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红楼梦》《儒林外史》为例,聊聊“诗会”怎样出题、赋诗?

作者:王清和

现在仍有不少人热爱诗歌,喜欢吟诗作赋。有的组织“诗社”,或者聚会赋诗;网上、微信的诗词公众号也流行所谓“同题诗”,如以“立春”“惊蛰”为题,或者以一张照片为题。诗体有新体诗,也有旧体诗。作出来的诗是五花八门、争奇斗艳。

大家聚在一起,就同一题目作诗,可称为“诗会”(古代也称“诗社”)。

既然是“诗会”,大家一起活动,就不能随便作,放任自流,否则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就没什么意思了。

一、诗会的6项基本要求

新体诗没什么限制、要求,所以这里只谈旧体诗。一般来说,“诗会”写诗,或者写“同题诗”,总要事先有个约定,提出一些要求,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题目:如,桃花、游春、送别等

2、诗体:如五言、七言,古体、律诗等

3、用韵:首先确定是新韵还是旧韵,其次确定韵部。如《平水韵》的“一东韵”,或者“十三辙”的“发花辙”等

4、用字:如须用“江阳辙”的方、张、香字;有的限制用字的顺序,宽松点可不限顺序

5、其他要求:如嵌字等

6、时限:何时交稿

(《红楼梦》贾府四春:惜春、元春、迎春、探春)

二、《红楼梦》的“海棠社”赋诗

比如,《红楼梦》(程乙本)第三十七回 “秋爽斋偶结海棠社”:

李纨道:“方才我来时,看见他们抬进两盆白海棠来,倒很好,你们何不就咏起他来呢?”……迎春道:“这么着,我就限韵了。”说着,走到书架前,抽出一本诗来随手一揭。这首诗竟是一首七言律,递与众人看了,都该做七言律。迎春掩了诗,又向一个小丫头道:“你随口说个字来。”那丫头正倚门站着,便说了个“门”字,迎春笑道:“就是‘门’字韵,‘十三元’了。起头一个韵定要‘门’字。”说着又要了韵牌匣子过来,抽出“十三元”一屉,又命那丫头随手拿四块。那丫头便拿了“盆”“魂”“痕”“昏”四块来。宝玉道:“这‘盆’‘门’两个字不大好做呢!” ……迎春又命丫鬟点了一技梦甜香。原来这梦甜香只有三寸来长,有灯草粗细,以其易烬,故以此为限,如香烬未成便要受罚。

上面的意思是:

题目:咏白海棠

诗体:七律

用韵:十三元

用字:门、盆、魂、痕、昏

限时:一支“梦甜香”

按照以上要求,林黛玉的诗:

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月窟仙人缝缟袂,秋闺怨女拭啼痕。

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

这叫做“即席分韵”,难度很大。

三、一种变通的方式

一些人没有这本事,又要附庸风雅,便有了一种变通的方式。

来看一段《儒林外史》里的逸事,说的是“西湖宴集,分韵赋诗”,共有九位参加,“每位各出杖头资二星”(即每人出二钱银子)。到日子买了些食物,拿到庙里,交与和尚收拾:

厨下酒菜已齐,捧上来众位吃了。吃过饭,拿上酒来。赵雪斋道:“吾辈今日雅集,不可无诗。”当下拈阄分韵,赵先生拈的是“四支”,卫先生拈的是“八齐”,浦先生拈的是“一东”,胡先生拈的是“二冬”,景先生拈的是“十四寒”,随先生拈的是“五微”,匡先生拈的是“十五删”,支先生拈的是“三江”。分韵已定,又吃了几杯酒,各散进城。(第十八回 约诗会名士携匡二 访朋友书店会潘三)

这里是当场吃喝、拈阄分韵,然后回家作诗。里面的匡超人以前没作过诗,之前先“在书店里拿了一本《诗法入门》,点起灯来看。他是绝顶的聪明,看了一夜,早已会了。次日又看了一日一夜,拿起笔来就做”。匡超人在宴集次日就把分韵的诗作了来,“及看那卫先生、随先生的诗,‘且夫’‘尝谓’都写在内,其余也就是文章批语上采下来的几个字眼。拿自己的诗比比,也不见得不如他。”

这种玩法,很让“真名士”杜慎卿瞧不起。萧金铉等三人拜访杜慎卿,杜慎卿用“江南鲥鱼、樱、笋,下酒之物”招待:

萧金铉道:“今日对名花,聚良朋,不可无诗。我们即席分韵,何如?”杜慎卿笑道:“先生,这是而今诗社里的故套,小弟看来,觉得雅的这样俗,还是清谈为妙。”(第二十九回 诸葛佑僧寮遇友 杜慎卿江郡纳姬)

“雅的这样俗”——这就是“真名士”对“假风雅”的评论。

【作者简介】王清和,男,北京人,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获学士、硕士学位)。现居住于美国。近年致力于文史研究。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

投稿邮箱:

顾问:朱鹰 、邹开歧

主编:姚小红

编辑:洪与、邹舟、杨玲、大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