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话题 | 成都人关于石犀镇水的说法,应当较真不应当处罚

  这两天一位成都“热心市民”给市长热线的一封信以及市长热线的回复火了。对双方一本正经的较真精神,网友表示十二万分的佩服。

  这位“热心市民”请求“把金沙遗址博物馆的犀牛搬还原”,理由是:

  “每年夏天成都周边各地都是大暴雨,涨水严重,每年都有冲毁房屋造成严重经济损失的事情!所以请市长酌情考虑一下,老祖宗留下的犀牛,从哪儿搬去金沙遗址博物馆的,就重新放回哪儿去!老祖宗既然留在那儿,是有道理的!”

  该信由成都市文广新局责成金沙遗址博物馆回复。回复中,详细写明了石犀的出土、展览、保存等事宜,也引用历史资料说明了石犀与水患没有直接联系:

  “您好!您所反映的问题,市文广新局高度重视,立即责成金沙遗址博物馆进行调查处理,现将有关情况答复如下:经调查,2013年1月,石犀由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发掘出土,为配合2013年太阳节灯展,石犀在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进行了为期20天的短期展览。2016年,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已将暂存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的石犀移交给成都博物馆。石犀现作为重要展品陈列于成都博物馆展厅中,一直没有离开过成都天府广场。目前,我们还缺乏确切的资料证明该石犀就是李冰镇水的神兽。”

  “第二,该石犀与水患有无直接关系,尚缺乏科学论断和事实依据。近段时间正是南方雨季之际,是空气中暖湿气流运动的结果,南方多个省份,尤其是四川盆地中西部、重庆西南部、甘肃东部、陕西中南部、河南西南部等地均有大雨或暴雨。1947年和1981年成都曾遭遇两次特大洪灾,造成巨大的人员财产损失。这两次特大洪灾爆发时,石犀仍尘封在天府广场地下。”

  这段严肃的讨论因何而起呢?原来,截至11号,成都已经连续下雨17天,暴雨成灾。

  入汛以来,从5月1日截至到7月11日8时,四川全省平均降水量为451.7毫米,为1961年来最高,17个县气象站降水量也破了历史极值。

  到11日,成都、绵阳、德阳、广元等地已经连续下雨17天。这17天,成都崇州、绵阳绵竹的暴雨日数达到了5天。从7月8号开始,暴雨预警“天天见”,四川已发布了5年来首个地灾气象风险红色预警。

  其实成都雨水的主要成因,就是回复里说的,是副热带高压从海洋带来的暖湿气流,在四川遇上了高原低值系统。充足的水汽遭遇冷空气,结果就是雨一直下。

  下雨和石犀又是怎样联系起来的呢?原来古人认为犀牛有一种分水能力。因为犀牛的主角长在鼻子上,下水游泳时,如果速度够快,水波会向两边明显分开,好像它主动劈波分浪一样。《太平御览》卷八百九十录《南越志》说:“巨海有大犀,其出入有光,水为之开。”这就是石犀镇水传说的起源。

  《华阳国志》记载李冰“外作石犀五头,以厌水精”。人们怀疑,2013年出土于成都天府广场的这个石犀就是李冰遗物。而李冰大家都知道,修筑都江堰,驯服岷江,泽被成都平原千年的大水利家。很多人自然会认为,李冰老人家的宝物,说不定还在护佑着四川。

  其实在面对罕见灾害的时候,诉诸鬼神宿命,历来是个常见现象。古代遭遇大旱的时候,地方官员也有参与祈雨的。如今遇到止不住的大雨,牵挂石犀,其实是民间心理的自然反应。

  “迷信”活动之所以能长期盛行于漫长的人类历史中,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心理慰籍作用,它可以弥补安慰人们挫折和忧虑的心理,释放恐惧,带来继续生存的信心。

  石犀镇水只是民间的古老传说,但石犀也慰藉了大雨中的人心。不应该只看到它迷信荒唐的一面。所以和上面的较真大赛相比,下面这个措施恐怕就显得过度敏感了。

  今天@平安青羊 发布了这样一条消息:

  “2018年7月11日,我局对在网上散播“镇水神兽被挖出导致成都连年大雨”谣言的杨某(女,31岁,本市人)依法给予行政处罚!请广大网民不信谣、不传谣,共同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对造谣、传谣者,我们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没有交代行政处罚的方式和力度,处罚轻重不知道。但是,对迷信谣言,或者说错误认识,以公开较真的方式予以澄清,应该是更好的办法。

  今日话题编辑:郭墨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