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浑源回应“采煤坍塌区村民住危房”:尽快搬 严查失渎职

针对7月11日澎湃新闻刊发《山西一村庄因采煤坍塌,仍有村民住危房》的视频报道,山西省浑源县12日回应称,县委、政府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乡村两级联合工作组,逐户深入村民家中做工作,动员群众尽快搬迁,确保村民生命财产安全。对于在搬迁安置过程中发生的失职渎职行为,浑源县将严厉查处。

此前的6月14日至16日,山西浑源县青瓷窑乡界庄村数十间房屋陆续坍塌。村民称,近年来附近煤矿持续开采、大量堆放矿渣等行为引发地基下沉,导致村庄房屋开裂、坍塌。

尽管当地乡政府和村委会已经发出《紧急撤离通知书》,要求村民搬离已经开裂的房屋,防止发生安全事故。多位村民表示,由于补偿款、租房费没有发放到位,他们没办法搬离老房子,至今仍然居住在随时可能坍塌的房子里,村庄已经停水停电。

村民李志强站在倒塌的房屋废墟前面。

村民:眼看着房子就在身后坍塌,迟一步就被埋

73岁的李志强是青瓷窑乡界庄村人。他所在的村子紧挨着煤矿尾渣的倾倒区域。这家煤矿长年累月从山顶往下倾倒矿渣,导致山体滑坡,村庄地基下沉,部分房屋坍塌。

他清晰地记得,他家房子坍塌发生在6月16日清晨7时许,当时他正在从屋里往外面搬东西。“差一步就被活埋。”事后说起来,李志强仍心有余悸。

在此之前,他已经意识到房子随时有倒塌的危险,因为晚上睡觉的时候,能够听见墙体发出“啪啪”的响声。为了安全起见,他在睡觉的时候会在炕的正上方支上一个铁床,“这样,房子倒塌下来就不会被压死。”

与李志强一样,同样看着自己房子坍塌的还有同村村民康明,他的院子里种有一棵杏树。“我就是站在杏树的下面,看着房屋一点一点地垮下来,一点办法都没有。以后该怎么生活啊!”这个50多岁的男人搓着眼角,试图掩饰落下的泪珠。

康明无儿无女,妻子身患残疾,二人相依为命。

73岁的李秀华丈夫患病,自己腿脚也不便,还住在已开裂的房子里。

73岁的李秀华家的房子虽然没有坍塌,却已经出现多处开裂。南房和厕所的位置开裂最严重,每次去厕所的时候都要小心翼翼。

李秀华丈夫患病,自己腿脚也不便,行走时需拄拐杖。她有三个儿子,老三已亡。老大由于常年在矿上做工,患有肺病,目前还在医院吸氧治疗。老二债务缠身,家庭经济特别困难,也顾上年迈的父母。

乡政府发出《紧急撤离通知书》,有村庄断电停水

6月15日至16日,和李志强、康明的房屋一样,界庄村还有多户村民数十间房屋坍塌。此前的13日,浑源县青瓷窑乡政府在界庄村的宣传栏张贴了一份《紧急撤离通知书》(下称通知)。

《通知》称,近日接村委报告,发现部分地方地面轻微下沉,墙体底部和砖柱底部等承重构件出现严重分裂,多处裂缝严重,有继续扩展迹象。目前所居住的房屋存在安全隐患,不适合居住。经乡党委、政府研究决定,特下发紧急撤离通知单,为避免发生房屋安全坍塌事故,应立即停止使用,并迁出居住房屋。

为让村民尽快搬离,界庄村还对李志强等所在村庄进行断水断电。然而,由于救济补偿等措施未到位,部分村民没有立即搬离。

张江和李映花夫妇还居住在房屋的坍塌区,夫妇二人居住的房子属于低矮房屋,按照村里张贴的补偿标准,一类房屋一次性补贴4万元,二类房屋每间3.5万元,三类房每间3万,而他们的房屋属于“低矮房”,不在补偿之列。

至6月26日晚上,张江夫妇还居住在自己的两间矮房子里,当天的晚餐是凉拌黄瓜和方便面。“省事,也是因为缺水。” 李映花说。

因为村庄停水,村民只好用山缝里溢出的水。

因为村庄停水,他们只好接用从山缝里溢出的水。水的卫生问题也曾让他们担心, “也不知道有毒没毒,刚开始吃的时候还有点拉肚子,吃几天就好了。”

夫妇俩还弄了一个小功率发电机发电,做饭兼照明。李映花告诉澎湃新闻,“害怕晚上房子会发出啪啪的响声,可能会倒塌。”李映花的经验是,如果房子响声太大了,就打开手电筒看看墙壁,有没有裂缝。如果出现裂缝就赶快跑出去。

6月27日清晨,李秀华正在准备早饭,锅里煮的是从山上挖的野菜,掀开锅盖的时候,野菜正沸腾。李秀华说,平时很少能吃上白面和大米,家里仅有一袋莜面。她家一样用的是山缝裂隙处的水。

村支书:正和村民谈搬迁赔偿问题

最早发现房屋出现开裂现象是界庄村村民李贵奇,因为李贵奇的家是距离煤矿尾渣最近的一户。

2016年12月的一天,李贵奇早上发现靠近尾渣的东屋出现裂缝,下午整间房就坍塌掉了。当日,他向村委会打了报告,也同时向当地派出所报警,得到的回复是“赶快搬离村子,以后会给补偿”。

直到2018年6月14日,界庄村的数十间房屋坍塌,李贵奇也没有收到相关的补偿款。比较幸运地是,他们是从村子里搬出去比较早的一批人,李贵奇的儿子在浑源县城给别人开车,能维持正常的生活开支。

“往年的这个时候,正是杏树收获的季节,现在都荒了。”李贵奇告诉澎湃新闻,他在院子的周围种有一百多棵杏树,院子里拦腰合抱的一棵杏树树龄已经有50多年了,是他父亲种下的。

按照界庄村党支部书记王二虎的说法,全村共162户村民,一些青壮年早年已经陆续搬迁出村子,村里还有40多位村民,大多年老体弱。目前,青瓷窑乡政府、界庄村村委会正在和村民谈搬迁赔偿的问题。

73岁的李秀华也接到了搬离出村子的消息。她告诉澎湃新闻,由于没有拿到补偿款,自己没有能力找房子搬出去。

“外面租一间房要一百多块钱,我没钱,到哪儿找房去?”老人带着哭腔说。

乡党委书记:补偿款尚有缺口,有情况随时撤人

界庄村宣传栏张贴着一份浑源县青瓷窑乡政府下发的《紧急撤离通知书》

补偿款还在筹集中。可让部分村民们不满的是,他们居住的“低矮”房屋不在《公示》的补偿之列,有的可以获得补偿款的村民也还没拿到钱。“到现在一分钱补偿款也没拿到。”村民李志强说,村里答应让村民搬出去并支付租房费,可实际上没发一分钱。

7月2日, 浑源县百川煤业有限公司党支部副书记刘文斌告诉澎湃新闻,哪个煤矿造成的塌陷,补偿款就该由哪家煤矿负责,目前政府和企业正在组织界庄村村民搬离,正在筹集补偿款。至于村里何时搬离出村子,补偿款何时到位,刘表示不知情。

刘文斌介绍,除了界庄村之外,浑源县涉及采煤危及安全需要搬迁的村子还有十余个。

早在2015年,山西省就下发了《山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山西省采煤沉陷区治理2015年行动方案的通知》(晋政办发〔2015〕22号,下称《通知》)。

关于补助标准,《通知》显示,采用搬迁重建方式治理,按户均60平方米进行补助,每平方米造价2014元,户均搬迁成本为12.08万元,超出60平方米部分由个人以成本价购买。鉴于采煤沉陷区内搬迁居民人口构成多样,可对户型、户型比例和每户建筑面积进行合理调整。搬迁安置住房单套建筑面积具体控制标准由市、县人民政府根据实际情况确定。

青瓷窑乡党委书记牛鹏飞告诉澎湃新闻,界庄村的房屋补偿标准是由村民大会沟通商议确定,目前的补偿款已经部分到位,虽然还有缺口,但是缺口已经很小了。

青瓷窑乡界庄村搬迁房价公示

牛鹏飞进一步介绍称,6月份的房屋坍塌,当时轰动了整个乡镇,当晚已经对村民进行了紧急撤离,并安置到当地的宾馆。“白天的时候,情况稳定,老百姓回家里拿点东西。”他表示,全村162户涉及搬迁的村民当中,有50多户已经签订了搬迁协议,除了此前自谋生路已经搬迁的村民,村里住户还有30来户。

虽然与部分村民签订了协议,牛鹏飞表示,至今搬迁还未正式启动,还得有一个过程。

针对澎湃新闻“如果发生二次坍塌,未搬迁的村民随时面临生命威胁“的疑问,牛鹏飞称,“随时观察着呢,已经把各个村的干部都调过去了,有情况就把人撤出来。”

浑源县:对搬迁安置中的失职渎职行为将严厉查处

7月12日,浑源县回应澎湃新闻称,将动员群众尽快搬迁,确保村民生命财产安全。

回应称,经核实,澎湃新闻网刊发《山西一村庄因采煤坍塌,仍有村民住危房》的视频反映为浑源县青磁窑乡界庄村,该村位于采煤沉陷区治理范围内,已列入采煤沉陷区治理搬迁计划。从今年6月起,乡村干部采取措施动员村民搬离危险房屋。

针对网上反映情况,浑源县委、政府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乡村两级联合工作组,逐户深入村民家中做工作,动员群众尽快搬迁,确保村民生命财产安全。全面加快界庄村采煤沉陷区移民搬迁安置工作进度。对于在搬迁安置过程中发生的失职渎职行为,浑源县将严厉查处。

目前,搬迁安置工作还在加紧推进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