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之佛大师教你画花鸟画:构图和设色是关键

  陈之佛,现代美术教育家、工艺美术家、中国画家。又名陈绍本、陈杰,号雪翁。浙江余姚人。陈之佛继承我国绘画的优良传统,广泛汲取自唐至宋元以来的诸名家之长,并注重写生,吸收图案的装饰性,使其工笔花鸟画以工笔的形式,直通写意的境界;其独创积水法,融写意手法于工笔之中,形成清新俊逸、雍容典雅的风格,无论境界和技法,都将工笔花鸟创作推进到了一个崭新的历史高度。

  花鸟画很讲究形式美,

  要表达出花鸟画的形式美,

  主要在构图和设色两方面——

  陈之佛 《红柿小鸟》

  构图的好坏,常常影响于画面的美丑,画面上的凌乱、散漫、单调、平凡、迫塞、空虚等等弊病,大都由于构图的处理不当,没有很好的表达它的形式美所致。这在花鸟画上尤其显著。

  花鸟画有它一定的局限性,它终不如人物的丰富多样,更不如山水的山峦起伏,云烟出没,变幻无穷。虽然花也有多种的花,鸟有多种的鸟,终究仅仅是花和鸟。花鸟画的容易造成千篇一律的情况,可能这也是一个原因。所以要使花鸟画有较多的变化和生气,就应该考虑它的构图上形式法则的妥善处理。

  陈之佛 《白芙蓉》

  构图的关键,主要是研究部分与部分的关系,以及题材的主次关系。画面上的主要部分与次要部分必须分明。部分间的关系不清,就没有统一性,主要与次要不分,就没有重心点。所以在一幅画的构图上,必须考虑宾主、大小、多少、轻重、疏密、虚实、隐显、偃仰、层次、参差等等关系。就是要宾主有别,大小相称,多少适量,轻重得宜,有疏有密,有虚有实,或隐或显,或偃或仰,层次分明,参差互见,这等关系必须精心审度,也就是要我们很好的掌握对比、调和、节奏、均衡等有关于形式美的法则。

  中国画论中常见有所谓“疏密虚实,位置得宜”;所谓“多不嫌满,少不嫌稀”、“密不杂乱,疏不空旷”、“密不嫌迫塞,疏不嫌空松”,又所谓“疏处疏,密处密,整中乱,乱中整”;要我们不要“喧宾夺主”,要我们做到“增之不得,减之不能”,要我们避免“平铺直叙,千篇一律”。诸如此类的论述,不胜枚举,足见古代画家也都重视构图的形式美的。

  花鸟画的构图美与不美,特别显露,有时仅是一枝一叶处理的不当,或者一只鸟的位置不当,就会影响全画面而引起观者不愉快的感觉。所以在构图时,必须精细考虑,有所取舍,要割爱处就得割爱,要夸张处就应夸张。花与花的关系,花与鸟的关系,既要使它相协调,又要有呼应。而春夏秋冬不同的季节,飞鸣宿食不同的姿态,如何“夺造化之妙”,就需要借形式美的妥善处理而助长其神情。

  陈之佛 《秋荷》

  设色,同样是花鸟画的重要环节,花鸟画必借色而益彰,不仅着色技法须要精炼,而配色方法更应理解。虽说:“设色妙者无定法,合色妙者无定方”,色彩的运用,确是极其微妙的。但是“随类傅彩”决不是依样葫芦,要妙起自然才能进于“神似”的境地。同是青、红、黄、绿,运用得当如否,相差就很悬殊。过去中国画家曾说“设色忌枯,忌火,忌俗,忌主辅不分,交错凌乱;忌深浅模糊,平淡无味”。

  又说要“艳而不失之俗,淡而不失之枯”、“用重色要不至恶俗,用轻色要不至浅薄”、“淡逸而不入于轻浮,沉厚而不流于鄙滞”像这类论画之设色者也常见于画论。但到底如何能够使一幅画取得完美的设色效果?

  陈之佛 《蕉荫小鸟》

  我想除了我们对于设色的实践经验之外,还必须掌握色彩学上的色相、光度、纯度的相互关系,以及调和、对比等形式法则,是所必要的。就据过去画家的论说来说:

  什么叫做“枯”?枯是色彩干枯失神,黯淡而无生气,主要是由于用淡色而不显彩色,自然神气全无。所以说要“淡而不失之枯”。淡而仍见有彩,就产生柔和的美感。

  什么叫做“火”?火是色彩对比过于强烈,产生强烈的刺激性,令人起不愉快的感觉。

  什么叫做“俗”?俗的原本,大半也是由于对比处理不当所致,不研究色彩本身的纯度,任意配合,往往产生恶俗的色调,如浓艳的色彩,处理不当时更为显著。要“艳而不失之俗”,就必须减低色彩的饱和度,特别是用重色时尤应注意。

  陈之佛 《啼鸟寒枝》

  什么叫做“主辅不分,交错凌乱”?这是色彩的主次关系问题。一幅画上必须有它的中心色,以一色为主,使其它一切色彩倾向于主色而取得协调时,才生美感,如果主次不分,任意着色,必然造成画面上色彩的混乱现象。

  什么叫做“深浅模糊,平淡无味”?画面上色调过于统一,缺乏变化,尤其取用同浓度色的配色而起同化作用时,必然感得平淡乏味,有色等于无色了。

  由以上一些设色上的问题看来,色彩的浓淡、深浅关系,配色的主次关系、统调关系、对比关系、比例关系等等,就说明色彩的运用必须很好的掌握形式原理才能发挥它的美感作用。

  陈之佛 《春江水暖》

  总之,构图和色彩的变化是无穷尽的,花鸟画由于自身的需要,特别重视构图和设色的更加丰富和多样,这就要求画家对构图的处理,色彩的运用,深入研究形式美的原理和法则;同时古代画家在长期的创作实践中取得的可贵的经验,著为画论,对构图和设色两方面的片段记述,也是值得我们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