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抓、激光照、机枪扫!各国“脑洞大开”开发反无人机武器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无人机“黑飞”等带来的安全问题困扰着各国的安全部门。自2017年以来,尤其是在中东的冲突地区,各类武装分子利用改装的无人机进行侦察以及发动袭击的事件变得越来越频繁,无人机发展呈现出运用门槛越来越低、技术水准越来越高等特点。另根据新美国基金会2016年初发布的一项研究,全世界已经有86个国家“拥有一定程度的无人机能力”,所有国家都不希望在“无人战争时代”落伍。

  低空、慢速、小型(低慢小)无人机非法测绘、威胁航空器安全、非法闯入重大活动及敏感区域的新闻频频见诸报道,这也是长久以来关注最为广泛的无人机威胁。2014年7月,在伦敦希思罗国际机场,正准备降落的A320客机险些撞上无人机;而在2016年4月17日,还是在希思罗机场,一架A320客机在降落过程中撞上无人机;2015年1月26日,一架小型旋翼无人机坠毁在白宫南部草坪;2015年4月22日,日本首相官邸房顶发现一架经过改装的无人机;2013年9月15日,默克尔参加一场竞选集会时,一架无人机降落在了她的旁边。

  肩抗式反无人机火箭筒。

  各国针对“低慢小”无人机的反制系统发展最早,可谓是“百花齐放”。军工企业研制的反无人机系统以激光拦截和传统火力打击等“硬杀伤”为主,科技公司研制的防控装备则以无线电干扰以及“网式”拦截等“软杀伤”为主,还有一些出境率较高的如执法部门训练鹰以“空战方式”击落无人机等。美国《国家利益》报道称,在2015年的美国“黑镖”反无人机演习中,多达55种反无人机系统“登台献技”。

  中国曾推出“低空卫士”激光防御系统,该激光系统针对小型无人机研制,可在地面部署也可以装在运载工具上,打击半径约为2公里,可在发现目标后5秒内将其击落,适合要地防空以及为在人口稠密地区的重大活动提供安保。波音早在2009年就展示过装载在吉普车上的激光系统“激光复仇者”,并在演示中击落数架无人机。激光拦截系统相较于使用传统火力击落无人机有诸多好处,成功率更高,附带伤害较小,更为适合在城市环境以及人口密集地域使用。而从近些年这类反无人机系统的发展趋势来看,以定向能/动能混合搭配来对抗无人机更符合潮流——激光拦截系统上加装机枪或者火炮。

  除了传统火力以及激光武器等“硬杀伤”外,利用对无线电干扰等对无人机进行“软杀伤”的研究也是主要方向。2015年美国推出的“无人机防御者”步枪,可通过发射无线电波束来干扰无人机的控制信号和GPS导航信号,有效作用距离为400米。其他的“软杀伤”还有利用无人机布网拦截,或者利用反无人机火箭筒发射拦截网等。

  韩国的研究人员也曾探索过研发一款声波反无人机武器,其原理是利用外部声波使无人机的陀螺仪发生共振,从而扰乱无人机的平稳飞行。尽管在技术上存在可行性,但是外部环境的影响令这种装置难以称为有效反无人机武器,在声音已经达到140分贝时其作用范围也只有40米,而瞄准和跟踪目标也存在诸多困难。另外韩国也在探索利用微型无人机来攻击具有潜在威胁无人机的技术。就像是设计者将无人机造的越来越科幻一样,探索反无人机技术的研究人员的“脑洞”也越来越大了。

  “激光复仇者”武器系统

  在中东战场上,各类武装组织对于无人机在作战时的运用,也敲响了恐怖袭击“技术升级”的警钟。中东战场的“土制无人攻击机”都是由可轻易获得的消费级无人机改装而来,尽管在面对防守严密的俄军驻叙基地时没有多少机会,但是在对付同等技术水平的武装组织时,尤其是面对一些“软目标”时,这些无人机也堪称“大杀器”,特别是据俄罗斯披露,恐怖分子使用的这些无人机的导航技术以及挂载的弹药都达到或者接近军用水平。

  考虑到恐怖分子近乎无法遏制的全球流动,无人机恐袭的威胁已经非常紧迫。早在2013年6月25日,德国警方就逮捕过两名试图利用无人机发动恐怖袭击的突尼斯人。技术的快速进步令民用和军用无人机技术的界限越来越模糊,而相应的一些常见的反制“低慢小”无人机的“大棒”也在“加粗加长”,例如目前各国都在研制功率更高、射程更远的激光武器用于反制性能更为强大的无人机。

  “无人机防御者”步枪

  而在国家军备竞赛方面,各大国都在积极开发机载以及舰载的大功率激光系统。美军“庞塞”号上的激光炮曾在演习中“瞬秒”无人机,可谓是“技惊四座”。而俄罗斯强大的电子战装备在叙利亚战场展示的压制和控制无人机实力也只能算是反无人机能力的“牛刀小试”。2011年伊朗“迫降”美军RQ-170无人机,据传俄罗斯“汽车场”地面主动干扰系统就发挥重要作用。

  “无心之过”造成的威胁、带有险恶用心的恐怖威胁以及国家层面的军备竞赛,无人机技术的快速提升以及全球扩散加深了各国的安全忧虑,各类“脑洞大开”的反无人机装备也逐渐走进人们的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