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比例才满意!特朗普施压北约盟国加军费,目标竟不是俄罗斯?

  据外媒综合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启程前往布鲁塞尔出席北约峰会前仍继续批评欧洲盟友,指责欧洲国家在北约军费开支上“不出力”、在贸易问题上“占美国便宜”。然而特朗普的这些批评道理有没有道理呢?

  单纯从数字上看,是有道理的。因为北约已经规定成员国要把GDP的2%作为军费开支,然而目前29个成员国中只有8个国家达标,即美国、英国、希腊、罗马尼亚、波兰和波罗的海3国。而特朗普重点批评的德国,军费只占GDP的1.25%。德国国防部长都承认德国军力缩水很严重。那么这次德国以及一些不达标的国家,会不会在特朗普的重压下,把国防经费提上去呢?事实还真没这么简单。

  就说军费比例。特朗普批评德国军费比例只占GDP1.25%,但这还是德国从2016年以来增加军费的结果。有一半的北约盟国,都不打算在2014年之前升至2%的比例。事实上特朗普称美军费占GDP比例为4.2%,施压让北约盟国比例升到4%,但实际2019年度美国军费比是3.3%,也是下降。美军需要全球部署作战,必然带来巨大的军费压力。而欧洲盟国并没有这方面的需求。特别是对于德国一带的中欧平原陆上作战,实际发生的概率极小。躲在东欧新盟国后面的西欧国家,很难有动力增加军费。而在制造业萎缩的西欧发达国家增长军费,等于拖累经济。

  现在特朗普批评欧洲盟国是欠了美国人的钱。他说从20年前欧洲盟国就开始削减军费,搭美国的便车,欠了美国大量的钱。现在美国承担了北约70%以上的费用。但实际上,北约不是承担会费的国际俱乐部,没有“军费总账”的说法,都是各国按需要投入军费,承担北约的任务。美军之所以花费高,是因为北约就是美国绝对主导。没有美军承担70%以上北约费用的概念,美国投入这么大很大程度是本身称霸世界的需要。北约有一个组织运转经费账户,总额是每年30亿左右,美国只交了22%的费用。

  更诡异的是,特朗普施压让北约盟国增长军费,是在欧洲领导人对“美欧吵架、美俄走近”的局面的担忧之下。特朗普7月10日就表示,对于俄罗斯总统普京,除了他是一名竞争者之外,很难说对方是朋友或是敌人。相反,对于欧洲盟国,特朗普却表示:我们有很多盟友,但我们不能让人占便宜。我们正在被欧盟占便宜。那么一个悖论就出现了,在俄罗斯“敌我未定”的前提下,北约欧洲盟国增加军费的动力何在?

  特朗普上台以来,很多媒体批评其行事恣意妄为,政策毫无稳定性,还有“通俄门”的嫌疑,至少对普京很欣赏,这些都是现有西方主流政治经济人士看不惯的。但实际上,特朗普行为还是有迹可循。其核心路线是,准备世界规模的战争,重新格式化全球经济形态,重组美国为核心的世界贸易体系,保证美国的世界第一地位。谁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谁就是特朗普的第一打击目标,这个目标是谁,不言而喻。

  7月9日著名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上图)在《纽约时报》上批评美国要输掉贸易战。然而这是以现代自由贸易的观点来解释美国的不合理行为,根本无济于事。经济学根本无法预测未来,克鲁格曼尽管是诺贝尔奖获得者,但并不是大仙。但特朗普贸易战却是有先例的。有媒体称特朗普要摧毁自由贸易。从根子上讲,特朗普就是想这么做。因为特朗普认为现存自由贸易不能让美国得利,相反让竞争对手收益。破坏这一制度,将极大杀伤对手。特朗普及其团队认为,在破坏的世界经济中,美国比其他国家更容易生存。

  二战等历史早已证明,贸易战往往是战争的导火索。而美国在西太平洋,却没有主场的优势。因此北约的战略支撑作用就必须有所体现。然而北约欧洲盟国的对象是俄罗斯,但在特朗普的政治版图中,俄罗斯是要争取的对象。因此就出现了美国一方面要求盟国增加军费,另一方面和俄罗斯眉来眼去的奇怪场面。特朗普要求北约盟国增加军费到2%甚至4%的比例,是要造更多坦克对付俄罗斯?绝不是,特朗普首先目标是提升北约在欧洲自我防卫能力,然后在力量平衡的条件下,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最后通过增加军费,使得北约的总体目标转向西太平洋,支援美军作战。英军法军已经在组织南海自由航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而已。

  因此,特朗普上台后打的拳虽然眼花缭乱,但目标却是确定无疑的。对此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当然特朗普不是神,他的方法也未必有效,但是美国的政治结构,已经充分给予了政治人物试错的空间。更重要是,无论特朗普任期是4年还是8年,已经留下了自己的政治印记,势必会给继任者造成影响。美国绝不是一个容忍落后的国家,美国民族更不是信奉温良恭俭让的民族,因此我们一定要保持长期作战的心态,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增强实力积极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