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紫演白蛇,没有妖气,全是胃胀气

  我也知道《天乩之白蛇传说》这种电视剧,根本不是给30岁以上的人看的,但还是忍不住戳开了。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想知道8102年的白蛇会是什么样子。

  准确来说,杨紫演的白夭夭,跟民间传说《白蛇传》里的白素贞根本就不是一条蛇。这部从网文托生出来的电视剧,更像是《蛇千骨》与《三生三世十里蛇花》的mix版。

  杨紫演的小白蛇,原本是骊山圣母的徒弟,但是误打误撞遇上了任嘉伦演的上仙紫萱,两个人就莫名天雷勾动地火了,然后紫萱就心火烧心火烧心扉呀关不住了,为了她宁愿放弃飞仙,元神离散。五百年后,白蛇又下凡遇见了紫萱转世的药神宫宫上许宣,两个人开始相爱相杀……

  虽然也有一些白蛇传里的经典段子,盗仙草啦、水漫金山啦、永镇雷峰塔啦,但整部剧的样子已经跟白蛇传的神髓差了太远。如果说以往的白蛇是修了上千年道行可以颠倒众生的妖精,那么杨紫演的白蛇就是刚刚小学毕业只会装嗲装可爱甜腻到齁人的麦乳精。

  杨紫自己也解释了,“我们这一版的白蛇,她是属于偏可爱,邻家女孩的感觉。”难怪剧里的白蛇一出场,就是卡通形象,头大身小有皮无鳞,倒是挺贴近杨紫曾经的绰号,“小蚯蚓”。

  难为赵雅芝还来客串了一个骊山圣母。当年的新白娘子,一颦一笑仍在。但是脖子上的颈纹,跟面颊松弛的肉,真是叫人无法直视。

  虽说古偶剧本来就是少女玛丽苏的臆想,不宜较真。可是白蛇这形象并不是凭空造出来的,演变了太多代太多种,让人没法不去做比较。

  第一集里有一场重头戏,就是杨紫演的小白蛇在水里化为人形。

  美人出浴,这是影视剧里的惯用老梗了,大家也是百看不厌。最经典的莫过于《青蛇》里,张曼玉跟王祖贤在池子里沐浴那一幕,那个水滑洗凝脂啊,那个柔弱娇无力啊,眼波之下欲念翻涌,荡起一池子春水,蒸起一屋子热气,看得人口干舌燥。

  结果杨紫演出来的感觉,不叫出水芙蓉,那叫水洗大萝卜。

  当她从水里探出头来的时候,镜头给了一个侧脸,我瞬间就被杨紫的下巴惊到了。知道你演蛇精,但也没必要把自己的脸捯饬成蛇精脸啊。

  还有那美人出浴的手,想起来也该是“纤纤擢素手,指如削葱根”这般唯美。结果杨紫的手一伸出来,唉呀妈呀,好接地气。前有沈月腿,后有杨紫手,都朴实得像早饭吃五个包子的邻桌同学。

  偏偏任嘉伦还要望着杨紫,作一脸痴呆状,仿若被颜值惊艳。网友都看不下去了,好歹也是修行几千年的上仙了,园子里什么样的仙女没见过,也不至于见到个小学同学就忘乎所以了哎。

  还有上了岸之后,同样是蛇学人走路,《青蛇》里十步一歇的“扭啊扭”,腰肢柔若扶柳,风情万种中又带点俏皮。

  结果杨紫扭起来,就真的很像东北大秧歌,非常地耿直……

  其实杨紫也知道自己的短板,扮扮可爱还可以,但真的演不了大美人。所以她一再在微博里强调,这一版白蛇,就不是个大美人。

  但怎么说这也是一部偶像剧吧。就像《流星花园》里杉菜虽然平凡,但你真找一个平凡女孩去演,大家情感上都没法接受。白蛇的基因型可以不同,但怎么说都是个妖精,一点妖气没有,全是胃胀气,那还有什么必要披一张蛇皮呢。

  光从这一点说啊,我还是觉得这白蛇,真的一届不如一届。

  赵雅芝的白娘子,是没什么妖气,但她硬靠着颜值跟气质撑出了一条仙女蛇的仙气。试问,哪个小学鸡没有对白娘子的法术变变变动过心?

  后来刘涛也演过一版白娘子,没了妖气也没了仙气,就是一股子贤良淑德苦口婆心的妈气。这剧与其叫《白蛇传》,还真的不如叫《许仙家的外来媳妇儿》。

  刘诗诗也演过白蛇,恩,其实光看扮相还挺美的。但我总觉得,刘诗诗更适合去演青蛇。因为竹叶青蛇是有名的瞎子蛇。

  黄圣依演的白蛇,终于有了点妖气,但又没控制好火候。妖得过了头,就让人感觉拙劣。当时微博一句热评就是,赵雅芝给人感觉是从天上下到了人间,而黄圣依是从天上人间出来的。

  也是这部电影,让我知道了,原来蛇精也可以有腹肌……

  杨紫演的白蛇,是可爱过头,妖气不足。如果非要跟蛇精扯上什么关系的话,好吧,我第一次知道,原来贪吃蛇也可以成精。

  也有人说,杨紫才26岁啊,一个90后演一条可爱蛇也没关系。话虽如此,但想想当年王祖贤演《青蛇》的时候也才26岁,真是有种今不如昔的哀叹。

  这么多年了,我心里最放不下的蛇,还是徐克的《青蛇》。不止是因为爱怀旧,也不止是因为王祖贤与张曼玉一对璧人。更重要的是,那时候的电影,那时候的剧本,还有那时候的演员,都有股不疯魔不成活的妖异劲儿。

  为了突出主角是蛇的形态,徐克特别安排张曼玉跟王祖贤都去学蛇舞。王祖贤每天都会练足两小时,结果后来的舞也没有用上,改成了练习怎么扭步子,摇曳的代价就是“拧着走”,辛苦NG了不少次,才终于拍出花廊“十步一歇”和“扭啊扭”这样性感而鬼马的经典段落。

  张曼玉在采访里也说过,《青蛇》这片子拍得很辛苦,不仅要学蛇走路,“每天还要泡在水里,全身都湿淋淋的。”

  最费力的一场戏,是小青拖着长尾巴在地面滑行、一展蜿蜒之姿的那幕。张曼玉要在腹部垫上带轮子的木板,双手必须背在身后不能撑,全凭腰力配合滑板来来回回,身上磨出不少伤痕,但也要一直折腾到徐克满意喊了cut,才敢停下来。

  王祖贤为了《青蛇》,还去短暂学过戏曲表演。这才有了片子里白蛇亮相的京剧身段,以及惊鸿一瞥的昆曲念白,虽然不及专业演员,但也是亲力亲为的成果。

  徐克拍这电影的时候,也很刁钻,“我要求《青蛇》的美术,一是线条要统一,都是圆的,不能出现直角;二是画面设计要像《聊斋》的插图一样,只突出主要的东西,其它一律简化。”在《青蛇》开拍前,连换了六任美术指导,雷楚雄是第七任。

  青蛇跟白蛇住的那一栋江南古宅,徐克要求用一天时间就搭起来。雷楚雄紧急从采石场抱了一捆干竹子回来,漆成绿色,而那一池摇曳生姿的荷花,其实是雷楚雄用层层叠叠的皱纹纸蘸了浆糊定型风干而成。宅子完工的当天晚上,另一名美指就辞职了。

  徐克本来还想在西湖断桥拍实景,但也因为种种原因未能成行。最后剧组只能跑到西贡去拍“假西湖”,道具人员驾驶快着艇在西贡海面四处放烟,以营造出江南雨雾迷朦的环境 而那三潭印月石塔其实是用玻璃纤维做出来的。

  服装设计师师吴宝玲也说,当时做了很多头饰,每颗珠子都是用手工嵌上去。因为人手不够,张曼玉跟王祖贤一有空就都会跑来帮她穿珠子。

  《青蛇》能够成为经典,就是因为从演员到布景,从音乐到造型,都无一不用心。那时候的妖精,有风月,有烟雨,有流光,还有一股蠢蠢欲动的生命力,叫人无法不着迷。也因此,90年代的女演员都早熟,26岁的王祖贤演起白蛇,已经有了灵与肉。

  最难忘的一幕,就是白蛇与释迦佛像的对望,规整的玫瑰髻与释迦的肉髻螺发相映成趣,而她的表情里有超越年龄的悲悯与透彻。

  更不必说,那时还不到30岁的张曼玉,人间一滴泪,载不动,许多愁。

  20多年过去,现在的女演员却越发晚熟。30岁了也一样没几个能挑大梁的小花,杨幂、唐嫣、刘诗诗全都在古偶里打滚。即便是26岁的杨紫,明明也有一身演技,现在也只能一直演这种卖萌哭惨的傻白甜。

  大概是现在的人都活得太清醒太计较,容得下傻子,容不下疯子。青蛇之后,世上再无蛇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