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教师负担过重问题突出:教学负担和非教学负担叠加

  当前,中小学教师负担过重已经成为我国基础教育发展中的一个突出问题,各种教学负担和非教学负担成了压在教师身上的“沉重大山”,广大教师往往不堪重负,身心俱疲,由此产生了一系列问题。所以,寻求减轻中小学教师负担的对策已成为当前基础教育改革中的重要课题。

  教师负担过重问题既有历史和现实的原因,也有文化和制度、体制的因素,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所以,需要政府、学校、教师、社会形成合力,不断深化教育改革,努力探索解决问题的有效措施,才能搬掉老师身上的“沉重大山”。

  例如,教师培训本来是帮助广大教师专业提升的“福利”,但很多培训不仅质量和水平难以保障,而且从内容到形式,从实用性到针对性都不能与教师的实际需求相切合,培训者往往通过行政手段强迫老师们参加,并且要求参训教师上交反思、总结等各种文字资料,反而成为了广大教师沉重的负担。

  为吸引更多的教师自主参加培训,培训者一方面要努力提高培训的质量和水平,同时还要积极进行需求侧建设,积极研究教师有哪些培训需求,根据老师们的需求精准化地进行培训。如果老师们的培训需求不强,培训者还要采取措施进行教师的内生性需求建设,积极引导、培养、提升老师的培训需求。

  其次,学校要给予教师“学术自由、教学自主”的权利。当前,教师的科研工作受到了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高度重视,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了“人人有课题,个个搞研究”的局面。但求同思维管理、精细化管理等管理方式使教师受到了太多的束缚,造成了教师自主设计、自主组织教育教学活动的空间狭小,使本应该属于教师的学术自由权、教学自主权丧失了。而论文、课题等各种科研任务必须及时完成,给老师们带来了沉重的科研负担。

  学校要允许教师在履行职责上享有学术自由和教学自主,允许教师选择、使用和开发适合于本校学生的教育、教学方法,学校的任何监督制度都不得损害教师的自由权、创造性。学校的管理活动要尽量减少对教师各种创造性活动的干预,不要用一统式的规定去套教师的学术实践,减少对教师的一些强制性和监督性的管理,以鼓励教师自由开展学术活动。

  科研要立足减负,从解决老师们在教育、教学实践中的困难着手。同时,要采取“研以致用”的方针,使科研为老师们的教育、教学提供精准化服务,在研究中实践,在实践中研究,以科研推动教育、教学的成效的提升,从而也相应地拓宽老师们的时间,有效地减轻老师们的负担。

  第三,学校要帮助教师建立融洽的人际关系网络,使教师能够体悟到和谐的人际关系带来的快乐和幸福,减轻老师们的心理负担。

  教师的工作就是一项专门与人打交道的工作,课堂上与学生交流,课余时间与同事交流,课后还需要和家长交流。在这些各不相同的角色中教师应该选择一个平衡点来看待他们的需求,这就要求教师要建立一个融洽的人际关系网络。因此,教师的人际生活质量不可忽视,良好的人际关系是教师幸福感来源的基础之一。否则,教师会因各种人际关系处理不好而倍感痛苦,产生沉重的心理负担。学校要积极帮助教师建立这个人际关系网络。首先,学校要积极帮助教师完善、加强与学校领导、同事交流的方式和能力,及时有效地处理来自不同方面的压力事件,合理疏导压力带来的各种影响。其次,帮助教师尝试理解学生的心理,做到师生之间可以心灵间互相信任。帮助教师把握好与学生家长接触的尺度,避免出现交流对话过多或不足、过深或过浅的现象,善于运用这种关系处理学生问题。和谐的人际关系会为教师提供更好的角色转换空间,轻松工作,更容易体会到教师职业带来的快乐和幸福。

  第四,学校要帮助教师协调好三种空间之间的关系,达成三种空间的和谐与平衡。教师的第一空间和第二空间分别是家庭空间和工作空间,工作空间与家庭空间之间的过渡空间是第三空间,三种空间应该是一种和谐、平衡的关系。在现实生活中,教师的第三空间往往会被忽视,甚至认为第三空间是一种基于个人主义、享乐主义的单纯的休闲娱乐空间,造成了三种空间的失衡,增加了老师的压力。事实上,教师的第三空间是一种丰富情感、提升智慧、强大内心的空间,有助于促进教师个人教育生命成长,也是一种教师专业发展的空间,如果老师能够随时随地拥有“第三空间”,就能够在繁重的工作中随时放松身心。所以,学校要积极采取措施帮助教师协调好三种空间之间的和谐与平衡,特别是要帮助教师创造丰富多彩的第三空间生活。

  第五,要从形式和内容上进行课堂教学改革。当前,许多地方的课堂教学仍然采用“讲授法”教学,这种教学模式体现的是“知识框架”的完整性、系统性和规范性,以知识学习作为教的目的,以知识目标作为学习目标,以知识间的逻辑关系设计与组织教学,从知识学习体现能力目标,知识节点、常考点即为重点,知识应用即为能力。在这种课堂上,不管是学习新课还是习题讲评,都是以老师的讲授为主。为追求“高效课堂”,“讲授法”课堂体现了高密度、大容量、快节奏,满堂灌、满堂练、满堂问、堂堂清的特点。课堂的主角是教师,学生唯一的活动就是偶尔站起来回答老师的问题。这样的课堂老师是非常劳累的,而且,很多学校还对老师的课堂教学行为进行了严格的规定,如上课不准坐、不准喝水、不准上厕所等等,更加重了老师们的工作负担,特别是年龄大的老师和身体不好的老师。

  笔者在走访北京加拿大国际学校时发现,他们的老师每周大约要上二三十节课。这的确令人震撼,我们的老师每周十几节课都累得要死要活,他们竟然有二三十节。他们的IB课程培养目标有十个方面:探索者、知识渊博的人、思考者、交流者、有原则的人、胸襟开阔的人、富有同情心的人、敢于冒险的人、全面发展的人、反思者。与我们新课程的知识与技能、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三维目标相比并不低。那么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呢?

  听课发现,他们的课堂是“自主、合作、探究”学习模式,课堂上老师讲得很少,以学生的“自主、合作、探究”学习为主。他们也没有严肃的课堂形式,在课堂上老师和学生都很自由。老师在课堂上可以坐在沙发上讲课,可以喝水,甚至可以吃小零食。老师布置完学习任务后,学生就开始自主分成小组进行学习和探究,这期间老师可以到学生中间巡视,也可以坐在沙发上等学生过来问问题。有一节课发现一个老师一直在电脑前在上网,整节课没有回头看过学生一眼。他们每节课55分钟,课间只有5分钟时间,但感觉他们上课和下课区别不太明显。

  “自主、合作、探究”学习模式是当代教育的主流教学理论之一,被誉为近十几年来最重要和最成功的教学改革。显然,改变传统的“讲授法”教学模式,采用先进的“自主、合作、探究”学习模式是教师减负的根本。即使暂时没有条件实行,但减少对老师的课堂教学行为的严格的规定应该是不难的。

  第六,用人工智能解放教师。当前,信息技术已经发展到了人工智能阶段,未来教育将是人与人工智能协作的时代。人工智能时代的学习关系将颠覆传统的“讲授法”教学,人工智能将会取代简单重复的脑力劳动,如知识性的教学。人工智能将教学变为大数据分析和人工智能辅助的以学生为中心的个性化学习,为每个学生提供个性化、定制化的学习内容、方法,实现以学生为中心的个性化学习。

  例如,在传统教学中教师难以深度把握学生的学习痕迹。比如学生回家做了同一个学科的作业,作业什么时间完成,花了多长时间,遇到了哪些障碍,哪些问题解决得有自己的创新,在解题中还可以嵌入哪些其他相关联的知识等等,老师即使下了很大功夫也很难把握。人工智能能够打开学习的“黑匣子”,对学生的学习痕迹进行分析,教师就可以针对学生的个性化需求进行指导。此外,人工智能还可以对学生的学习行为、学习习惯、思维的形成过程等做数据分析。老师需要做的则是:根据分析数据对学生有针对性地进行教育和培养。这样教师能够腾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创新教育内容、改革教学方法。教师就不再仅仅是知识的传授者,而是满足学生个性化需求的教学服务提供者、设计实施定制个性化学习方案的成长咨询顾问,成为学生学习的陪伴者、动力的激发者、情感的呵护者,真正成为学生的“灵魂工程师”。