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老山轮战最大规模胜仗,尸体堆积成山,越军不敢来收尸

  作者:魏岳

  声明:“魏岳”授权发布,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今天是7月12日,相信很多人都知道1984年的今天,在中越边境松毛岭一线发生的战斗。彼时越军投入三个师九个团将近两万人,攻击我军一个团驻守的防线而不克,在被我军歼灭数千人都仓皇撤退,今日,特发此文对那场战斗以作纪念,资料有限,不足之处还请多多指正。

  中越边境前线分东西两个区。东区,以八里河东山为核心。那里是峰峦叠嶂,山势呈南北走向,平均海拔1600米,国境线为由东向西穿过,由中越双方军队分别控制着各自的疆域。西区,以老山主峰为核心。山势北陡南缓,大小27个山头,全部由我军控制。在东区和西区的中间地带是中区。区内有一条长4公里的山梁,叫松毛岭。越军知道在东西两个区我军兵力充足很难攻下,他们认为在这东西结合部的中间地带防守薄弱,就打起了松毛岭的主意,企图夺回被我军控制的老山。本来越军是想用突袭的方法打我军一个措手不及,然而在开战前我军敏锐的战场洞察力准确的预判了战场形势,并做出了相应的部署,致使越军的计划完全破灭,这也是整个战斗胜利的基础。

  从1984年7月1日起,越军所有的无线电台停止使用,越军前沿部队停止向我军进行的任何挑衅行动,越军炮兵不再向我防御阵地和纵深发射炮弹,交战的双方一时间处于对峙状态,整个老山战场出奇的平静……面对这种极不正常的情况,我军指挥机关反复召开会议,研究、分析越军可能的企图。尽管当时没有任何有价值的情报作为依据,但大战、恶战在即已在各级指挥员和一线防御部队中形成共识。因此,指挥部发出通知:各部队应抓住当前的有利时机,加固和构筑防御工事、设置各种障碍、大量存放各种弹药。同时,命令兵种部队,特别是工兵、炮兵、通信兵,在5天以内必须完成大战、恶战所需的的各种保障。

  在此后几天,我军工兵部队用火箭布雷车向我防御阵地前沿抛射了30多万颗大小地雷,形成了东西长7公里、纵深宽500米的地雷区。我炮兵部队积极与地方有关部门联系,征用地方车辆近800台,昼夜不停地从内地弹药库将大量的炮弹运到每个炮阵地。按照有关规定:每门炮的弹药基数一般都在0.75左右,最大量不得超过1.5个基数。而经此次准备,我军每门炮的弹药都达到了3个基数以上。同时,使用了先进的炮兵雷达监测系统,只要越军的大口径炮弹一发射,只需3秒钟,计算机就能准确的标绘出越军的炮兵阵地所在地和炮的种类,这对于摧毁越军的炮兵阵地将起到重大作用。我通信兵配发了专程从北京空运来的先进的单边带电台和同步调频双边带电台,以保障主要防御方向的通信联络畅通无阻。总之,老山战区已是箭在弦上、长矛在手,单等一声令下,利箭穿心,擒缚苍龙。

  十天之后,1984年7月11日晚23时50分,在我电子侦听部队严密监听之下的越北二军区前指电台发出一个无线电信号。经计算机破译,其内容是:“各部速报准备情况”。得知这一情报后,我军指挥机关马上召开紧急作战会议,对其进行研究分析,认定越军很可能在7月12日凌晨开始实施攻击。紧接着,12日凌晨零时30分,越军各部队先后以无线电条码信号的形式报告其上级:“准备完毕”。根据这些无线电信号的频率和波长,我无线电测向仪和测距仪立即进行了跟踪监听和区域电子扫描,基本确定越军集结地域距我防御前沿5―10公里一带,也清楚地证实了我军判断的准确。

  根据地形和敌情,我军指挥机关判断:如果越军要在老山地区组织战役级规模的作战,其人员和辎重就必须从清水口经过,而后才能沿地形展开兵力。除此之外,别无他路。为此,我军指挥员定下了“赶羊入圈,分段拦截,关门打狗,务求全歼”的作战决心。就是先运用各种手段,诱使和驱动越军进入我防御地带。然后运用我强大的炮兵火力,将越军的战斗队形打乱,使其不能首尾相顾,再以各种炮火将峡谷口的清水口封闭,使越军后续部队不能进来增援,最后运用各种歼敌手段,将进攻之敌基本歼灭在这中区地段上。后来的作战经过和战果表明,这个决心和部署是完全正确的。

  凌晨2时30分,越军各部队以无线电条码的形式向其上级发出了“开饭完毕”的电报,这就预示着越军已经开始向我防御前沿运动。在得知越军已开始向我防御前沿运动后,我军指挥部命令:

  ――命令炮兵第四师,以130加榴炮(大口径远程炮,射程30公里)向越军后方供给基地、炮兵阵地、后续部队、保障部队等可能集结或屯留的地区进行10分钟火力急袭,待取得战果后,即行加大炮火密度;

  ――命令炮兵第320团,以122加榴炮对敌清水口附近地域进行10分钟火力急袭,待取得战果后,即行加大炮火密度;

  ――命令三个小口径炮兵营,对我防御前沿三公里地段内进行10分钟火力急袭,待取得战果后,再改用大口径火炮射击。

  ?

  凌晨2时50分,在我军第一次火力急袭过后,向我运动之越军各部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有些遭受重创。同时,这突然的打击也迫使越军潮水般涌向清水口,蝗虫般密密麻麻地进入我防御阵地前沿,东寻西找,相互之间喊叫着、辱骂着、撞击着,有的越军在惊慌之中用电台发明语向其上级报告:“我部建制已被打乱,请给予协调。”还有的越军干脆在电台上大声急呼:“我部被敌炮火拦阻在某某地区,不能按时到达某某号高地,请求压制敌炮兵。”……

  凌晨3时,越北二军区前指以通播电报形式电令各部:“迅速占领进攻出发阵地,按原定计划行动。”得到这个情报后,我军指挥部立即命令所有炮兵部队,对越军的后方地清水口、我军防御阵地前沿按计划实施地毯式轰炸。随着命令下达,我方阵地万炮齐鸣,地动山摇,整个老山战区马上变成了一个啸叫与火光的世界。

  尽管我军的炮火打击一直持续不断、尽管有些越军部队尚未展开攻击就已溃不成军,越军仍旧按照原来的协同计划开始实施。凌晨5时10分,越军168炮兵旅加15个炮兵营按照协同计划开始向我各防御阵地实施火力急袭。与此同时,已抵达我方警戒阵地的越军各步兵分队,开始排雷破障、开辟通路……

  据此,我军指挥部确定:

  ――以两个炮兵团,全力封锁清水口子,务使清水口以外的越军“一个人也不许进来”、“以内的越军绝不能再让出去”;

  ――以一个炮兵团对八里河东山的越军实施不间断轰击,令其无法居高临下威胁我军;

  ――以一个炮兵团支援老山主峰的战斗;

  ――以一个炮兵团加5个火箭炮营,对我防御阵地前沿实施反复地梳头式射击;

  ――以三个小口径炮兵营,对凹地、山头的反斜面及死角地带实施大密度轰击,用以打击敌人的指挥所和二梯队屯留地;

  ――以两个85加农炮兵营,将火炮推至前沿阵地,用以消灭敌人的坦克;

  ?

  到1984年7月12日晨,在松毛岭一线中越双方共投入47个炮兵营,用各种类型、口径的火炮对这块东西宽5公里、纵深7公里的土地实施轰击;火光之中,是数万名战斗人员在这块狭窄的地带上进行着殊死拼杀。攻守双方,一个是志在必得,一个是寸土必争;一个是气势汹汹、来者不善,一个是主动出击、以牙还牙;一个是不计一切代价拼死向前、向前,一个是誓与阵地共存亡、死不后退……至上午八时,战斗就已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在越军的猛烈攻击下,我军一线警戒阵地几乎全部丢失,数个班规模的阵地没有一个人投降或被俘,全部在阵地上战至全部壮烈牺牲。仅剩一处142高地(后称之为李海欣高地)在苦苦支撑。阵地上,到处是排山倒海似的炮弹爆炸声、疾风暴雨般的枪弹尖叫声、我军气壮山河的呐喊声、敌军垂死挣扎的哀吟声……142高地之所以重要,因为它是整个防线的最高点,在高地的后方,就是驻防的老山团团长张友侠的指挥所,一旦失守不仅防线崩溃,后果不堪设想。

  在战斗的最紧张时刻,142表面阵地被越军占领,我军战士只能撤进坑道。炮兵接到命令:立即炮击李海欣(142)高地!对炮兵来说那就说明阵地已经失守了,形势严峻。正在这时候,团长张友侠的电话直接打进了炮兵指挥所,可不是后来纪实文学里面央求炮兵开炮的口气,而是恶狠狠的威胁:142上面还有我的人,打死了你们负责!确实,李海欣高地的守军还在坑道里苦撑呢。可是炮弹又没长眼睛,不让越军立足,又不能打死自己人,这不是出难题么?战友的生命高于一切,炮兵还是用了一种特殊的瞄准方法,就是以李海欣高地的最高点为圆心,扩散着往外打,就象水里扔石头形成的水波,最初的弹着点在中心,一圈一圈的往外围扩大。这样,落弹比较分散,而且一个点上连中两发的可能性几乎等于0。只要不是直接命中,坑道就不会被炸毁。中国炮兵这一战打出了极高的水平。步兵报告,说他们看到了一个奇观,炮弹炸出一道滚动的火墙,仿佛静止一样立在阵地的前方,在黎明前比照明灯还亮。越军只要敢于接近这道火墙,立刻就尸骨横飞。这道火墙对保证中国军队的胜利极为重要,越军增援上不来,张友侠的一个团正面越军没有多少数量的优势,否则中国步兵虽然能打,毕竟不是兰博,能不能守住就很难说了。

  ?当我军打退越军,收复了所有战地后,本以为越军会展开更大规模的进攻。谁也没有想到越军这时候就开始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举动。他们发疯一样的猛攻169高地。后来总结,越军狂攻169高地是他的一个错误。当时老山作战打到第二天中午,炮兵的炮弹打光了,有一个小时的火力缺口。越军援军可以直接进攻松毛岭主阵地,如果他们这一个小时全力中央突破,恐怕张友侠真的会休克过去,战斗胜负就很难说了。而越军却中了邪一样,集中全力向169疯狂突进,一定要占领而后快,他们之所以非要打下169,是因为他们觉得我军炮弹大得很准,一定是前沿有观察哨,他们发现了169上有我军活动,就认为那时炮兵观察哨,集中了所有火力攻击我军这一个点。当时169上确实有我军一个排,在遭到越军强大火力攻击后,顽强作战,一个四十人左右的步兵排,全军覆没,只有一个战士后来被救下来。不过,等越军拿下169高地,中国炮兵的炮弹也到了,越军败局已定。

  此后在我军强大的炮火压制和顽强阻击下,越军再没有占到一点便宜,最终撤退了。据战后资料显示,越军在中国阵地前的遗尸有两个部分,泾渭分明。一部分是从山脚到阵地前沿,最前面的离张友侠指挥所只有不到三十米,上千名士兵全都是头冲着北方,象晒的干鱼一样,很多士兵衣衫褴褛,连鞋都没有,可是身上挂满了武器,手榴弹,子弹,刺刀,在我军炮火防火墙附近,简直就是屠宰场,植被全都不见了,越军的尸体和装备都是碎块,无法找到一具完整的尸体。当时在场的中国军人都很慨叹,说越南政府实在对不起这些勇敢的士兵了。

  7.12一战,越军在松毛岭上留下了3700多条生命,尸体把山坡都盖满了。叶剑英元帅看过战场录像后不禁惊叹:"自淮海战役以来还没有见过这么多敌人尸体。"由于尸体太多,加上南亚丛林气候炎热潮湿,因此尸体很快就开始腐烂,而且出于人道,我方决定通知越军收尸。我们打宣传弹,让越军来收尸,规定他们要打红十字旗,50人以下不准带武器,但越军来了六、七十人,不但不打旗,还架着高射机枪。好哇,你败了还违反规定,还来逞能,我也没客气,于是炮兵一个急促射,打得一个也没回去,于是越军再也不来收尸了,正好赶上雨季大热天,尸体腐烂得很快,防化兵上去消毒,大瓶香水到处洒,用火焰喷射器烧,前沿阵地臭气熏天,士兵们被熏得连连作呕,连饭也吃不下,此乃后事。

  那场战斗是八十年代中越之间最大的一场战斗,我军付出了伤亡七百余人的巨大代价,胜利来之不易。从此中越边境战线稳定,再无团级规模以上的战斗发生,打出了我军的军威国威,在这里,向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