认为他的角色,是最“斯文败类”的那一个。

  可他演的摄影师,竟然不是最变态的那个。

  第一场火,是姐姐为他放的。

  他像《宇治拾遗物语》里的良秀,旁观自己的屋子化为灰烬,眼中却只有火焰层层叠叠的结构,从外焰到焰心。

  就是这跳动的橘色,让一个纯洁的生命,变成焦土。

  他只负责狂热

  而第二场火灾,更可怕。

  乱序的结构,最后才揭开真相。作家为盲女女友复仇,设计出这个局。

  《地狱变》中,大公对良秀画画的习惯,心知肚明。

  他觊觎良秀的女儿不得,便要良秀作这幅《地狱变》。

  他知道良秀画不出火刑地狱,也知道他必定会要求亲眼见见烈焰灼烧的景象。

  而作家也知道,摄影师将所谓创作凌驾于人命之上,必然会忍不住抢走别人的女友;见到又一场大火,必然忍不住按下快门。

  详实的调查让他看透摄影师变态心性

  于是他设局,让摄影师带走自己的“女友”,又绑架摄影师的姐姐,偷梁换柱。

  良秀画下了《地狱变》

  而摄影师,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拍下烈焰图

  可作家,又不仅仅是设计复仇的大公。他也是良秀。

  他的《地狱变》,是一本无名的书

  这本书,写下他复仇的全部因果。

  但为了完成,他烧死了摄影师的姐姐,让摄影师拍下了惨状,还让姐姐的情人目睹了一切。

  不啻为另一场烈火。

  03三个人的反噬

  《地狱变》的主角,始终是良秀。

  他信奉艺术至上,极致到残酷冰冷,人性中唯一柔软的地方,是女儿。

  当大公揭开马车幕帘,露出他女儿被缚住的身体,两者已经不可兼得,他心中,是一场天人交战。

  父爱亲情是一边,艺术是另一边

  最终,小说中与他同名的猴子,纵身一跃,代替他的灵魂,与女儿一起葬身火海。

  而他的肉身,完成了让所见之人都骇然的《地狱变》。

  之后便自尽身亡。

  在[去年冬天与你分手]中,作家也死了一次。

  他人生的天平两边,一是最纯洁的爱情,一是复仇的艺术。

  灵魂随爱情死去,肉体变成怪物,为她复仇。

  尽管,决定复仇之际,他和女友分手已经很久,但只有这一刻,他才真正与女友分开。

  因为“你的男友,不能是怪物”

  良秀分身出一个怪物,完成了这场复仇大戏。

  芥川龙之介写《地狱变》,是坦诚作为艺术家和作为人的挣扎。而[去年冬天与你分手],则简化为人会被爱与痛苦,反噬为魔鬼。

  几个变态角色,都被反噬。

  姐姐被父亲性侵,策划对父亲的谋杀后,却用性控制一切男人。

  摄影师也被父亲虐待,后来却忍不住为别人的痛苦而兴奋。

  作家恨这两个怪物,却不得不先变成怪物,才能报复他们。

  影片最后,作家回忆起与女友海边的漫步亲吻,似是昨日,却已经是前世。

  对这个变态杀人犯,竟然有一丝动容。尽管在与女友分手之前,他就表现出变态的控制欲。

  因为知道一切恶根,还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如果人间真有炼狱,一定在日本电影的脑洞中。

  日本电影,描绘恶时,追求的是极致。

  为此,恶的面目可以千变万化,每一种与恶魔交媾的体位,都尝试遍。

  [大逃杀]的血腥战场,恶是游戏

  [恶魔蛙男]的八百万种死法,恶是奇观展览

  为求极致,必以繁复手段,凸显残忍。

  可参考欧美电影中的恶。比起日本变态们强调手段,欧美变态强调的是目的——或者说没目的。

  手段未必猎奇,重要的是抵达恶的本质——一种无序状态。

  像小丑,不问前因,只求摧毁道德法律的合理性

  但日本“变态”电影中,最可怕的,既不是恶的无所不用其极,也不是恶的毫不讲道理。

  而恰恰是恶的前身,太酷似善了。

  [嫌疑人X的献身]里,他可以无差别杀人,只是为了暗恋的她能脱身。

  那一哭,呕出灵魂,也令闻者心折

  [愚行录],他面无表情,没有一丝颤抖或恐慌,机械地敲开女人的脑壳,是为了保护妹妹。

  妹妹一个眼神,污浊烟消云散

  你从心底流露出同情,可又因这种同情,对自己心生恐惧。

  日本“变态”电影好像在凝视你,你也只能回以一个变态的眼神。

  然后捂着心口,确认那里没有人性的黑洞。

  但这一类电影,也很容易陷入一味的猎奇中。

  不得不说,[去年冬天与你分手]就是。

  虽然几层地狱变的结构嵌套精美,但却也只剩下结构,反转之反转的刺激眼球,人物的动机、心理,都只是一句话带过,缺少细节。

  它像辣椒水,刺激特别爽。但辣并不是一种味觉,只是痛觉带来的幻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