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不是杀人娃娃,而是被人当作娃娃摧残

  纵观电影史,有一种经久不衰、且往往能以小成本博大票房的类型电影,那就是恐怖/惊悚片。

  恐怖/惊悚片作为最早的类型电影之一,发展至今已有100多年的历史。

  回顾早期的这些类型,像是西部片等如今都面临着不可避免的式微,而恐怖/惊悚题材却仍能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

  其原因归根结底来说,是因为恐怖体验是人的一种心理本能需求。

  就拿今年大热的《昆池岩》来举例子,主角一行人代替我们深入鬼宅探险的经历既满足了我们的好奇心,为我们带来感官上的刺激,又使我们得以借助影片营造的紧张情绪,发泄自身的情绪压力。

  2018年依然是恐怖电影的热门年份,前有《忌日快乐》,后有《寂静之地》、《遗传厄运》,更别提下半年还有《阴风阵阵》、温子仁的《修女》等一波力作排队等着收割观众们的尖叫。

  扎堆的恐怖盛宴中不乏一些像《昆池岩》这样的话题作品,而相形之下,其他一些影片就显得冷门了许多。

  今天所要介绍的《噩梦娃娃屋》,就属于一部相对冷门,但质量尚可的恐怖新作。

  《噩梦娃娃屋》是法国鬼才导演巴斯卡·劳吉阿执导的最新作品,他的前作《殉难者》曾被“滚石”杂志选为“本世纪迄今最赞的恐怖惊悚片”之一。

  至于他本人,是长酱婶儿的。

  巴导素来被称为肉体折磨类影片中的“手艺人”,他的影片总是毫不掩饰地流露出自己对肉体的迷恋,而将肉体以极端的方式摧残毁灭,便是他最大的“恶趣味”。

  《噩梦娃娃屋》讲述的也是一个有关肉体摧残的故事,不过当你看完后回味全片时,会发现影片不止血腥暴力的感官刺激那么简单。

  故事开始于一辆驶在郊外小路的车上,性格大相径庭的两姐妹跟随母亲前往亲戚留下的别墅居住。

  妹妹贝斯的性格比较内向,喜欢沉溺于幻想,是一名恐怖小说迷,同时她自己也常常写作。

  姐姐薇拉则要开朗外向许多,对于妹妹的怪癖她表示不能理解,时不时还会加以冷嘲热讽。

  正当姐妹俩拌嘴闹得车内气氛不愉快时,一辆糖果车冒了出来,车内司机看似友好地向她们挥了挥手。

  似你!柯南里的黑衣人!

  妈妈和妹妹贝斯见状纷纷挥手回应,而姐姐薇拉却甩给对方一记中指。

  黑衣人内心OS(本橘脑补):好气哦,不过还是要保持风度。

  天色逐渐黑了下来,一家人路经加油站稍作停歇。

  贝斯在站内的杂货店里翻阅报刊书籍,偶然发现了报纸上刊登着一则骇人的消息:

  本地流窜着可怕的凶手,他会闯进别人的家中,杀死父母并留下女儿慢慢折磨。

  然而更诡异的还在后面,先前在路上遇到的神秘糖果车也悄无声息的来到了这里。

  进度条君才走到6分多钟,难道导演已经想要搞大新闻了吗?

  当然没有,这些都只不过是铺垫,导演的大招还在CD冷却中。

  一家人再度启程,顺利来到了亲戚家。

  亲戚家的别墅在黑夜中显得既陈旧又阴森,一看就是典型的恐怖片标配鬼宅。

  宅子的内部更是处处透露着一股不祥的气息,前主人似乎是一位热衷于收藏的阿宅。

  只不过像本橘这种肥宅,收藏的都是美美的纸片人老婆。

  而旧宅的前主人就重口的多了,房子里到处都陈列着瘆人的娃娃。

  本橘凭多年的“涉恐”经验,一看就知道这些娃娃十有八九不一般,就算不能杀人起码也能吓死人。

  果不其然,接下来恐怖片百试不爽的套路Jump Scare就出现了。

  你以为接下来要高能了吗?

  并,没,有。

  此时导演估计点上了一根烟,不紧不慢地说:“着啥急啊,先唠会嗑缓缓。”

  于是姐姐薇拉和妈妈也开始唠嗑了,这一唠嗑不要紧,薇拉透露出一则影片的重要线索:

  她曾在收拾东西时发现了妹妹编造的采访,而采访的对象正是妹妹她自己。

  妈妈对此表示不是很care,转头去做家务了。

  殊不知,死亡的威胁正在向她们步步逼近。

  前方高能!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后方草丛蹿出一只开大招的亡灵战神,瞬间拿下一血。

  姐妹俩还没反应过来,就已成了接下来的遭殃对象。

  在被壮汉拖到楼下施暴的途中,她们发现壮汉的同伙正向她们竖着中指,原来他们两个就是糖果车上的神秘人。

  壮汉的施暴仍在继续,旁边的长发怪人一语道出了他们的目的:“他只是想玩娃娃。”

  至此,很多人的脸可能都被导演打得又红又肿,原来噩梦娃娃屋里可怕的不是娃娃,而是被变态杀人魔当作娃娃。

  眼看着两姐妹命悬一线,本以为已经一命呜呼的妈妈竟然冲了过来,如战神附体一般手刃两名入侵者。

  (由于场面过于血腥,在此就不放出图。)

  ???

  受到惊吓之余,本橘不禁摆出了黑人问号脸。

  时间进展还不到四分之一,这是要闹哪样啊。

  没待本橘反应过来,下一个镜头就出现了彻底的反转。

  已经成年的贝斯从噩梦中惊醒过来,前面的情节似乎只是她的惊悚回忆。

  而此时的她,已经成为一名当红的恐怖小说作家。

  其中以那段经历为蓝本创作的小说,更是为她带来了无数的赞誉和收益。

  家庭美满,名利双收,当年的不幸女孩摇身一变成了人生赢家。

  除了儿子总喜欢穿着小丑服装外,整体看起来完全就是正常的成功人士家庭嘛。

  然而进度条君再次提醒到,事情绝没有这么简单。

  某天,贝斯接到了姐姐打来的电话,电话中姐姐的声音歇斯底里,不停呼喊着让妹妹回来。

  妹妹带着疑惑回到了家中,也就是当年的娃娃屋。

  在家中迎接她的是精神失常的姐姐,和不得不把姐姐锁在房间里的母亲。

  为什么?为什么只有贝斯离开了家中,走上人生巅峰,妈妈和姐姐却仍生活在恐怖的娃娃屋里?

  尚未来得及容本橘细想,恐怖的事就已接连发生了。

  先是频频出现在镜子上的“救救我”字样。

  然后是姐姐薇拉遭到无形的攻击。

  最可怕的是摆放在柜子上的画。

  回忆下贝斯丈夫和儿子的容貌,是不是觉得脊背一凉。

  如果这还不能让你联想到什么,请再参考一下姐姐描述妹妹采访自己的那段话。

  幻想的防卫屏障,伴随着一阵刺耳的破裂声开始逐渐瓦解。

  这就是《噩梦娃娃屋》的高明之处,它不排斥Jump scare之类的传统手法,也不回避变态杀人狂、恐怖娃娃等传统设定,而是以旧瓶装新酒,凭借剧本的缜密逻辑诱导观众走进他预设的迷宫。

  当观众已经深陷其中,导演再将迷宫的大门轰然关闭,尽情享受观众们的惊声尖叫。

  比起那些纯靠着音效和化妆吓人的三流恐怖片,明显这才是恐怖片的正确打开方式嘛。

  好的恐怖片往往也称得上是一部合格的悬疑片,观影之后回想片中的层层铺垫还会感到汗毛倒立,才叫真正的细思极恐。

  再看这个。。。

  什么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